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无论我的事。但是我前天看你躺那等死,心里想你苟延残喘的活了六年,因为还不想死的,因为带你来看伤。你现在的不想活了,又穷的一个铜板都也没,我为你垫付医药费了看病时的诊金,等你死了可能还得垫付医药费个棺材钱。”颜宁慢条斯理的说着,“我总要明白一下,你为什“我又没求你救我。”封平已经近二十岁的人了,可听着这死小孩的话,怎么还是那么可气呢!忍不住负气回了一句小孩斗嘴一样的话。。...

“本来是不管我的事。可是我昨天看你躺那等死,想着你苟延残喘的活了八年,应该还不想死的,所以带你来看伤。你现在不想活了,又穷的一个铜板都没有,我为你垫付了看病的诊金,等你死了可能还得垫付个棺材钱。”颜宁慢条斯理的说着,“我总得知道一下,你为什么这么糟蹋我的钱吧?”

“我又没求你救我。”封平已经近二十岁的人了,可听着这死小孩的话,怎么还是那么可气呢!忍不住负气回了一句小孩斗嘴一样的话。

常人救人,不都是要劝人活的吗?难道她就不在乎自己真的死了?

“那这样吧,你要给我解了这个疑惑,我就把你送到封家人埋葬的地方去等死,好不好?”颜宁以一副为人着想的口气说道,“到时候你父母一定很开心能见到你,你也很开心能死在他们的坟前,怎么样?只要你回答我刚刚那个问题,我就送佛送到西哦。”

封平听到“你父母一定很开心能见到你”时,心中一恸。

几年来忍辱负重的活着,他无数次想一死了之,可每次都想起当年父亲对自己说“永均,封家只有你一条根了,你一定要活下去”。

这次,他转头认真的看了颜宁很久,这年纪很轻的姑娘,眼中居然带着一丝明了,仿佛她知道他活的有多辛苦,有这么一双眼睛的人,至少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小姑娘,你是谁?”

“你吃了药我就告诉你?”颜宁略抬了下巴,不经意间倒露出了几丝俏皮。

封平看她一脸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哪家的姑娘。你告诉我你是谁,再说说你救我的目的,我就不死了,怎么样?”

虹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话就是套用姑娘刚刚的话嘛,这人是不是太无耻了点?

“我是颜家的颜宁。”

颜家?

颜宁?

封平想过会来找自己的人,却没想到是颜家,“颜家不是一向是忠君的?”从未听说过颜家违背过圣意。

就像颜夫人,同情自己,每次颜家女眷的车驾经过时,都会让人送银钱过来,有一次可能知道自己被人打伤了,还让人送了一瓶伤药。

这八年来,漠视自己的、作践自己的人很多,只有颜家的秦氏夫人,他无缘得见这夫人的面,却一直对她心怀感激。只是知道若自己靠前了,会让她和颜家为难,所以只能将这份感激深藏心中。

没想到,今日居然是颜家的姑娘救了自己,难道他们不怕自己带来的麻烦?

“所以救你的是我——颜宁,颜家的姑娘。”颜宁强调道,“听说你小时有神童之称,我救你,然后想请你帮我做事,十年为限。”

“你有什么事,不会找你父兄帮忙吗?”封平从来没和颜宁打过交道,但是谁让颜家颜宁很出名呢?

就算是乞丐,也是听到过传闻的,颜宁是颜家的掌上明珠,估计只要不作奸犯科,她想要的一切她父兄都会帮忙的,连不顾闺誉倒追三皇子的事都能容忍。

“总有事是要自己做的啊,何况我也不想老是让父兄担心。”想起前世,颜宁感慨的说,“怎么样?你答应吗?”

“我会给颜家带来麻烦的。”封平提醒说。

“恩,我知道。不然像王贞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只打伤你,不干脆把你打死呢。”颜宁很实事求是的说道,“你死了,对她来说才是一了百了嘛。”

这姑娘说话是真实事求是啊!

能不能不要老提醒自己这些事啊!

封平忍不住磨了磨牙。不过对她印象倒是有点改观了。颜家的颜宁也不像传闻的那样没脑子。

“我猜,应该是圣上保你活着的吧?是你藏了什么东西,还是封家藏了什么东西?”

