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意柔是楚昭业的表妹,父亲是兵部尚书林文裕。叶家,在豪门世家眼中没办法算新贵,这能贵多久,还不明白呢。有一次报名参加一个宴会,自己和林意柔在花园走时,听见几个小姐谈论到,“要也不是有个林妃,有个三皇子,谁明白这叶家是哪根葱啊。”后来林意柔受了委屈的红了有一次参加一个宴会,自己和林意柔在花园走时,听到几个小姐谈论,“要不是有个林妃,有个三皇子,谁知道这林家是哪根葱啊。”。...

林意柔是楚昭业的表妹,父亲是兵部尚书林文裕。林家,在豪门世家眼中只能算是新贵,这能贵多久,还不知道呢。

有一次参加一个宴会,自己和林意柔在花园走时,听到几个小姐谈论,“要不是有个林妃,有个三皇子,谁知道这林家是哪根葱啊。”

当时林意柔委屈的红了眼眶,自己就冲出去叱责那几个人。

自己只有两个哥哥,林意柔比自己大了一岁,说话温温柔柔,天冷提醒自己加衣,天热看自己满头的汗还会给自己打扇。颜宁一直当她是好友是姐姐,遇事尤其是她受委屈时,总是冲出来挡在她前面。

现在想想,实在可笑。那时的颜宁,在林意柔眼里,就是一只傻乎乎的忠狗吧。

有时秦氏劝自己不能偏帮,遇事还是要先分清对错曲直,可自己都听不进去,觉得像林意柔这么温柔的人,怎么会错?肯定是别人欺负她了。

有一次安国公家的嫡女李锦娘指着林意柔骂她狐假虎威,自己忍不住和她吵起来。

事后绿衣拉着自己说:“姑娘,李姑娘可能是对的,你看她说林姑娘时,林姑娘自己都不敢出声。”

那时自己怎么说的?

“柔姐姐性子温和,不会吵架,你看她,被人说了只敢偷偷的哭,肯定是那个李锦娘欺负人。”

绿衣一直不太喜欢林意柔,每次自己要为她出头时总会劝着自己拦住自己,可是自己就是不听劝,甘愿做林意柔的马前卒。

每次自己要参加什么聚会时,她若是没获邀,就会在自己面前感慨京中闺阁的势利眼,而自己总会同情她,然后愤而拒绝那些邀请。或者是在她相劝之下,接受了邀请,然后带着她一起参加。

“颜宁,你这种粗俗无礼的人,居然以为真能得到我表哥的喜爱?还以为我真的会喜欢和你一起玩?你知道跟你说话我得忍受多少无趣啊,还得被人嘲笑,你这么有眼无珠,你这只眼睛还是不要了吧。”在冷宫时,她笑着说着,然后让人剜了自己一只眼睛。

“我还病着,虹霓,你让林大姑娘先回去吧,就说还在病中恐过了病气给她,等我病好了,再邀她来玩。”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可现在,自己不想见她。

“这林姑娘倒也有心,你病着这三天,她来看过你两次了呢。”秦氏知道女儿将林意柔当成亲密好友,在京城里女儿也没其他朋友了。

“是啊,她真是有心了。”颜宁赞同的说。

前厅里,林意柔听说颜宁怕自己病气过人,婉拒了自己的探望,拉着虹霓说:“你家姑娘太见外了,自家姐妹,怕什么病气啊,我是不忌讳这些个的。”

林意柔一身蓝色衣裙,眉眼弯弯,笑起来露出一个小酒窝,长相甜美。对颜宁的两个大丫鬟从没什么架子。

虹霓说:“我家姑娘听说林姑娘您来看她,很高兴呢,就是还下不了床。大夫也说发热刚退,得防着病气过人。要不然,她肯定要出来迎您了。”

“宁儿就是体贴人,那我过两日再来看她。对了,还要恭喜她,颜伯父回来,她高兴坏了吧。”林意柔温柔的说道。

“是的呢,姑娘念叨好几天了,老爷这一回来,姑娘要不是病着,肯定天天要缠着老爷去。”虹霓回道,“当初在玉阳关,我们姑娘就喜欢缠着老爷听战场上的事呢。”

“她好点我就放心了,我先回去了,过两日再来看她。”林意柔说着,想起什么,又回头说道,“对了,听说晋阳长公主要办赏花会呢,你们姑娘接到请帖了吗?”

