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竹也没留心到穆清瑜的目光,依旧在自言自语:“要不然那日李将军肯回来给小姐撑撑场面,到时候府里谁还敢和小姐这坎?要不然敢和小姐这坎的,就叫李将军。”说着,墨竹抹了下脖子,做了个灭九族的动作。她这一番举动,叫穆清瑜笑了出来,笑声如风铃通常轻脆。说完,墨竹抹了下脖子,做了个杀头的动作。。...

墨竹没有留意到穆清瑜的目光,依然在自言自语:“要是那日李将军肯过来给小姐撑撑场面,到时候府里谁还敢和小姐过不去?要是敢和小姐过不去的,就叫李将军。”

说完,墨竹抹了下脖子,做了个杀头的动作。

她这一番举动,叫穆清瑜笑了起来,笑声如风铃一般清脆。

似乎积累下来的烦忧,也一扫而空。

也对,上天叫她重生归来,她是要复仇的,可不是为了这么点事情唉声叹气的。

她从小就知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尤其是像她这样的高门女子,婚约的事从来就不能随自己的心愿,而是要为家族争取最大的利益。

李照之前还帮过她,想来嫁过去,也没有那么可怕。

就算再糟糕,也没有上辈子的日子那样难过。

而且将军夫人这个名号,说不定也能成为她手中的一把刀。

想明白了后,她的脸上浮现了浅淡的笑意。

“你说的对,如果他能来,是再好不过了。”穆清瑜喃喃的道。

她突然起身,走到书桌边,翻找出一张信纸,认真的写了起来。

墨竹便在一旁研磨。

穆清瑜十分认真,一缕碎发从耳边滑落也不知道。写完后,她吹了吹信纸上未干的墨水。

“你去给我找一身小厮的衣裳,我亲自把这封信送过去。”穆清瑜盯着信纸,目光灼灼。

“这怎么行?”墨竹瞪大了眸子。

“怎么不行?不亲手交给李将军,我不放心啊。”穆清瑜道。

“难道你想看着三日后的赏花宴,穆清雪耀武扬威的样子吗?还有那些来看好戏的人,对我指指点点吗?”

穆清瑜的这一番话,果然说动了墨竹。

“奴婢这就去准备。”说完,墨竹匆匆出去准备起来。

很快,墨竹准备好了衣裳,她和穆清瑜都扮成小厮的模样,悄悄的溜了出去。

二房里没有正经夫人打理,方氏又不好太插手二房的事,穆清瑜很容易就溜出去,就算许久不回来,也不会有人发现。

她在街上随便找了个人一问,就问到了将军府的位置。

主仆二人朝着将军府走去,许久后终于走到了。

将军府的大门巍峨气派,门口有侍卫把手。

穆清瑜上前几步,守门的人立刻大手一拦,将她拦住了。

“这里是将军府!”守门的人瞪大了眼,恐吓道。

“我知道,”穆清瑜震惊的说,“还劳烦大哥进去通报一下,我是定国公府二小姐派来的,二小姐派我来给将军送信。”

“定国公府?”守门的人重复了一遍。

穆清瑜点了点头,“是的,就是和你们将军有婚约的定国公府。”

守门的人脸上凶狠的神色收敛了不少,“你在这里等等。”

说完他进去了。

穆清瑜和墨竹就在门口等着,只见将军府门口,无人敢路过。

不远处的人,看到将军府门口竟然站着两个人,都要多看两眼。

只见那是两个俊俏的男子,其中一个更是俊美,甚至有些阴柔,难道传言里的都是真的?

