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樱见状一步,摆出一副蛮横总裁的酷炫模样,眯不起眼的,直逼潘诚,问着:“你真的不喝?”潘诚不想和她说话的,只一劲儿的躲过她。“那的确你是不喝了,但这药不能够不喝……”陆子樱用老成持重到不行啊的语气再次道:“如果我就亲你,一直到你喝为止。”一开始潘诚还不明白“那看来你是不喝了,但这药不能不喝……”。...

陆子樱上前一步,摆出一副霸道总裁的酷炫模样,眯起眼,直逼潘诚,问道:“你真的不喝?”

潘诚不想和她说话,只一个劲的躲开她。

“那看来你是不喝了,但这药不能不喝……”

陆子樱用老成到不行的语气继续道:“那么我就亲你,直到你喝为止。”

起初潘诚还不知道什么是亲,但他很快就会知道,并且产生更为浓烈的厌恶。

陆子樱见他不动便嘟起嘴唇,朝潘诚凑过去。

潘诚本就坐在椅子上,没有多少余地躲,而陆子樱凶猛如洪水,高下立见。

于是乎,潘诚承担不起,第一次屈服喊停。

“我喝!”视乎是使劲全身气力喊出来一般。

随即语气更加冷飕飕,“我喝,你还不起开!”

陆子樱一手扶着扶手,有些可惜,但目的达成,就见好就收,以免美人反悔。

哼,小样,我还治不了你了!

陆子樱盯着潘诚乖乖的将半碗药悉数咽下去,自得的同时也很难过。

这样的苦药喝一碗就够受罪了,可刚才的对话也表明,潘诚喝了许多年啊!

陆子樱摸了摸身侧的荷包,然后将它取出来,打开荷包,拿出里面的甜果子。

等一碗药见底,潘诚将碗给了明参,陆子樱伸手,将糖果子递到他面前。

“你喝了药苦,这个是甜的,你吃了会好受些。”

可潘诚不要,甚至好要起身离开。

陆子樱哪能服输,她可是看得清楚,潘诚喝药时皱的眉头都打结了。

也是,就一六七岁的小孩,又不是承受力强大的大人,这么难吃的东西吃下去怎么会舒服?

要是你不露出难受的样子还好说,但都这么难受了反倒拒绝我,肯定是傲娇的毛病犯了。

于是,还是惯用的套路。

趁潘诚不注意,陆子樱一把将手里的甜果子塞进潘诚的嘴里。

不待他吐出来,小手挡在他嘴前,再来威胁一番。

潘诚更加厌烦她,无奈吞下嘴里的甜东西,起身便将陆子樱掀开,自己则朝外走去。

明参见了赶忙拿衣服跟在后面喊:“公子,天凉,您披件衣裳啊!”

“呼,个傲娇鬼!”

“不过,我喜欢。”

“小样,我非要把你制的服服帖帖的!”

默默说下狠话,陆子樱也跟上去。

而门外的青禾见她出来,也跟上去。

之后陆子樱跟着潘诚说了一上午的话,而且基本上都是陆子樱一个人说,直到热火了潘诚,潘诚才出声。

对此,陆子樱也知足,好歹比昨天就说了一句话强,她数了,一共有五句之多哎!

临近中午,陆子樱厚着脸皮赖在潘诚的小院和他一起吃了午饭。

然而,当潘诚开始犯困,陆子樱提出要继续留下来的时候,潘诚拒绝让她留下。

陆子樱不要。

潘诚就起身走出房间。

陆子樱自然是跟上去,以为潘诚要走走。

然而,让陆子樱始料未及的是,她刚出了房门,走了几步,潘诚突然往回一拐,随即快步走进房间,在陆子樱即将跟进来的时候把门一关,世界清净了。

望着紧闭的房门,陆子樱没有砸门,反倒摸着下巴,笑道:“不笨嘛!”

