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国国公府门口。“王公子,你但是快回家去吧。我家夫人会见你的。”丫环挡在王封面前,义正严辞的说。王封伸得脖子往府里头看,一再确定,穆清瑜也没出后,失落的抽回了视线。“我不找你家夫人,我找你家二小姐,”王封对着面前的丫环,客客套气的说,“你有“王公子,你还是快回去吧。我家夫人不会见你的。”丫鬟挡在王封面前,义正严词的说。。...

定国公府门口。

“王公子,你还是快回去吧。我家夫人不会见你的。”丫鬟挡在王封面前,义正严词的说。

王封伸长脖子往府里头看,再三确认,穆清瑜没有出来后,失望的收回了视线。

“我不找你家夫人,我找你家二小姐,”王封对着面前的丫鬟,客客气气的说,“你有没有告诉她,我是谁?”

“我说了,但是夫人说你不在宾客名单上,还请回吧。”丫鬟挡着,不肯退让半步。

“不行,见不到你家二小姐,我是不会回去的。”王封坚持的说。

他听那个丫鬟说,要是真让今日的赏花宴顺利举办了,那穆清瑜和李照的婚事,就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了。

从前他对穆清瑜,五分贪恋其美貌,五分看重其身份。

自从那日差一点就要得到穆清瑜后,王封回去之后,始终不甘心。明明差一点就美人在侧,只差一点点,他每每想起来,都要捶胸顿足。

经过那个丫鬟一提点,他顿时觉悟,现在可是叫穆清瑜回心转意的最好时机。

只要他大庭广众之下,表明自己的心意,叫穆清瑜下不了台。

闺阁女子面子薄,到时候穆清瑜为了自己的清誉,还不是要乖乖的顺从于他?

就算有圣上的赐婚又如何,看在定国公府的面子上,圣上是不会为难穆清瑜这样一个小女子的。

想明白一切后,王封的胆子又大了不少。

他踮起脚尖,朝着定国公府里大喊:“二小姐!我是王封啊!我有事找你,你出来见见我!”

王封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嗓子倒是不小。

丫鬟只能拦住他的人,却堵不住他的嘴。

而不少过路的人,已经被王封的声音吸引,停了下来准备看好戏。

王封喊了一句,见里头没有任何回应,又高声喊道:“瑜妹妹!今天见不到你,我是不会回去的!”

丫鬟忍不住呵斥:“闭嘴!国公府门口岂容得到你放肆?”

丫鬟回过头看向守门的小厮,“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堵住他的嘴,把他拉走?”

要是她任由王封在门口闹起来,方氏肯定第一个饶不了她。

王封瘸着腿后退了几步,远处围观的人已经在情不自禁摇头了,这样好看一个书生,没想到是个瘸子。

看着渐渐过来,要把自己包围起来的小厮,王封梗着脖子,粗着声音喊道:“这就是你们定国公府的待客之道?我就算不是今日赏花宴的客人,但也是你们二爷的侄子!”

他这话说完,那几个想要把他抓起来的小厮一怔,开始为难起来。

如果真的是穆二爷的侄子,那岂不是要得罪了二爷?

“你们愣着做什么?”丫鬟气得跺脚,“还不快点把他抓起来?”

“你们要是敢动我,我姑父肯定不会饶过你们的!”

眼瞧着王封有要越闹越大的架势,围观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丫鬟急的不行。

那几个小厮皆怕误伤了穆二爷的亲戚,不敢上前强行将王封带走。

王封愈发得意,嗓子也更加洪亮,说出的话更是没有把门,“瑜妹妹,你嫁给李照,往后是没有好日子过的!他杀人不眨眼,跟他躺在一块,谁能睡得着觉!”