“接到啦,不过姑娘现在这样,不知道她去不去呢。”

“接到了啊。”林意柔轻声说道,低头手绢擦了一下嘴角,也擦去了差点掩不住的嫉恨,“那让宁儿好好玩哦,听说这次赏花会很热闹,回来让她告诉我听听。”

虹霓回到颜宁院子里时,秦氏已经带人离开了,颜宁看母亲脸上的憔悴,还有王嬷嬷的样子,赶她们去歇息。

“姑娘,林姑娘回去了,说过几日再来看你。她听说姑娘接到晋阳长公主的请帖,让姑娘要是参加了,回来告诉她听听有多热闹呢。林姑娘原来没接到请帖啊。”

虹霓拿着林意柔送来的礼物进来,“姑娘,林姑娘还送了盆牡丹,她说送给您赏玩。对了,林姑娘还出主意,说晋阳长公主既然是赏花会,您可以拿这盆牡丹做礼物,又雅致又应景,长公主一定喜欢。”

“这花放外面廊下吧,我现在屋里还有药味,跟花香混着,闻起来难受。”颜宁看着那盆牡丹说道,这盆首案红,前世自己也见过的。

赏花会啊,自己送了这盆首案红,晋阳长公主看花开的好,连连称赞,自己这直性子的人不肯贪功,实话实说提了是林意柔送自己又是她提议自己拿来送给长公主的。

林意柔人没到,可这份有心和知趣,让长公主记住了她,后来再办宴会时破例邀请她参加,让林意柔在京中闺秀中一下脱颖而出。

现在,自己可不会让她有这机会了。

“虹霓,把这盆首案红送到花房去,让人好好照料着。对了,让花房的人再去找一盆香玉或海黄牡丹。好事成双,等赏花宴的时候,这的确是个好礼物呢。”林意柔不知道,可自己记得,长公主最喜欢的牡丹是香玉和海黄。

“姑娘,您居然认识这花啊,奴婢只知道这是牡丹。”虹霓赞叹的说。

“在宫里的时候见过,不然我哪会记得啊。”颜宁忘了前世的自己,对这些花花草草可没下过功夫,哪里会认识什么牡丹品种啊,就像虹霓说的,能分清这是牡丹,不认成月月红已经不错了,只好拿宫里搪塞。

宫里不比家里,有时姑母带着自己走走的时候,她们两人是不随侍在侧的,所以这么说,虹霓倒是不疑有他。

~~~~~

还算新人的我,期待大家的关注支持~

12章 缓和

2021-11-26

书评(316)

我要评论
  • 绿衣身&没人看

    终于,绿衣身前裸露的肌肤,再也没人看到了,颜氏死死的抱着她,好像要把自己化成一件衣服,为她遮风蔽体。

  • 连连点&。

    年轻的太监摸着头,连连点头,两人又和刚刚一样,靠着门口坐下来烤火了。

  • 杯酒,&下去。

    立即有人拿着一壶酒上来,倒了两杯酒,一人灌了一杯下去。

  • 两个,&去把人

    顺公公嫌弃的用手扇了扇,“你们两个,去把人拖出来。”

  • &给丢到

    顺公公嗤笑了一声,让人上前探了两人鼻息,“你们两个把他们拖到西角门去,让运尸的给丢到荒山去。走,我们回去复命了。”

  • 年老的&“刚刚

    年老的太监啪的一下拍了他的头:“刚刚跟你说管好自己的嘴,胡说什么?在宫里,生死都是恩典。”

  • 发现那&是分不

    顺公公说着带人走了,留下的两人想一人拖一个先拖出去,却发现那颜氏居然抱的死紧,怎么也分不开,两人又叫守门的年轻的太监一起来帮忙,三个人却还是分不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