“你救了我的事,也许圣上已经知道了。也许,很快就要来传召你了。”封平不答,只是提醒她。

“恩,我知道。”原来她是不知道的,可昨日听说王家姐妹把他打成重伤后,她一直奇怪,悔婚这名义可不好听,王家也不是善男信女。现在,她确定了,封平手里有皇帝想要的东西。

“那你怎么确定我能帮你做事十年?皇帝会答应吗?”封平直接问道。

“其实我现在还没把握,但是总要试试对吧?你答应了我的条件,到时我要是没能力留下你,那是我无能,对你也不吃亏啊。”

……

封平觉得要收回刚刚的评价,这颜宁果然是莽撞没脑子。

“你怕什么,大不了我让我太子哥哥收了你啊。”颜宁满不在乎的说道。

太子?

收了自己?

“太子能大过皇帝?”

“当然不能,但是我要是送给我太子哥哥一个弄臣,你说是不是好主意?”

弄臣?

封平觉得自己有点忍不住怒意了,这个颜宁,到底会不会说话啊?

“颜姑娘,你觉得……”

“封先生,我觉得你若想为封家正名,就应该好好活下去。忍辱负重的街头乞讨,只能让你活着。但是谁能帮你?太子是国之储君,你能找到更有希望的目标吗?”其实是有的,比如三皇子楚昭业,不过颜宁要让封平绝望。

“你都猜到我肯定有什么东西,那我只要愿意,其他皇子们也能留我。太子现在虽然是太子,但是听说太子的身子可一直不好啊。”封平自然不会一直居于下风,他其实一直在等机会,等人找上自己谈条件,可若一直没人找上来,他想自己也可以选个目标。

“会好的,我太子哥哥的病一定会好!”颜宁肯定的说道,“你选别人,怎么知道别人不会拿了东西杀人灭口?诸皇子里,太子既宅心仁厚,又才华过人,还能礼贤下士。”

“没听说太子殿下有什么礼贤下士的事,倒是三皇子,听人赞贤明。”封平试探的说道,“颜姑娘,京中都说你对三皇子很是仰慕,可是真的?”

“这个嘛……你觉得呢?”颜宁也反问道。

看这样子,可没什么仰慕的意思。难道是作假?颜家,不对,应该是这姑娘,为什么要花几年时间来糟蹋自己的闺誉?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颜家一向是忠君的,但是我只是个女子。女子嘛,总是心眼小的,当然是要帮自己人啦。”颜宁故意误导封平的思路,“封先生,我刚刚的条件,你觉得怎么样?”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暗示她只是为了了解三皇子才痴缠这么多年吗?

若她说的是真的,那太子只要身子康健的话,其他皇子们想要上位是难了。

“好,成交!”封平爽快的说道。

看着眼前这自信的小姑娘,他想赌一下。而且万一她有什么危险,自己也可以帮衬,也算是对颜夫人多年善意的报答吧。

~~~~~~~~~~~~~~~~~~~~~~~~~~~~~~~~

觉得写的还可入眼的书友们,加个收藏吧,谢谢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377)

我要评论
  • 不知道&是瞎子

    “你小子,到现在还不知道啊!宫里的酒可不是那么好喝的,估计是送她上路的酒,你把嘴巴闭紧点,当自己是瞎子聋子,才能活的长点,明白不?”

  • 人熟门&熟路地

    门一打开,露出了一院破败,顺公公一行人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

  • 啊!”&,忽然

    “啊!啊!”一直默不作声的颜氏,忽然发狂一样叫着,向绿衣爬去。

  • 太监听&—早点

    年轻的太监听了惊讶的张了张嘴,又叹了口气:“唉——早点上路也好,看她活着也受罪。”

  • 氏的手&然后正

    终于颜氏的手碰到了绿衣的衣裙,她还是慢慢爬过去,然后正面抱住了绿衣。

  • 连连点&着门口

    年轻的太监摸着头,连连点头,两人又和刚刚一样,靠着门口坐下来烤火了。

  • 丢到院&“颜氏

    两人直接把人拖出来丢到院中积雪上,顺公公走近两步,实在忍受不了那股恶臭了,嫌恶的又退开来,说道:“颜氏,你的恩典来了。今日是圣上册立皇后的大喜日子,皇后娘娘看你活的辛苦,赐你一杯喜酒。”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