王封说的话越来越放肆,丫鬟正六神无主的时候,定国公府里头传来呵斥。

“我怎么不记得,我家还有你这样一门亲戚!”方氏出现在门口,冷着脸,目光能杀人。

她费心举办的赏花宴,差点被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搅黄了。

看着附近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人,方氏更加头疼。

王封打量了下方氏,见对方穿着贵重、气质不凡,便客气了几分。

“我是府上二爷的侄子,你去问问二爷就知道了。”

方氏扬着下巴,冷冷的哼了一声,“秦家我也是见过的,我怎么不曾见过你这号人物?而且你既然姓王,更是和我们家没有关系,休要在此胡言乱语!”

王封只好解释:“王月娘是我姑姑。”

他说完,方氏噗嗤一笑,嘲弄的说:“我当是谁?原来是月姨娘的侄子,算得上什么正经亲戚。而且当初我家老夫人也说了,绝对不能叫你踏入国公府半步!趁着我没喊人,你快走吧。”

王封紧紧绷着唇没有说话,他伸着脖子往里头看,只见大门内似乎有几个袅袅倩影。

方氏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穆清瑜几人也跟着过来,只是她们不好抛头露面,就在大门内站着。

看到王封正往这边打量,穆清雪揶揄的说:“二姐姐,王封表哥在找你呢,你要不要出去和他说几句?”

“妹妹这是什么意思?”穆清瑜美目里含着不解,“他是你的表哥,不是我的。要出去,也该是妹妹出去啊。”

方才她目睹了方氏急于和王家撇清关系的模样,本来就心中藏着怒气。

穆清瑜这副装傻充愣的模样,更是火上添油。

穆清雪冲着身边的婢女使了个眼色,婢女便瞧瞧的出去,站到方氏身后。

她的出现,无无疑是给王封壮了胆子。

他的表妹很快就是贤王妃了,他到时候就是皇亲国戚,往后在都城里,他想横着走都行。

他扯着嗓子,继续喊道:“瑜妹妹,我知道你就在这里!你心中有我,李照可不是良配啊!只要你点头,天涯海角我都陪着你去!”

方氏额头上的青筋直跳,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脸皮的人,她蕴含着怒气呵斥道:“连我都使唤不动你们了?还不快把他抓起来!”

“三婶,”穆清雪凉凉的开口,“要是现在就把他抓起来,人家会以为我们是心虚了呢。这样对二姐姐的名声,非常不好。”

穆清雪的话果然引起了方氏的注意,方氏微微侧头。

“依我看,要是二姐姐出去和他解释下,把误会解开了就好了。”穆清雪不怀好意的笑着。

秦姝忍不住握紧穆清瑜的手,穆清雪简直是欺人太甚。如果穆清瑜真的出去了,外头那个男子肯定会不依不饶,继续抹黑穆清瑜。

而围观看好戏的人,还要对穆清瑜指指点点。

穆清瑜这般柔弱,岂不是要任由旁人欺负?

001

2022-12-23

002

2022-12-23

003

2022-12-23

004

2022-12-23

005

2022-12-23

006

2022-12-23

007

2022-12-23

008

2022-12-23

009

2022-12-23

010

2022-12-23

011

2022-12-23

012

2022-12-23

013

2022-12-23

014

2022-12-23

015

2022-12-23

016

2022-12-23

书评(428)

我要评论
  • 边的墙&多,你

    穆清瑜看着面前这个满脸急切的丫鬟,好久才露出一个冰冷的笑:“我知道了,你去把王公子引进来,就在西边的墙角那里等我,我行李多,你先帮我把这包首饰给王公子。”

  • 气在定&国公府

    可是穆清瑜不甘心,她明明是被陷害的,于是秉着一口气在定国公府苟且偷生。

  • 上的狠&戾,总

    “小姐?”墨竹怯怯的唤道,她看到了穆清瑜面上的狠戾,总觉得穆清瑜和从前不一样了。

  • 亲娘庇&心翼翼

    穆老夫人看着穆清瑜,叹了一口气,没了亲娘庇佑的孩子,在府里总是要小心翼翼的。

  • 子更大&当众编

    二房这事成了下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些婆子是穆老夫人房里的,因此胆子更大些,敢当众编排王月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