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长公主明白周老太君和颜家的交情,两人也算手帕交了,看周老太君的样子,笑着说:“看你疼她的样子,不明白的,还我以为我们要受了委屈她了。”又对颜宁地说,“别老腻着你伯祖母,回来,让我好好的看一看。”颜宁笑着走到长公主身边,长公主身边的人都是人精,看自颜宁笑着走到长公主身边,长公主身边的人都是人精,看自家主子的神色,连忙送上一个托盘,长公主拿起来看了看,笑着说:“这孩子看着就可亲,今日第一次见,还白受了你的礼,这个给你拿着玩吧。”。...

晋阳长公主知道周老太君和颜家的交情,两人也算手帕交了,看周老太君的样子,笑着说:“看你疼她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要委屈她了。”又对颜宁说道,“别老腻着你伯祖母,过来,让我好好看看。”

颜宁笑着走到长公主身边,长公主身边的人都是人精,看自家主子的神色,连忙送上一个托盘,长公主拿起来看了看,笑着说:“这孩子看着就可亲,今日第一次见,还白受了你的礼,这个给你拿着玩吧。”

颜宁看到是一只压裙白玉环,一看玉质就是不凡,笑着说道:“长者赐,不敢辞,我今儿可赚啦,两盆花换了这么好的礼物,长公主可亏了呢。”

“哈哈,这孩子的嘴哦。”周老太君在边上笑。

长公主也是呵呵一笑,“你那两盆花可是难得的应景,花了心思的,东西有价,难得的是这份心思。”

若话题围绕着花,像前世那样问起她如何想起送首案红和海黄,就又要说到林意柔了,颜宁不屑于说谎,又不想让林意柔占这个便宜,故意插科打诨的说道。

在座的几位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妇人,看颜宁说笑自如,落落大方,都很喜爱,除了周老太君,都是首次见到,少不得一一给了见面礼。

“年轻姑娘家,可不耐烦听我们这些老人讲古,来人,带颜姑娘到后园去吧,跟大家一起玩去。”晋阳长公主说道。

“去吧去吧,不过可不许淘气。”周老太君叮嘱了一句。

“伯祖母乱说,人家哪有淘气啊。”颜宁不依的说了一句,带着虹霓和绿衣到后面去了。

周老太君,前世里开元十四年过世了,这个慈祥的老人,把自己当亲孙女一样。开元十三年,楚昭业离宫开府,自己经常去三皇子府,甚至不顾人言可畏,除了家里人,多少人背后笑话自己。这个老人,人后叱责自己不该昏了头不顾闺誉,人前听到有人笑话自己却是厉声叱责人家。对周老太君来说,只不过几日没见,自己却是再见她感觉分外亲切。

长公主府是新修缮的,一路走去,可见新造的痕迹。花园修的很大,公主府的下人带到花园门口后,就告退了。

颜宁听到园内有姑娘们的说笑声,知道长公主不安排公主府的人跟着,意思是让大家随意游玩,不要拘束,也就道谢后带着虹霓和绿衣走了进去。

晋阳长公主是元帝的姑母,她嫁给了原武安侯次子宋景芳,婚后原本夫妻还算和睦,偏偏宋驸马短命,没几年就死了,连一儿半女也未留下,晋阳长公主伤心之下,到京外碧霞观避世修行。

去年宋家犯事被抄家,晋阳长公主出面求情,收养了宋家偏支的一个四岁的孩子,宋家不至于断了根,长公主也有了孩子养老送终。

元帝对这姑姑还是比较礼遇的,长公主有了养子,不能再住碧霞观了,宋家被抄家后房屋都没了,就特地让内务司拨钱修缮公主府。

今年二月,晋阳长公主才带着孩子住进公主府,如今三月举办赏花宴,邀请京中名门闺秀们到公主府赏花游园。

“宋家好歹是长公主的夫家,您说她怎么不再求求情,好歹多救几个人下来啊。”虹霓走在花园里,想起去年被抄家的宋家,也和封家一样全死光了,长公主既然能救下一个孩子,为什么不多救几个人呢。

