“宁儿,我们是也不是害了赵世文和杏花?”颜烈但是很想看林天豹吃瘪,但想起现在的还躺床上的赵世文,就会觉得愧疚。“会,我们是帮了他们呢。你想,要也不是闹这一出,赵家人哪明白杏花这人啊!”前生,林天豹也在醉花楼想调戏了杏花,后来没人报信的人,杏花不堪入目被辱跳“不会,我们是帮了他们呢。你想,要不是闹这一出,赵家人哪知道杏花这人啊!”。...

“宁儿,我们是不是害了赵世文和杏花?”颜烈虽然很想看林天豹吃瘪,但想到现在还躺床上的赵世文,就觉得内疚。

“不会,我们是帮了他们呢。你想,要不是闹这一出,赵家人哪知道杏花这人啊!”

前世,林天豹也在醉花楼调戏了杏花,当时没人报信,杏花不堪受辱跳楼死了,赵世文这个痴情种,竟然相思入骨也死了。现在,有自己的插手,至少两人都活着,不是吗?

客来居的那套客房,就是赵世文订下的和杏花的相会之所。

前世赵世文死后,赵夫人柳氏也闹上林家,最后林天豹也不过是跪一下林家祠堂了事。

杀子之仇,赵侍郎至此铁了心扶持二皇子,拒绝楚昭业的拉拢。他就是惧内,在官场上还是有一套的,给楚昭业的太子路造成不少麻烦。

今世,我救了你儿子,你提前与林文裕对上吧!颜宁心里对赵侍郎赵易权说。

林家和赵家的事刚平息两天,随着林天豹的死,再次沸腾了。

林文裕开始只是冲到京兆府要求调查凶手。

羽箭毫无标记,京兆府只好查人,当时顺成街左右一一排查,最后查到客来居有间客房,居然是赵世文长期包下的。

获知这一消息,林文裕也再无法冷静。林老太君带着媳妇求见林妃,直哭的差点闭过气去。

林妃没想到赵家居然敢下杀手,哭诉到元帝面前。

柳贵妃获悉,坐不住了,连忙求见元帝澄清。

这时,楚昭业被楚昭恒拉着去京外的报恩寺上香。

柳贵妃带着人到林妃的景翠宫。掌管宫务多年,她一向自视甚高,如今因为林妃哭诉,她在元帝面前被叱责了几句。

这口气,她如何能忍?

此时在景翠宫外见到林妃,看到那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更是厌恶。

就是这副样子!在圣上面前装良善装柔弱,摆出这副狐媚样子给谁看?

元帝不在身前,林妃看到盛怒走来的柳贵妃,可不想再示弱,直身刚想说话,啪的一声,柳贵妃却是直接一巴掌挥过来。

林妃以为柳贵妃好歹也是大家出身,没想到会是这种撒泼性子,难怪赵夫人柳氏会是这种样子了,姐妹俩很是相似。

“你……你竟然敢打我?”林妃和林意柔都是惯会摆出柔弱样子,从未当众与人红脸,更别提动手,这一巴掌把她打蒙了。

“打的就是你这贱妇!”柳贵妃恨的又是一巴掌过去,这下被林妃身边的两个宫人护住了。

“姐姐就算贵为贵妃,也不能随意打人!”林妃恨声说道。

“你个贱妇!见到贵妃不知行礼,本宫教教你什么叫宫规!”柳贵妃指着林妃骂道。

“教我宫规?姐姐这副样子,恐怕不止宫规,连闺训都要从头学学呢!”柳贵妃虽然掌管宫务,但是,帝后俱在,她最多也只能踩踩低位嫔妃罢了,所以林妃对柳贵妃并不惧怕。

两人在对峙时,一个宫人从景翠宫很快的跑开。

正在柳贵妃命人抓住林妃时,一个暴怒的声音传来:“给朕住手!你们成何体统!”

大家转头,竟然是楚元帝楚源,已过中年但面容还是英俊的皇帝,此时正满脸怒容的走过来,身后跟了一群内侍。

“圣上……圣上,臣妾不知道柳姐姐何事发怒,要处置臣妾。求圣上救命啊!”林妃一看到元帝,两眼微红,哭的梨花带雨,扑到元帝脚下跪下。

她说话时微微侧头,左脸上那个掌印赫然呈现在元帝面前:“圣上,求圣上帮臣妾作证,臣妾当日并未诋毁谁,只是臣妾侄儿天豹死的惨,凶手至今未知,柳姐姐今日因此恼了臣妾,臣妾冤枉啊!”

