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樱问他:“你为什么说是你谋害了母亲?”“……是我……谋害了娘亲……”可潘诚反复就只说这一句,陆子樱也问不出结果。怎么办,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直到潘诚渐渐平息下去怕是就更难进一步扩大了。就在这时,陆子樱的余光中瞥到了门口,抬头一看明参正躲在门怎么办,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等到潘诚平息下来恐怕就更难进一步了。。...

陆子樱问他:“你为什么说是你害死了母亲?”

“……是我……害死了娘亲……”

可潘诚反反复复就只说这一句,陆子樱也问不出结果。

怎么办,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等到潘诚平息下来恐怕就更难进一步了。

就在这时,陆子樱的余光中瞥到了门口,只见明参正躲在门外朝里面看。

有了,问明参!

陆子樱缓慢伸开手,起来,见潘诚依旧躺在地上哭,立马起身到明参的身边,“喂,你快说,他母亲究竟是怎么死的?”

之前他俩弄出来那么大的动静,明参没忍住,就凑过来,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结果他刚来就看到自家的公子在地上,他很纠结要不要进去,就被陆子樱看到。

明参先是一愣,随即哭丧着脸,“夫人她身体不好,病逝的。”

可这和潘诚有什么关系?

陆子樱没找到答案,又问明参:“那为何你家公子对她母亲很是愧疚?”

明参起先没明白,但想了想,回道:“也许是因为夫人生下公子后身体不好,公子便以此自责吧!”

“我几次都听公子小声呢喃,说要不是生他,夫人也不会离世。”

“虽然我不知道夫人是否是因为公子离世的,但夫人对公子很好,我认为夫人也不想看到公子这般自责。”

明参说着,说着,悲伤的看向潘诚,夫人离世这件事对公子来说就是解不开的心结。

陆子樱弄明白了真相,心疼的同时也在思索如何解开他的心结。

明参见陆子樱沉默不语,小声哀求道:“县主,你真的有办法让公子放开吗?”

他无法,他试过,没用,但他一直想。

陆子樱暂且没想到最优的办法,但还是点点头,如果她说没有,恐怕伤心痛苦的人又要多上一个。

明参哽咽的退到门后,顺着门板滑下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想哭,不过却用手捂住嘴。

陆子樱叹了一口气,只觉得自己太自大,她根本就不怎么会安慰人啊!

她重新回到潘诚的身边,将他扶起来,而对方因为沉浸在悲伤痛苦当中没有阻拦,像极了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但陆子樱此时也没心情想其他。

她把潘诚按在椅子上,自己也搬来一把椅子,坐下。

“你没有害死你母亲,你别自责了。”

“你自责也无济于事,你的母亲也不会,你为什么不想开点?”

潘诚依旧絮絮叨叨他那句话。

没用。

陆子樱吸了口气,继续。

“虽然你的母亲离开你,可你还有父亲,还有兄长,还有姐姐,你这样只会让他们更担心。”

“他们都爱着你,你不能只顾念已经死去的人,人要往前看。”

还是没用。

陆子樱又吸了两口气。

“这并不是你母亲想看到的结果,你应该理智点,她爱你,也希望你过得好,不是吗?”

陆子樱攒紧小手,深吸三口气。

“喂,我说你的母亲不是你害死的,你个笨蛋,听不懂人话吗!”

河东狮吼成功将潘诚吓得打了一个嗝。

深吸一口气,再呼出恼火,“呼,我问你,你母亲爱你吗?”

潘诚不知道怎么回答。

“那我再问你,你伤害一个人,那一个人是讨厌你还是喜欢你?”

潘诚不答,但眼珠却动了动,显然是听进去了。

“那人肯定会讨厌死你,那还会喜欢你,又不是傻子!”

陆子樱再接再厉。

“那你觉得你母亲是讨厌你还是喜欢你呢?”多数母亲哪会讨厌自己的孩子。

潘诚不答,眼神迷离,似乎在回忆什么。

“我想你的母亲不是讨厌你,对吗?”

“你知道一个人讨厌另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吗?”

“他会不理那个人,他还会伤害那个人,那你觉得你的母亲伤害你了吗?”

“如果你不认为你母亲喜欢你,那么你母亲若是讨厌你,她会经常去见你吗?”