看来以后有的玩了。

陆子樱也不打算他休息,反正……

反正她下午还会来的,她就不信潘诚一直不开门。

午后。

陆子樱睡饱觉,然后又去找潘诚。

那守门人见她下午又来找,又想起世子之前说这位小县主要是来找潘诚就放她进来。

所以陆子樱很轻松的便进了宣平侯府的大门。

不过陆子樱觉得大门离潘诚所住的小院太远,想着下一次再求求潘谦,让她可以从侧门进去。

她可是做好了功课,知道那一道侧门离潘诚最近。

不过这都是后话,现在她的首要目的还是去找潘诚。

果然,如陆子樱所料,中午紧闭的房门此时已经打开了。

陆子樱咧着嘴,欢快的奔过去。

而潘诚不知,自己这个下午恐怕又要被陆子樱所笼罩。

这边,陆子樱正兴致勃勃的和潘诚说话,旁边,潘诚不耐烦的瞅了瞅窗外,见太阳西下,快要落山。

他露出疲惫之色,同时心里很复杂。

这人也太能说了吧,开始的时候让人烦躁不安,但偶尔听上一句倒也有些趣味,可也架不住这么能说的,她不累吗?

若要问陆子樱累不累,恐怕也是累的,毕竟就一四五岁小孩,哪能不累,但颜值即力量,对着这张美人脸,陆子樱光舔颜就劲头十足,那还有空察觉自己累不累?

这时,明参从门外走进来,同时端来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

那味道即便离了老远,陆子樱也十分嫌弃,实在是酸苦难闻。

明参将药端到小几上,对潘诚说道:“公子,药来了,您早点喝,过一会儿就能用饭。”

这次,潘诚还没皱起眉,倒是陆子樱先皱起眉头。

也不知潘诚一天要喝多少药,反正这一天下来陆子樱都看他喝了三回。

潘诚许是因为陆子樱在,有了阴影,所以喝药的时候并没有拖延,带汤药适口后便将一碗药喝完。

老规矩,陆子樱递上甜果子。

而潘诚含着甜果子,思索着等陆子樱走了就让明参去准备一些,省的又被陆子樱塞一嘴。

天色不早,潘诚不想再让她待下去,便开口道:“你可以走了。”

陆子樱早就饿了,但像等着宣平侯府开饭,吃了饭再走。

“哎,你竟然又和我说话了,加上之前的,一共六句话哎!”

潘诚不知道她在兴奋什么,不就是几句话,而且还不怎么好听,越发觉得她奇怪。

陆子樱想了想,虽然她很想留下来再和潘诚一起吃饭,但人家主动开口赶人,她要是不满足他的要求一次,会不会显得她不通情达理。

这话要是让潘诚知道了,只觉得她的脸皮厚的没救了。

而且少吃一顿罢了,以后还有千千万万顿,反正明日她还要来找潘诚,便打消了留下吃饭的念头。

“那好吧,既然你都恳求我了,那我就走了,不过,记得想我啊!最好晚上做梦梦到我哟!而且……我明日还会来找你哦!”

潘诚按了按鼻梁,他干嘛要想她,还有,明日要怎么防她呢?

陆子樱起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停下,望向垂首深思的潘诚,心里邪佞一笑。

美人啊,她可是贼有耐心的,咱们慢慢来。

而这一晚,潘诚晚上竟然没再梦到母亲。

001.这是梦

2021-11-26

002.不是梦

2021-11-26

006.生辰

2021-11-26

013.上巳节

2021-11-26

014.我选他

2021-11-26

书评(262)

我要评论
  • 代就顺&是,周

    既然是梦,那来到古代也不算啥,刚好最近灵感枯竭,现在梦到了古代就顺便看看能不能找点灵感,于是,周青继续打量起来,全当素材准备。

  • 这可不&得了了

    这可不得了了,青禾当场就慌了,睁大眼睛盯着那窟窿猛看,“这,这……”

  • 奴……&跑去房

    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不能继续站着,县主还等着她呢,于是她连忙向县主说道:“县主,您等等奴婢,奴……奴婢重新去给您拿件衣裳来。”说完,青禾便抱着衣裳,匆忙跑去房间另一边找衣裳。

  • ,这样&她又要

    被人服侍穿衣可真是享受啊!嘿嘿,这样的梦可真好,不过,估计这场梦马上就要醒了,她又要继续赶工了,还有,她现在好困啊!

  • 浴桶中&正一点

    房间里的碳火正旺,加上这热水,青禾只觉得浑身冒汗,她看向硕大浴桶中的县主,见县主的头正一点,一点的,看起来快要睡着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