等了没有多久,将军府的门打开了。

“两位请。”从里头走出来一位中年男子,穿着得体,谈吐客气。

穆清瑜冲着他微微颔首,就和墨竹跟着男子往里头去。

将军府里布置得大气朴素,气派无比。

随处都能看到武器架子,上门放着各色刀尖和长矛,让人以为这里是练武场而不是将军府。

而且这一路上极为清净,偶然才能碰到一个路过的下人。

路过的下人大部分是男子,走了一路,穆清瑜只看到一个女子,果然和传闻里的一样。

收回打量的目光,很快就到了将军府里的书房。

推开门进去,只见正中间的墙壁上,赫然挂着一方宝剑。

穆清瑜顿时无语。

“将军,老奴把他们带来了。”那中年男子恭敬的说,说完他走到一边,用目光示意着穆清瑜二人。

穆清瑜和墨竹上前一步,学着男子的样子朝着李照行礼问安。

李照正端然坐着,手边是一本摊开的兵书。

他抬起头来,面上依然冰冷。

没有得到李照的回应,穆清瑜一直保持着弯腰的姿势。不知过了多久,她觉得有些酸涩时,李照才淡淡的开口。

“你家小姐,有何吩咐?”

穆清瑜一挑眉毛,这李照倒是客气。

她便直起腰来,但是怕被认出来,一直低着头。

“小姐让小的把这封信交给将军。”说完她从怀里掏出叠好的信纸,双手拿着递给了边上的管家,再由管家亲自交给李照。

穆清瑜偷偷抬起头,观察着李照的神色。

李照一目十行的看完了,随后信手将信纸压在兵书下。

他微微颔首,淡漠的说:“我知道了。”

穆清瑜愣住了,她洋洋洒洒写了满满一信纸的话,用尽毕生的所学,写的是客气中带着几分真挚,真挚里又带着矜持,邀请李照去定国公府的赏花宴。

看李照的模样,像是不愿意去?

也对,除了圣上和章家邀请,李照从来不参加旁的宴会。

何况和穆清瑜的婚事,李照说不定也是不愿意的。她可是听说,李照还有一位青梅竹马呢。

穆清瑜在心里嘀咕了一会,随后大着胆子说:“将军,我家小姐还让小的给将军带句话,如果将军愿意去赴宴,让圣上看到将军和定国公府都是极满意这门婚事的,想必对将军和定国公府都是有益无害的。”

穆清瑜都说的这么明白了,李照难道还要拒绝吗?

可是听了她这番长篇大论,李照脸上的冷意没有丝毫减退。

“我知道了。”李照说完,低着头继续翻看手里的兵书。

穆清瑜皱眉,知道了的意思是会去还是不去?

那位管家主动开口:“两位,这边请。”

穆清瑜看着李照毫不反应,轻轻跺了跺脚,就转身出去。

墨竹跟着出去了,出了书房,墨竹急急的问:“小姐,你说将军是会去还是不去?”

“我怎么知道。”穆清瑜含着怒意回道。

她都这般诚恳了,李照竟然还不领情。

“哎呦!”

穆清瑜走的又凶又急,不小心撞到了人,对方发出一声惊呼。

她捂着头还没反应过来时,对方冲着她呵斥:“哪个不长眼的,撞坏了我家小姐,你担得起责任吗?”

001

2022-12-23

002

2022-12-23

003

2022-12-23

004

2022-12-23

005

2022-12-23

006

2022-12-23

007

2022-12-23

008

2022-12-23

009

2022-12-23

010

2022-12-23

011

2022-12-23

012

2022-12-23

013

2022-12-23

014

2022-12-23

015

2022-12-23

016

2022-12-23

书评(410)

我要评论
  • &下,谁

    是她的父亲定国公府二爷在半路将马车截下,谁也不相信她是被陷害的。

  • 连最不&是熬着

    当时她的地位连最不得宠的庶女都不如,可她还是熬着,只因为她自小和贤王有婚约。

  • 吗?说&眷侣的

    “瑜儿,不是你约我过来的吗?说要抛弃一切和我走,过神仙眷侣的日子?”

  • 眼,让&是是回

    老天有眼,让她重生了!而是是回到一切都没有开始之前!

  • 有注意&,你怎

    王封没有注意到,而是看向穆清瑜,笑容猥琐:“瑜儿,你怎么还在屋子里?让我在外头好等。”

  • 咽着,&了。”

    “不可,要是因为我让祖母感染了风寒,那我就成千古罪人了,”穆清瑜哽咽着,她惨淡一笑,“只要祖母给我一个能过夜的地方就可以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