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文裕听见消息,从官衙赶回来家中,看见自己的母亲和妻子正林天豹房中抹泪。“哎呦!痛死我了!祖母,我不活了!赵世文那个王八蛋,我以后是京城的笑柄了!”林天豹在床上大叫。“住嘴!”林mc天佑气兴冲冲走入房中,送到家时他了问过,明白林天豹而已皮肉伤,看“哎呦!痛死我了!祖母,我不活了!赵世文那个王八蛋,我以后是京城的笑柄了!”林天豹在床上大叫。。...

林文裕听到消息,从官衙赶回家中,看到自己的母亲和妻子正在林天豹房中抹泪。

“哎呦!痛死我了!祖母,我不活了!赵世文那个王八蛋,我以后是京城的笑柄了!”林天豹在床上大叫。

“住口!”林天佑气冲冲走进房中,到家时他已经问过,知道林天豹只是皮肉伤,看他这样鬼哭狼嚎的,“你成日拈花惹草也就算了,如今居然跟人家当众抢花娘!好大出息!”

一听到父亲的声音,林天豹立时噤声了,在家中,他只怕父亲。

林文裕三子两女,长子林天龙和幼子林天豹、长女林意柔都是嫡出,次子林天虎和次女林意怜是两个妾室所生。

林天豹是幼子,自小受祖母宠爱,到如今文不成武不就,可每次他若是管教,母亲和妻子就会拦着。

私下闯了祸,母亲和妻子还瞒着自己帮他,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你没看他伤成这样?好端端的就先来骂他?三郎只是在醉花楼叫个唱曲的,赵家人闯进他们包厢,还动手打人,这不是欺负人吗?你这老子怎么当的?”林老太君一听儿子的话,不高兴了,劈头盖脸一顿数落。

“母亲,他往日闯祸也就算了,那赵家……”

“赵家怎么了?赵易权一个户部侍郎家的公子,就能随便打人了?”林老太君压根不听他的话。

林家,是林文裕从军后才出头的,到林文裕的妹妹——林文涵入宫受宠成为林妃生下三皇子后,林文裕这个国舅爷被元帝提拔,从军中校尉一路做到了兵部尚书,林家才成了显贵。

林老太君从一个乡村农妇忽然成了老封君,地位上来了,见识却没什么改变。

“赵家的主母是柳贵妃的姐姐。母亲,就算是赵世文先动手,但是他的胳膊都断了,你看三郎,他有什么重伤?”林文裕每次与母亲说话都有种无力感,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性子的人,他是知道的,可迫于孝道,又不能阻止。

“他是柳贵妃的外甥怎么了?他们要是不道歉,我就找林妃娘娘去,让她去跟圣上说。”林老太君大声说,自从女儿做了皇妃后,她不管是明面上还是私下里,都喜欢叫林妃娘娘。

“母亲,这事您就别管了,我会去赵家协商,您看可好?”

“你得让他们向咱们家赔礼道歉!”

在乡间时,理亏的或势弱的一方,都是要向另一方赔礼的,林老夫人知道儿子的官可比赵侍郎大,如果不让他们赔礼,不就显得林家怕了他们?

“待儿子去赵家看看再说,可好?”林文裕重重的说道,“这事说小了只是小儿胡闹,说大了要是带累三皇子可怎么办?”

林老太君一听还关系到自己的外孙,才消停了,嘀咕着要儿子快去。

颜宁要是在这,肯定会笑出来,这老夫人前世是就是蛮不讲理又护短的性子,可是极怕楚昭业。人家外祖母看到外孙是亲热,她看到外孙,是立即变的知礼。

林文裕安抚了老母亲,了解前因后果,细细询问了在场还有什么人,事情是如何发生的。林天豹老实地一一说了。

这事真说起来,自家儿子过错是不大,醉花楼唱曲的,人人都可点招啊。林文裕觉得事情还好,比较起来又是人家儿子伤的重。所以吩咐管家备了些药材,上门去了。

来到赵府,赵侍郎却是过了大半个时辰才出来,仔细看脖子上还有抓痕。

“林大人,犬子无理,下官给您赔礼了。”赵侍郎出来后说的倒很客气。

林文裕也就不计较刚才的久等,连忙回礼,说着:“哪里哪里,是小儿被家中妇人宠坏了,多有失礼。”

