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和李家都低调的的递名帖,从京兆府衙门把自家的下人送回了。楚昭业得知此事后,让林妃从宫中给李家送了结骨续接膏,这种东西柳贵妃早已送进赵府了,但当然这也算叶家的示好,李家领旨笑纳。赵世文当天在家主动发起高烧,赵夫人柳氏忙着给儿子治伤,一时之间也顾不楚昭业获知此事后,让林妃从宫中给赵家送了断骨接续膏,这种东西柳贵妃早就送到赵府了,但毕竟这也算是林家的示好,赵家谢恩收下。。...

林家和赵家都低调的递名帖,从京兆府衙门把自家的下人带回了。

楚昭业获知此事后,让林妃从宫中给赵家送了断骨接续膏,这种东西柳贵妃早就送到赵府了,但毕竟这也算是林家的示好,赵家谢恩收下。

赵世文当日在家发起高烧,赵夫人柳氏忙着给儿子治伤,一时也顾不上出门。

两家人暂时沉寂了。

林天豹的皮肉伤两天后就好了,他在家里待不住,脸能出去见人后,就偷偷溜出来,跑到花街去取乐。

林家住在城西,京城有名的花街柳巷在城南,要经过热闹的顺成街。

因为是偷溜出家门的,林天豹没敢找自己的狐朋狗友,自己跑到花街厮混了一阵,看看时辰,估摸着父亲要下衙回家了,连忙往家里去。

“林太岁又来了!”

“快点躲开,马来了!”

从街头到街尾,一阵人仰马翻、混乱不堪。

顺城街上顿时乱起来,林天豹在京城有个“林太岁”的外号,就是谁碰上谁倒霉,略有姿色的妇人或姑娘,被他调戏过的不知凡几。

曾有苦主上京兆府告状,结果林天豹还带人烧了他房子,这事有御史曾上折,元帝听了林家辩解后,让林家赔钱了事。

自此,林妃受宠、林家新贵的名号更响了。

林天豹催马在街上狂奔,有闪的慢的还被抽了马鞭,身后从人跑着跟在后面。

忽然,不知哪里射出一支羽箭,直中林天豹心口。

这箭射的很准,林天豹惨叫一声摔下马背,他的马受惊了,拖行出三十多步才被随从拉住。

“杀人啦!快跑啊!”

“快跑啊,林太岁被射死啦!”

随从拉住惊马,只看到林天豹口中吐血,进气多出气少,说不出话来,连忙找大夫的找大夫,抬人的抬人。

直接踹开街边一家布店的门,将人抬到布店里等大夫。

“老儿这还要做生意啊……”布店掌柜急的叫了一声,被一巴掌打倒在地,两个伙计连忙扶起掌柜的,躲到一边去了。

大夫很快来了,看了一眼直接说道:“没救了,快抬回家吧!”

林家的随从们都吓呆了,连忙拆了布店的一块门板,一边让人回家去赶马车来接,一边嚷嚷着搜凶手。

这时,顺城街左侧的德庆茶楼的二楼,坐着一个青衣少年,容貌竟然堪称绝色,估计姑娘看到他都要惭愧,不过他身后站着四个高大冷峻的侍卫,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不好惹的人。

少年感觉到周围偷窥的目光,毫不在意,只是百无聊赖的看着外面的混乱,忽然看到对面客来居客栈的二楼,有间客房慢慢推开窗子,露出两指宽的缝隙,金属寒光一闪,等他听到人喊着“杀人”时,再转头去看,那扇窗慢慢合上。

这少年却是镇南王世子楚谟,他这次跟着护送南方贡品的队伍进京。

今早刚到京城驿馆歇下,居然就赶上这热闹了,“箭法倒是不错,不过杀个纨绔有什么用啊?”

林家人已经开始挨街搜查凶手。

镇南王府虽然地处南方,可楚谟对京中的人并不陌生,至少名字他都听过,看到这干净利落的手法,他倒有点好奇,谁要收拾林家?

楚谟悠闲地坐在二楼,看着客来居大门,过了一刻钟左右,一个十多岁眉清目秀的小厮,走出客来居,往右转进一条巷子。

满街惊慌,独他从容。

楚谟跟随从交代“你们先回驿馆,我去看看热闹”,就下楼跟进巷子去。

这巷子很窄,左右两边都是小门,那个小厮走的很快,但是走着走着,忽然觉得不对,转头却没看到人。

难道是自己疑心生暗鬼了?

