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樱走后的早上。明参递过来潘诚手里的药碗,小心翼翼的上下打量他,见他神态疲倦,但眉头却伸展开去,更有甚者连始终不散的郁积也少了,明参心里欢欣,但更多人的是对陆子樱的钦佩。他没想起这位小县主真的能做到了,但是公子但是惆怅的,但今天晚上却主动打针吃药,还和自己多说明参接过潘诚手里的药碗,小心翼翼的打量他,见他神态疲惫,但眉头却舒展开来,甚至连一直不散的郁结也少了,明参心里欢喜,但更多的是对陆子樱的敬佩。。...

陆子樱走后的晚上。

明参接过潘诚手里的药碗,小心翼翼的打量他,见他神态疲惫,但眉头却舒展开来,甚至连一直不散的郁结也少了,明参心里欢喜,但更多的是对陆子樱的敬佩。

他没想到这位小县主真的做到了,虽然公子还是忧伤的,但今晚却主动吃药,还和自己多说的两句话,明参开心极了。

真希望一切都往好处发展!

不知为何,明参想起了初次见到陆子樱的场面。

他问陆子樱是谁,陆子樱说是他家公子未来的夫人。

现在想想,或许这样也不错,有这样一个活泼心善的夫人想来以后的生活一定不差。

有了这样的想法,当明参再次看向潘诚的时候,潘诚感到有些异样,就是浑身毛毛的。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沉重急切的脚步声。

屋内两人闻声看去。

只见宣平侯出现在门口,但他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迟疑了片刻。

潘诚和这位父亲不算亲近。

其一,宣平侯对人都是一副严肃冷漠的样子,典型的外冷内热。

其二,宣平侯其实有过对潘诚的讨厌,因为他爱他的夫人,可因为潘诚的降生毁了他夫人的身体,甚至早早离世,他也曾后悔要了潘诚这个孩子。

所以宣平侯对这个幼子的感情十分复杂。

但不管怎么说,宣平侯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潘诚郁郁而终。

所以,他寻思许久才下定决心,来潘诚的房间和他说上两句话,让他保重身体。

明参看了看自家的公子,又看了看站在门口不进来的宣平侯,无奈,他出声喊道:“侯爷。”

宣平侯应了一声,随即缓缓踏进房间。

宣平侯在潘诚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良久,宣平侯沉重的说道:“你多保重身体,你……别太难过,节哀。”

“让父亲担心了,以后我会照顾好自己,不让父亲烦扰。”

“嗯。”宣平侯觉得潘诚有些不一样了,好似没那么消沉了,但也不知要说些什么,他本就是个不会说话的人,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记得按时吃药。”

“知道了,父亲,多谢父亲的关心。”

沉默良久,宣平侯站起身。

他刚抬起脚,却又放下,收回。

“我会为你母亲守丧一年。”

潘诚一直低垂着头,却因这一句而猛地抬起来,而他的心正剧烈的跳动。

宣平侯动了动嘴,良久才继续道:“还有,你祖母那里不用担心,我……我会说服她。”

说完,宣平侯逃一般的离开了潘诚的房间。

潘诚知道自己父亲会再娶亲,毕竟宣平侯不能没有女主人。

他姐姐已经说了亲,明年或者后年便会嫁出去。

一年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这恐怕已经是父亲能争取的最长时间,祖母那人可不是轻易能妥协的主。

潘诚默默的在心里向父亲说了一声‘谢谢’,而他也要好好振作起来。

转头却发现明参不见了,不过药碗还摆在桌案上。

另一头。

明参见宣平侯扭头就走,他便赶了过去。

虽然他是仆人,但他还是想和宣平侯说说今日下午的事。

“侯爷。”

宣平侯听到有人喊他,便停下脚步,却见来人是潘诚身边的小厮,明参,以为潘诚那里有什么事。

“有何事?”

“侯爷,奴才有事向侯爷说。”

“你说。”

“侯爷可觉得公子好一些了?”

宣平侯确实觉得潘诚没那般抑郁了,之前还不怎么说话,说话也就三个字,今日倒是能多说几个字,不禁疑问:“他想开了?”

明参用力的点点头。

“他能想开是好事。”

“今日县主来过。”

宣平侯没有说话,等他下文。

“县主和公子说了许多话,公子还哭了一场。”

宣平侯皱起眉头,打算不让陆子樱再来了伤害他儿子。

“不过,公子哭过了反倒想开了不少,奴才愚钝,认为是托县主的福,让公子解开了心结。”

宣平侯一愣,随即打消了刚才的念头。

“她都和诚儿说了什么?”他很好奇,这位县主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谦儿和妤儿都劝了那么久也不见成效。

“这……奴才只知道县主说了许多奇怪的话,奴才听不懂,只知道公子好像恍然大悟了。”

宣平侯很像找陆子樱问问,但他又拉不下这张老脸,只能遗憾的放弃。

不过既然儿子又起色那就很好了。

“我知道了。

“若是她再来,更要以礼相待。”宣平侯想着什么时候宴请公主来用饭,再送些礼物以表感激。

“奴才知道。”

明参不知宣平侯的打算,但他自有想法。

另一边。

再说那气得跑回家的陆子樱。

其实,在陆子樱跑回公主府大吃了一顿后,她冷静下来,反思这件事。

潘诚说不会喜欢她可能只是现在还没喜欢上,毕竟他们认识也就三四天,很正常,或许等以后认识两三年,熟悉后便会发现自己的好,喜欢上自己也说不定。

可陆子樱暂时咽不下这口气,毕竟谁用一颗火热的心贴到了冷屁股都不会开心。

于是,之后的几天陆子樱也确实没去找潘诚。

五天后。

五天已经是陆子樱的极限,是她掰完一个手的指头的时间。

她想去隔壁找潘诚,五天过去了,她已经可以愉快的接受她是狗的这个事实了。

称呼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美人夫郎。

所以,不愿为难自己的陆子樱刚吃完早饭就急冲冲的跑去宣平侯府。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陆子樱总觉得今日的守门人对她很热切,还带给她潘谦的一句话:她若是想找潘诚可以就近走东侧门。

陆子樱骂醒了潘诚的事后来传到了潘谦的耳朵里,潘谦心有所感,后来便下了这样的命令。

守门人很不解,但仍是按照吩咐办事,结果等了四五天才再次见到陆子樱。

天呐,这不正和她意吗!

看来这位未来的大哥还真是观察入微,很懂她嘛!

不过,还有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就是:潘诚已经出府了。

001.这是梦

2021-11-26

002.不是梦

2021-11-26

006.生辰

2021-11-26

013.上巳节

2021-11-26

014.我选他

2021-11-26

书评(166)

我要评论
  • 便开口&”

    此时,浴桶边扒着的青禾还在抽噎,但她怕县主着凉,便开口道:“县主,您还要泡吗?这水快凉了,您会着凉的。”

  • 开眼,&,这人

    再次听到熟悉的声音,青禾缓缓睁开眼,只见眼前的人正仰起头看她,这人好像是县主。

  • 在一旁&沐浴,

    若是往日,都是她候在一旁,或是帮着兰香姐姐给县主沐浴,但不久前兰香姐姐被公主叫出去,所以现在只有她一人,不免有些大意,这才没发现衣裳的情况。

  • 着眼前&兴,又

    青禾看着眼前这个歪头看她的人,终于拉回理智,知道县主还活着,又是高兴,又是还未消失的害怕。

  • 面,“&了呢!

    青禾一把握住手臂上的手,激动的泪流满面,“县主,您可吓坏奴婢了,奴婢……奴婢以为您没了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