“那些人长公主救不了,就是现在活下来的那个孩子,也不算是长公主救下来的。”颜宁轻声回道。

楚国到元帝手里是第四代了,元帝虽然没有和太祖一样马上打天下,但若论铁血手腕,一点不比太祖当年差。开国功勋之家,在他手里抄家灭族的就有几家了。

开元六年以贪墨之名抄了封家,开元十三年欺君罪名抄了宋家。

但是他又不想让人说自己太无情,长公主只是看准了时机出来得个人情,顺便在大家心里树立起一个印象:自己这个长公主,在皇帝面前还是说得上话的。

这样,也不至于真的在道馆里清苦过一辈子,还能得个孩子送终,何乐不为呢。

元帝对这个姑母的识相也很满意,也乐于成全她的面子,还能在世人中得个尊敬长辈有人情味的形象。

“姑娘说话,奴婢怎么忽然听不懂了?不是长公主救的,那是谁救的?”

“当然是圣上救的啦,除了圣上,谁能救下人来啊。”

正说着看到前面有人影,三人连忙噤声不再谈论,颜宁也不再说话,心里却是想到,若是以前的自己,肯定也和虹霓一样想法。

后来嫁给楚昭业做太子妃时,他说自己性子太过刚直,拿这些陈年旧事举例,教自己如何看透人情世故,如何在元帝面前说话进退。

要不是他这师傅教的好,自己哪会想到这些。世事洞明皆学问,想想自己这一家,哪怕是在战场上以多智善谋出名的大哥,玩起心眼来也远不如这些人。武将的谋算都用在沙场上,自己虽然也读了兵书,却从未想过对身边人动心眼,一门傻子,被人害了怪得了谁呢?

但是现在不一样,前世他以有心算无心,当然无往而不利,今世的自己,不再迷惑于他装出的柔情,眼睛就不会受蒙蔽。

想起这人,竟然好像就在眼前呢。

“姑娘,姑娘,是三殿下!”虹霓看自己发愣,提醒道。

原来真的是他!

十五岁的楚昭业,看着还是少年人的模样,但是他表情严肃冷漠,不苟言笑,看着就像二十岁一样。印象里,自己一直觉得这人沉稳可靠,不论遇到何事,好像看到他就安心了,当年自己曾笑说他是军师,自己就是冲锋陷阵的将军,有他坐镇后方,自己就什么都不怕。可惜,将军面对敌人,却忘了后背也是要防护的。

楚昭业看到颜宁,笑了一下,向她走来,这一笑,让他脸上的线条都柔和下来。

“三弟,你这笑脸可难得啊。”旁边一个声音响起。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204)

我要评论
  • 后面一&努了努

    顺公公一路进去,走到倒数第二间房,对后面一个太监努了努嘴,那太监上前,“吱呀”一声推开了房门,一股恶臭冲出来。

  • 颜氏死&件衣服

    终于,绿衣身前裸露的肌肤,再也没人看到了,颜氏死死的抱着她,好像要把自己化成一件衣服,为她遮风蔽体。

  • !绿衣&也伸手

    “姑娘!绿衣来了!”绿衣喃喃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了颜氏,两人再无声息。

  • 出宫去&了半天

    “好了,人你也见了,快点,喂她们喝酒,皇后娘娘说了,趁早好扔出宫去。”顺公公像看耍猴戏一样看她惨叫着爬着,看了半天后,觉得欣赏够了,下令道。

  • 估计是&路的酒

    “你小子,到现在还不知道啊!宫里的酒可不是那么好喝的,估计是送她上路的酒,你把嘴巴闭紧点,当自己是瞎子聋子,才能活的长点,明白不?”

  • 监,后&面还拖

    那两个太监一看,原来是林皇后身边的太监总管顺公公,带着三个太监,后面还拖了个人,两人连忙迎接:“顺总管,大冷天的,您老怎么会到这里来啊?”

  • 啊!”&发狂一

    “啊!啊!”一直默不作声的颜氏,忽然发狂一样叫着,向绿衣爬去。

  • “那是&力呢,

    “那是,那是,谁让皇后娘娘身边您最得力呢,这宫里谁不知道,皇后娘娘就信您。”年长点的太监连忙奉承道。

  • 接把人&,嫌恶

    两人直接把人拖出来丢到院中积雪上,顺公公走近两步,实在忍受不了那股恶臭了,嫌恶的又退开来,说道:“颜氏,你的恩典来了。今日是圣上册立皇后的大喜日子,皇后娘娘看你活的辛苦,赐你一杯喜酒。”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