两人一个身后是二皇子,一个身后是三皇子,如今皇子们表面还是一团和气,自然都不想为这种事撕破脸,所以你来我往越说越客气。

“夫人……夫人……”不妨忽然从后院传来吵杂声音,紧接着就是杂乱的脚步声,往客厅这里而来。

赵侍郎脸色都变了,说了声“林大人稍候”,就想出门看看,却被当先一人给推开。

“姓林的,你还有脸上门?赔个礼送点药材就算了?我儿的手若是有个好歹,我一定要你们林天豹拿命来赔!”人未进门,怒斥声传来,竟然是赵夫人柳氏盛怒而来。

柳氏也是护短的性子,而且自家儿子被打成这样,刚刚要不是赵侍郎安抚,她就想冲出来了。现在大夫给赵世文看完伤,居然说手可能落下后遗症,她是再也压不住火了。

“林大人,贱内伤心孩子,有点过激了,等改日我再登门向大人致歉。”赵侍郎连忙跟上,将夫人拉到身后,拱手说道。

林文裕看柳氏如此愤怒,心惊难道赵世文的手接不好了?

他此来只是想表态息事宁人,希望事情不要闹大,两家私下商议解决。刚刚看赵侍郎也是一样的意思,放心了些。

现在听到赵侍郎的话,看柳氏还在厅中,也不想与妇人之流一般见识,留下药材拱手先告辞。

柳氏被自己的夫君拉住后,也不好硬是上前,恨的又是抓到赵侍郎脖子上,“你是盼着世文不好了,好给那几个贱人生的儿子腾地方,是吧?”

“你这是妇人短见!我不跟你一般见识!”赵侍郎又是躲,又是挡,又不敢下死力推开,闹的狼狈不堪。

林文裕匆匆离开后,让人打听是谁给赵世文看诊的,听说是太医院看骨最好的蒋太医,吩咐管家去太医院守着。

到了晚间,管家回来了,打听到蒋太医说赵世文胳膊断了三处,就算接好了,病根肯定是要落下,阴天下雨酸痛难免。

没想到伤的这么重。

去醉花楼打听的人也回来了,原来赵世文居然早就心仪歌女杏花,一直在与醉花楼协商想要买下。

他今日本在会文,听一个酒楼跑堂的来报说有人轻薄杏花,才匆匆带人赶过去。

他进门就看到林天豹搂住杏花,意图轻薄,看到自己的心上人被轻薄,他还哪里忍得住,虽然是个书生,也动手了。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454)

我要评论
  • 嘴,那&前,“

    顺公公一路进去,走到倒数第二间房,对后面一个太监努了努嘴,那太监上前,“吱呀”一声推开了房门,一股恶臭冲出来。

  • &那两个

    那两个太监一看,原来是林皇后身边的太监总管顺公公,带着三个太监,后面还拖了个人,两人连忙迎接:“顺总管,大冷天的,您老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 今也只&就算是

    “谢皇后娘娘恩典,皇后娘娘就是仁慈啊。”两个太监说着,哈着腰把门推开了,长春宫里,如今也只关了一个人——废后颜氏,不过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认为就算是称废后都是抬举了她,都称为罪奴。

  • 了。今&日是圣

    两人直接把人拖出来丢到院中积雪上,顺公公走近两步,实在忍受不了那股恶臭了,嫌恶的又退开来,说道:“颜氏,你的恩典来了。今日是圣上册立皇后的大喜日子,皇后娘娘看你活的辛苦,赐你一杯喜酒。”

  • &。

    年轻的太监摸着头,连连点头,两人又和刚刚一样,靠着门口坐下来烤火了。

  • 年老的&在宫里

    年老的太监啪的一下拍了他的头:“刚刚跟你说管好自己的嘴,胡说什么?在宫里,生死都是恩典。”

  • 盏宫灯&蔽体,

    地上的废后颜氏听到绿衣,拼命撑着抬起头,看到自己前面二三十步远的地方,跪坐着一个宫人,在两盏宫灯的映照下,只看到她垂着头披头散发,一身衣物已不能蔽体,露出的胸部上都是针刺刀割的痕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