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陆子樱如约呼啸而来。但是,让她没料想到的是,她来找人的时候没遇到潘诚。嚯,的确潘诚是在躲着她。但是迅速,陆子樱就意外发现自己想错了。她就站在盘程度呃小院里,还没想好要去哪儿找潘诚,结果潘诚自己就回去了,并且还一脸郁色。“你怎么了?”潘诚没理她,不过,让她没料到的是,她来找人的时候没碰到潘诚。。...

隔天,陆子樱如期而至。

不过,让她没料到的是,她来找人的时候没碰到潘诚。

嚯,看来潘诚是在躲着她。

不过很快,陆子樱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她就站在盘程度呃小院里,还没想好要去哪儿找潘诚,结果潘诚自己就回来了,而且还一脸郁色。

“你怎么了?”

潘诚没理她,径直从她面前走过。

陆子樱没有头绪,见他身后跟着的明参也是同样的表情,越发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子樱可是行动派,哪还会干等着。

只见她一把拽住明参的胳膊,把他拽过来。

明参突然被人拉住还有些懵,准头看向陆子樱,“县主,您拉着奴才我做什么?”

昨日他已经知道这位小姐就是隔壁公主府的小县主。

陆子樱眼前着潘诚有些失魂落魄的踏进门,还没有关上门,然后问他:“喂,你家公子去做什么了?怎么这般模样回来?”

明参先是重重的叹了两口气,才艰难的回道:“老夫人要侯爷娶续弦,公子很伤心。”

陆子樱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产生了剧烈的冲击,撞的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按耐住心里的难受,问道:“那侯爷怎想的?他真的要娶吗?”陆子樱抱着一丝期待,问道。

明参抿唇,“回县主,奴才不知。”

陆子樱知道再问不出什么,便松开手,放明参进去。

而她自己并没有急着进去,反倒在原地站了好久。

青禾见她满脸愁容,加上刚才听到的话,心疼的说道:“县主,您保重身体啊!”

此刻陆子樱有些不知所措,她还没和潘诚熟络,安慰好他,结果他爹就要娶续弦了,这对潘诚的打击也太大了吧!

刚死了亲娘,马上就要有后娘,这,这也太可怜了吧!

到底该怎么办?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不能因为突发事件乱了阵脚。

陆子樱立马往回跑。

“县主,您去哪儿?”

去哪儿,她当然要去找宣平侯。

她和宣平侯家的老夫人不熟,没理由去和人家说什么,但宣平侯她见过,最起码还有商量的余地。

不幸运的是,今日宣平侯不在府上。

陆子樱垂着头往潘诚小院走去,心想只能先想办法安慰潘诚,谁知竟然撞见了一个人。

这也是一个陌生的面孔,少女约莫十三四岁,出落得极为漂亮,那双眉眼酷似潘诚,陆子樱猜这人和潘诚有关系。

潘妤得知了消息便赶来看她家弟弟,谁知在路上碰到了陆子樱。

她不喜陆子樱,便没有好脸色。

“你来干什么?还想继续烦小诚?”

来者不善,她要当心。

见陆子樱盯着自己瞧却不开口,潘妤也懒得和她多说一句,甩袖离去。

陆子樱看着她走去的方向正是自己要去的地方,难不成她也是去找潘诚的?

其实潘妤的身份不难猜,那和潘诚五分相似的脸就能说明一切,她应当是潘诚的姐姐之类的。

陆子樱没急着跟上去,而是慢吞吞的走着,依照她的估计,那人恐怕要在潘诚房间停留许久。

潘妤踏进潘诚的小屋,见明参着急的守在潘诚的身边,而潘诚身边的药却没被人动。

潘妤头疼,却也提步上前,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小诚,别伤到身子,先把药吃了。”

潘诚不动,显然是不打算动那碗已经不冒烟的汤药。

“小诚,别这样,你这样难过只会伤到身体,姐姐担心你啊!”