“如果说你母亲真的讨厌你,那她就会伤害你。”

“你胡说,娘亲没有伤害我!”潘诚突然反驳道。

有戏!

陆子樱心里敲响了一下胜利的钟声。

“你既然说你母亲没伤害你,那就是不是讨厌,而是喜欢。”

“既然你母亲喜欢你,那样疼爱你,将你生下来,你又是喜欢还是讨厌你娘亲?”

他是喜欢还是讨厌娘亲?

他当然是喜欢的,母亲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温柔的人。

两行热泪再次划过潘诚凌乱的脸庞,他哽咽了,却坚持说完话。

“当然……喜欢……娘亲,我最……喜欢……娘亲。”

那么我就不争第一了,但必须第二。

陆子樱默默想到。

“哼,我才不信,你既然说你喜欢你娘亲,还说最喜欢,那你为什么要做伤害你娘亲的事情?在我看来,你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在伤害你母亲,所以你在撒谎!”

“我没有,我才没有伤害我娘亲,你胡说!”

“如果你不乖乖吃药,把身体养好,那么你娘亲就要背负伤害你的罪责,所以你不就是在伤害你娘亲,让她痛苦吗?”

潘诚有些糊涂了,虽然陆子樱的话很奇怪,但他的行为好像也奇怪。

他是喜欢娘亲的,可他让娘亲背负罪责,说不通,难道,他真做的错了,做了伤害母亲的事情。

陆子樱放缓语气,继续道:“如果你不想伤害你母亲,让你母亲伤心,那你就该好好爱惜你自己的身体,按时吃药,养好身体,好好活下去,幸福的活下去,我想这是你母亲最希望看到的。”

潘诚沉默良久,久到陆子樱打哈气犯困,以为他将一直沉默下去的时候,潘诚开了口。

“谢谢,以后我会报答你的。”潘诚不带一丝情感的说。

哈切打到一半,陆子樱赶紧收回来,欢喜的说道:“那你就做我的夫郎吧!”

“不,这个不可以,其他的我都会报答你。”

陆子樱追问:“那我偏要这个报答呢?”

“那我就娶你,但是我不会喜欢你。”

陆子樱忍了忍,再忍,又问:“那你有喜欢的姑娘吗?”

“没有。”

当潘诚回答没有的时候,陆子樱直接炸开了花。

最近因为潘诚,她一直绷着一根弦,现在好歹能松一下了,结果就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气死她了。

陆子樱此刻暂时没了理智,大声质问道:“既然你没有喜欢的姑娘,那你为什么说不会喜欢我?”

“你这个死疙瘩,真是气死我了!”

“你个SB,你就跟你自己过一辈子去吧!姑奶奶我不奉陪了!”

骂完,陆子樱跳下椅子,气冲冲的往外走。

她又不是为了潘诚的报答才做这些的,她都没对自己这么好过呢!蠢驴,姑奶奶我再也不会喜欢你了,要是再喜欢你我就是狗!

潘诚看着她离去,没发一言,但心中存了疑惑。

001.这是梦

2021-11-26

002.不是梦

2021-11-26

006.生辰

2021-11-26

013.上巳节

2021-11-26

014.我选他

2021-11-26

书评(222)

我要评论
  • 一点点&,再是

    而她没看到,桶里的人正顺着浴桶一点点往下滑入水,先是下巴,再是鼻子,再是发顶。

  • 姐姐被&有些大

    若是往日,都是她候在一旁,或是帮着兰香姐姐给县主沐浴,但不久前兰香姐姐被公主叫出去,所以现在只有她一人,不免有些大意,这才没发现衣裳的情况。

  • &放大,

    青禾不敢置信,瞳孔放大,嘴巴颤抖,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县主?”

  • 着凉,&泡吗?

    此时,浴桶边扒着的青禾还在抽噎,但她怕县主着凉,便开口道:“县主,您还要泡吗?这水快凉了,您会着凉的。”

  • 由于惊&脚尖也

    由于惊恐,青禾抓了几下也没抓到人,心里越发惊恐伤心,身体也越来贴近水面,脚尖也掂起来。

  • ,这样&!

    被人服侍穿衣可真是享受啊!嘿嘿,这样的梦可真好,不过,估计这场梦马上就要醒了,她又要继续赶工了,还有,她现在好困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