“圣上……臣妾与林妃争执,是她疏狂不知礼节,见到臣妾竟然没有行礼。”柳贵妃连忙辩解。

楚元帝看着两个女人,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颜皇后这时也匆匆带着明福等内侍和宫人赶过来,“臣妾给圣上请安!”

楚元帝冷冷的看了柳贵妃和林妃一眼,冷声说道:“柳氏身为贵妃行为粗鄙,林氏见到贵妃不知行礼,两人禁足三月,好好学学宫规和女戒。宫务由……”元帝舌头打了个圈,看了看颜皇后,“宫中一应事务由皇后处理!”

柳贵妃和林妃没想到,两人闹的这一出,元帝竟然各打五十大板,两人都被禁足了。

楚元帝最烦女人吵闹,以前有妃子争宠争到他面前,却直接被丢到冷宫了。所以两人心里委屈,却都不敢哭叫,还得领旨谢恩。

“圣上,这是怎么了?两个妹妹平时也都恭谨,并无过错。是不是罚的太重了?二皇子和三皇子都快成年了,怕他们面上不好看啊。”颜皇后走到元帝身边,轻声劝道。

“皇后不用求情了,你平时好好教导教导她们。朕还有政事要处理。”楚元帝一甩袍袖,如突然而来一样,又匆匆离去了。

等元帝回到勤政阁,一个少年正站在一副山水画前观赏,“皇伯父,您回来啦!您政事繁忙,侄儿先告退了。”

却原来是楚谟。

第一任镇南王是太祖的亲弟弟,哥哥打下江山后,他自请驻扎南边守土。太祖感念兄弟情谊,封为镇南王。

如今过了四代,按辈分排,楚谟刚好要叫楚源伯父。

从太祖时起,每代镇南王世子满十五岁后,都要在京城住几年,官面上说起来是让小辈们培养感情。其实大家都明白,这是为了观察一下镇南王世子的性情脾气,方便以后的皇帝掌控而已。

楚谟今年十五岁,明年就要进京长住几年了,这次却是说从来没见识过如何押送贡品,跟着押送秋贡的队伍长长见识。

他今日进宫请安,刚刚在勤政阁见了元帝,还未说什么话,外面传来一个宫人叫“救命”的哭喊。

后宫女人的争斗闹到前朝,楚元帝发怒,下令把那宫人给锁拿了,交给皇后处置,自己跑去看了一出闹剧。

这种事被侄儿听到了,让楚元帝大失颜面,也无心再留人说话,摆摆手说道:“好,等过两日空了,再进宫来陪朕叙话。”

楚元帝目送楚谟慢慢走出勤政阁,小小年纪,气度沉稳。他心里却在盘算着,自己的几个皇儿与楚谟相比,哪个更胜一筹。

~~~~~~~~~~~~~~

^_^这表情,其实都是求收藏的意思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468)

我要评论
  • &后,觉

    “好了,人你也见了,快点,喂她们喝酒,皇后娘娘说了,趁早好扔出宫去。”顺公公像看耍猴戏一样看她惨叫着爬着,看了半天后,觉得欣赏够了,下令道。

  • “你们&两个,

    顺公公嫌弃的用手扇了扇,“你们两个,去把人拖出来。”

  • 太监摸&刚刚一

    年轻的太监摸着头,连连点头,两人又和刚刚一样,靠着门口坐下来烤火了。

  • 来是林&啊?”

    那两个太监一看,原来是林皇后身边的太监总管顺公公,带着三个太监,后面还拖了个人,两人连忙迎接:“顺总管,大冷天的,您老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 非笑的&么拖吧

    其余两人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这时一阵寒风吹过,让人冷的有点寒毛直竖:“好吧,那就这么拖吧。”那两人答应着,三人一起将两具尸体拖到门外。

  • 耀下,&好像都

    宫中一片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连地上的白雪在灯光照耀下,好像都泛着红光。

  • 你们两&给丢到

    顺公公嗤笑了一声,让人上前探了两人鼻息,“你们两个把他们拖到西角门去,让运尸的给丢到荒山去。走,我们回去复命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