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人走入偏殿,没找到了人。“头儿,门口那乞丐说,刚有几人也来找封平,会会被都带走了?”“可没说那小少爷把人都带走了,说他们进去一会就走了。”另一人地说。当先的想了一下:“分两拨,我们去查刚那行人往哪走了,你们几个守在附近,向附近的人打探打“头儿,门口那乞丐说,刚刚有几人也来找封平,会不会被带走了?”。...

这几人走进偏殿,没找到人。

“头儿,门口那乞丐说,刚刚有几人也来找封平,会不会被带走了?”

“可没说那小少爷把人带走了,说他们进来一会就走了。”另一人说道。

领头的想了一下:“分两拨,我们去查刚刚那行人往哪走了,你们几个守在附近,向附近的人打听打听。”

“头儿,那车上没徽记,恐怕不好找。”

“不好找也得找,上面交代下来,一定要把封平带回去。”领头的自然也知道租来的马车没标记,赶车的人又没人认识,这找起来像大海捞针一样啊。

颜宁一行人带着封平来到看骨科的医馆。

老大夫看这几个人穿着不差,结果却抬下来一个乞丐让他看骨,有点奇怪。

“大夫,我家这人不小心,弄伤了这个乞丐。他伤的重,丢弃不管的话有违天和,我实在于心不安,劳您给看一下吧。”按颜宁授意的,孟良说道。

“年轻人啊,不要欺人。”老大夫唠叨了一句,觉得这些人虽然把人打伤了,还知道给人治治,也算有良心,就让他们把人抬到后面去,“谁下手的啊?这下手太没轻重了,看看,看看,肋骨断了两根,还有这,手头脱臼了,还有这……”老大夫查一下就说一句。

孟良转头瞪着孟秀,“下手没轻没重,还好没出人命,回去跪瓦片去。”

“啊?”孟秀一愣神,等他明白过来他哥话里的意思,只见那老大夫已经怒视着他,“那个……不……”

他想说不是我干的啊,可孟良那威逼的眼神下,他再看看身后站着的是颜宁和两个丫鬟,老哥不地道啊,这黑锅扣他头上了,还没地方推。

“树大有枯枝啊,你这哥哥得好好教训教训,如今欺负乞丐,将来就敢打父母。”老大夫嘀咕着。

我想打也没父母给我打啊,再说凭什么说乞丐就是被欺负的,人家丐头可威风着呢。孟秀心里嘀咕,嘴上却不能说,五大三粗的个子,一副委屈的小媳妇的样子,实在好笑。

颜宁看老大夫要给封平脱衣正骨,带着两个丫鬟退到外面。

老大夫也没注意她们三人,自管自的忙碌,叫了徒儿端水擦洗,倒是一点不嫌弃封平脏污。他接骨水平不错,没半个时辰,就包扎好了,“好了!不过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人骨头要长好,至少得养个三个来月啊。”

“大夫,出了这事,家里还不知道,能否麻烦这人在您这医馆先养两天。待我们归家商量好安置地方了,再来接人?”孟良又问道。

“这个……老朽这医馆狭小,地方不大……”老大夫有点为难。

“不用多久,最多三两天我们就会接走安置,总是舍弟闯的祸,我们肯定会安置他的,就借您这待个三两天,顺便您也好随时给他再看看。这是诊金,多的就算他这几日的食宿钱,您看可行?”孟良说着,拿了二十两银子出来。

“这太多了,莫说三两天,就一个月都够了。”老大夫一看这么多银两,吃惊道。

“总是麻烦了您,我们也不懂,这人伤势稳定后再给他安置也方便些,如今若是移动了,怕骨头又移动。”

“说的也是。这样吧,让他在我这待个十天,待伤势稳定你们再来接走。”

“那就更方便了,麻烦大夫了,那我们先告辞了,一切有劳。”