他立即加快速度,穿过巷子,这巷子口停着一辆马车,显然是租来的,赶车的汉子看小厮进来,催动马匹走起来。

马车慢悠悠来到三坊街停下,从车上下来三个少女,领先一人戴着幕篱,正是颜宁和虹霓绿衣。赶车的孟良将马车送回车马行去。

颜宁带着虹霓绿衣在三坊街慢慢逛着,时不时到各家古玩店、书肆中看看。

楚谟没想到最后居然是三个姑娘家,他跟在后面仔细打量,看到颜宁脚下那双马靴时却是笑了,衣裳换了,鞋子没换?这丫头太不谨慎了,不知和林家是什么仇怨?

或许林天豹辱她姐妹?

楚谟恶意的想着,待看到颜宁三人上了颜家徽记的马车时,真的呆住了。

颜家与林家,什么时候结的仇?

不对,若真结仇了,哪可能让一个小姑娘动手,而且不是说颜家都是磊落性子,不会背后下刀子?

看这姑娘的年纪,楚谟想了想脑中有关颜家的记忆,十多岁女子——颜宁,颜家这代唯一的千金。

颜宁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心情很愉悦,要不是条件不允许,她真想亲眼看一看林家人悲痛的样子,看着亲人被羽箭射死,这滋味怎么样?

虹霓和绿衣看姑娘轻松的笑脸,“姑娘,你做什么事,不能带着奴婢两个啊?”

“保密!”颜宁笑着回了一句,二哥,我帮你报了一个小仇哦,在心里,她偷偷说道。

这只是开始,楚昭业,林家,前世的债,你们慢慢还回来!

回到家中,颜宁心情很好的跑到颜烈的院子,看他正无聊的躺廊下喝茶。

“宁儿,你不让我出门,自己倒是去哪了?”

“二哥,我听到个大新闻,林天豹被人杀了哦!”跟在后面的虹霓和绿衣听到这话,惊讶了,姑娘什么时候听说的?

“是赵家人杀的?”颜烈第一反应就是赵家报复了,“上次你让我把林天豹带到醉花楼找杏花,你怎么知道赵世文会为了杏花,和林天豹打起来?”

颜烈一直看林天豹不顺眼,一个欺男霸女的花花公子,要不是母亲一直约束着,好几次他都想揍这小子!

前几日颜宁要他想办法把林天豹带到醉花楼,如此这般行事,果然林天豹被揍的鼻青脸肿,他还高兴了一把,主要赵世文带的人太脓包,要不是自己暗中帮忙,估计林天豹还不会被揍。

想到赵世文胳膊断了,颜烈挺内疚的,可颜宁不许他出门,说林天豹马上会有报应的,没想到今天听到林天豹死了!

再想到醉花楼的杏花,妹妹居然是一副早知道的样子,没道理啊。

“我是从三皇子那听说的。”颜宁毫不犹豫的回道,现在反正任何不合理的事,她都这么说,家里人又能找楚昭业求证。

~~~~~~~~~~~~~~~~~~~~~~~~~~~~~~~~~~

先让楚谟小露脸一下吧O(∩_∩)O

我心中的女主是快意恩仇的主,边关长大见过血腥,所以杀这个人,就让她亲自动手了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292)

我要评论
  • “急什&,不动

    “急什么,都说了让你们一起上路呢,嘿嘿。说起来,绿衣比你像个人样多了。”顺公公说着走到绿衣旁边,猥琐的伸手捏了捏绿衣的胸部,绿衣瑟缩了一下,不动也不叫,好像死人一样。

  • 个太监&一声推

    顺公公一路进去,走到倒数第二间房,对后面一个太监努了努嘴,那太监上前,“吱呀”一声推开了房门,一股恶臭冲出来。

  • 前裸露&体。

    终于,绿衣身前裸露的肌肤,再也没人看到了,颜氏死死的抱着她,好像要把自己化成一件衣服,为她遮风蔽体。

  • ,带着&面还拖

    那两个太监一看,原来是林皇后身边的太监总管顺公公,带着三个太监,后面还拖了个人,两人连忙迎接:“顺总管,大冷天的,您老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 们喝酒&。”顺

    “好了,人你也见了,快点,喂她们喝酒,皇后娘娘说了,趁早好扔出宫去。”顺公公像看耍猴戏一样看她惨叫着爬着,看了半天后,觉得欣赏够了,下令道。

  • “唉—&。”

    年轻的太监听了惊讶的张了张嘴,又叹了口气:“唉——早点上路也好,看她活着也受罪。”

  • 了扇,&两个,

    顺公公嫌弃的用手扇了扇,“你们两个,去把人拖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