可潘诚认定的事哪是那么轻易能改变的,他不喝,不会因为这劝说的人是他的亲姐姐而改变。

潘妤劝了好几句,可潘诚依旧是老样子,无动于衷。

潘妤无法,即便她再劝下去也无济于事。

潘妤优秀又美貌,但在她弟弟这上面却是毫无办法。

她看着弟弟直叹气,没多久,她实在待不下去,便打算起身离开。

“小弟,你……保重身体啊!”

当初就有大夫断言潘诚活不过十岁,现在又遭受接二连三的打击,潘妤真的怕这个唯一的弟弟保不住。

但当事人自己都不珍惜自己的身体,她也不能强迫,只好顺着。

潘诚一言不发。

潘妤对此见怪不怪,攥紧手里的丝帕,朝外面走去。

她刚踏出房门便看到坐在院子一棵树下的陆子樱。

她没想到这人竟然没走,还一直等到现在。

说不吃惊是不可能的,可潘妤也不会因为这而改变心里对陆子樱的不喜。

她只是多看了一眼,然后什么也没说就带人离开了。

陆子樱自然也看见了她,不过对方不给她好脸色,她可不会像对潘诚那样毫无原则的贴上去。

既然潘妤走了,那她就可以进去了。

潘诚听到脚步声,以为他姐姐又回来了,结果抬眼一看,来人不是潘妤,而是陆子樱。

“你又来干什么?”

她们这接二连三来他这里,只让他越发烦躁。

“当然是来监督你喝药喽!”

一旁的明参眼睛亮了,他昨天可是见识过陆子樱让潘诚主动喝药的全过程,心里很是佩服陆子樱。

所以当他看到陆子樱进来就松了一口气,看来少爷只有喝药的份。

正如明参的猜想那般,潘诚不待陆子樱说出下一句话,便将手边的药碗端起,咕嘟咕嘟喝进去。

和往日用汤勺喝药不同,显然他今日心情特别糟糕。

明参看的瞠目结舌,他从未见过潘诚这般鲁莽。

而陆子樱则瞧见一些汤药从潘诚的嘴边溢出,然后滑落到他那象牙白的衣服上,生生将身上的仙气污染了。

她拧着眉,看来情况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潘诚喝完药,猛地将药碗放在桌案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如你所愿,药我喝了,你可以走了。”

喂她并不是只来监督你喝药的好吗?

见他这么自暴自弃,陆子樱更是心疼,但潘诚还没达到心如死灰的地步,理论上一切都有救。

陆子樱舔了舔有些干的嘴唇。

天将降大任于她陆子樱也,她可不会像刚才那位那样。

随即咧嘴一笑,眼神邪魅,“呵呵,谁说我是来逼你喝药的,我可是来让你痛哭流涕的!”

001.这是梦

2021-11-26

002.不是梦

2021-11-26

006.生辰

2021-11-26

013.上巳节

2021-11-26

014.我选他

2021-11-26

书评(347)

我要评论
  • 终于拉&回理智

    青禾看着眼前这个歪头看她的人,终于拉回理智,知道县主还活着,又是高兴,又是还未消失的害怕。

  • 是在做&变成小

    “不对,我这是在做梦啊,变成小孩的样子也没什么奇怪的,只是,这副身体有五岁吗?”周青抱着小肉手思索着。

  • 觉得自&的好像

    周青只觉得自的喉咙废掉了,难受的好像溺水一样,这是怎么回事?她一边咳嗽,一边睁开眼,又听有人在她耳边叫鬼,不由好奇的问了一句:“什么鬼?”

  • 致的檀&。

    精巧别致的檀木镂空屏风后,烟雾缭绕,青禾抬起手臂蹭去额头上冒出的汗,呼出一口气。

  • 缓缓睁&只见眼

    再次听到熟悉的声音,青禾缓缓睁开眼,只见眼前的人正仰起头看她,这人好像是县主。

  • 激动的&婢……

    青禾一把握住手臂上的手,激动的泪流满面,“县主,您可吓坏奴婢了,奴婢……奴婢以为您没了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