“好说好说。”大夫收了人二十两银子,想着就算过个十天他们不来接人,自己也没什么。

几人告辞后坐上那马车回到朱雀街,结算租车的银钱后下了马车,那车夫觉得这几人奇怪,居然租个车就拖个乞丐看病?不过反正有钱拿,自然不会多管闲事。

颜宁慢慢走了会,有点不放心,“孟良,你明日在城里看看,能不能租个房子吧?房子小点也行,回头安置封平。”

“姑娘,那小子还真是走运,您还真帮他租房子安家啊?”孟秀感叹道。

“姑娘,您给他看伤还好说。这租个房子的事,若被老爷知道了……”孟良比孟秀想的多些,他们被老爷收留,又让人教授武艺,安排在颜府做侍卫,他们的主子首先是颜明德,颜宁只是颜家的姑娘。救人是好事,就算老爷知道了也无妨,但若是租房安置,这就是大事了。

首先封家是当今皇帝亲口定的罪,收留封平往大了说就是同情封家,同情封家不就是觉得皇帝判罚重了?这要传出去,就算是颜家,当今皇后娘娘的娘家,估计也要吃挂落。

其次封平可是个大男人,姑娘是千金小姐,好吧,虽然自家这姑娘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但男女授受不亲,男女大防还是要守的。若是传出颜家姑娘收留外男,还租房安置,这算什么事?若被老爷夫人知道了,姑娘最多就是骂一顿,自己这几个从犯,可没这么好过关。退一万步说,就算老爷夫人不怪罪,自己兄弟两个深受颜家大恩,看姑娘可能犯错,总是要提醒一二的。

颜宁知道孟良是好意,心里盘算了一下,说道:“你说的有理,租房安置封平,不能让人发现是我做的。找房子时你就先用自己的名义吧。我父亲那里,回去我会告诉他的,不会让你们为难的。”

“小的不是怕自己为难……”孟良急了。

“我知道你是好意。只是我们要是不管这封平,他就得街头等死了,见死不救总不行。我父亲肯定也不会见死不救的,你们放心。不过这事得做的隐秘些,所以你们两个做事谨慎些,千万莫被人发现了。”

“姑娘放心,我们省得。”颜宁都这么说了,孟良不再拒绝,毕竟救人一命总是好事。

“今晚就辛苦孟良,在这里看护一下吧。若有什么事,及时回府来告诉我。对了,若来得及,就看看能不能租个房子。”她示意绿衣拿些银子交给孟良。

颜宁从楚昭业身上学到的一点,就是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190)

我要评论
  • 声问道&会得罪

    “王公公,皇后娘娘怎么想到会赐里面那人喝酒啊?”年轻的太监轻声问道,他入宫没多久,就被扔到冷宫来了,冷宫清苦,好处是他再没啥机会得罪贵人们。

  • 力呢,&道。

    “那是,那是,谁让皇后娘娘身边您最得力呢,这宫里谁不知道,皇后娘娘就信您。”年长点的太监连忙奉承道。

  • 册立皇&后时,

    地上那人听到册立皇后时,微微抬头看过来,又再无声息了。

  • 地上的&光。

    宫中一片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连地上的白雪在灯光照耀下,好像都泛着红光。

  • 那名叫&声“姑

    酒中的毒药让人痛的恍如肠穿肚烂,颜氏痛的惨叫着,却还是向绿衣爬去,那名叫绿衣的宫人被剧痛刺激的好像终于清醒过来,看到向自己爬来的人,叫了一声“姑娘”,也向那人爬去。

  • 开,露&院破败

    门一打开,露出了一院破败,顺公公一行人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

  • 一声,&也伸手

    “姑娘!绿衣来了!”绿衣喃喃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了颜氏,两人再无声息。

  • 的有点&两人答

    其余两人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这时一阵寒风吹过,让人冷的有点寒毛直竖:“好吧,那就这么拖吧。”那两人答应着,三人一起将两具尸体拖到门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