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清菱的话也真尖厉,穆清瑜都忍扬着小脸,轻轻地一笑:“是啊,这下我除了父亲,又多了个母亲来疼我。”这话穆清秋听着没什么感觉,但穆清菱听着却是分外扎心。这不是在反讽她无父无母吗?这件事是扎在穆清菱心头上的一根刺,稍一碰触就叫她浑身难受啊。穆这话穆清秋听着没什么感觉,但穆清菱听着却是格外扎心。。...

穆清菱的话着实刺耳,穆清瑜忍不住扬起小脸,轻轻一笑:“是啊,这下我除了父亲,又多了个母亲来疼我。”

这话穆清秋听着没什么感觉,但穆清菱听着却是格外扎心。

这不就是在讽刺她无父无母吗?

这件事就是扎在穆清菱心头上的一根刺,稍一触碰就叫她浑身难受。

穆清菱拍案而起,嗔道:“你这是在说我无父无母吗!谁给你的胆子!”

穆清瑜愣了片刻,满脸无辜:“我没有那个意思,我都没有提到大伯父和大伯母,姐姐误会我了。”

穆清菱咄咄逼人:“你还说!”

穆清瑜肩膀一抖,随即垂下眼尾,甚是委屈:“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是真的为父亲的决定高兴。方才姐姐不也是这么说的吗?”

“你!”穆清菱伸出玉指,指着穆清瑜说不出话来。

穆清秋看不下去了,她一直在旁观着,明明穆清瑜什么都没说,穆清菱跟没事找事一般,就是要和穆清瑜过不去。

穆清秋走到穆清瑜面前,挡住了穆清菱冰冷的视线。她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强自镇定的说:“大姐姐,你误会了,二姐姐不是那个意思。”

“你闪开,”穆清菱一把推开穆清瑜,愤怒的说,“你也是被她的外表欺骗了!”

对上穆清瑜,穆清菱毫不犹豫的扬起手,口里说道:“叫你嘲笑我爹娘早逝!我不好好教训你,你往后还敢蹬鼻子上脸!”

穆清瑜的眸子里闪着危险的光,从前没有与穆清菱接触时,只觉得穆清菱是高高在上、高傲的不可企及的县主。

但是和穆清菱打过交道后,穆清菱不过是个捧高踩低的俗人。

穆清瑜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就有人制止了一切。

“住手!”穆二爷一声大喝,阻止了穆清菱的动作。

看着面前穆清菱,僵在半空的手,穆清瑜皱了皱眉,后退了一步。

穆清菱收回手,神情有些不自在。

穆二爷站在门口,脸色沉沉的盯着穆清菱。他从穆老夫人屋子里出来,听到这儿有些动静,就过来瞧瞧。

当听到穆清瑜那番话时,穆二爷甚是欣慰。

他原本想悄悄的离开,不曾想竟看到穆清菱要动手打穆清瑜。

眼下穆清瑜不仅是他的女儿,更是代表了二房的脸面。

“你这是做什么?”穆二爷沉声质问。虽然穆清菱贵为县主,但是他是穆清菱的长辈,教训穆清菱几句,穆清菱也只能乖乖受着。

“二叔不是都看到了吗。”穆清菱声音冰冷,仗着自己是县主,对穆二爷也没什么好脸色。

穆二爷绷着唇,想到穆老夫人就在隔壁,生生的把怒气压了下去。

“瑜儿,跟我回去。”良久,穆二爷脸色难看的说。

穆清瑜什么都没说,跟在穆二爷身后离开。

父女二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两人之间只有两步的距离,却仿佛隔着十万八千里一样疏离。

穆清瑜抬起头时,正好能看到穆二爷宽阔的背影。

从前,穆二爷能为她遮风挡雨。但自从王月娘带着一双儿女入府后,穆清瑜所承受的风雨,都是他们带来的。

“方才你的话我都听到了,”穆二爷头也不回的说,“你能那么想我很欣慰。”

穆清瑜想了片刻,才明白穆二爷指的是什么。

她自嘲一笑,嘴角的笑容讽刺又冰凉,但她的语气依然温柔和顺:“只要是父亲的决定,我都是支持的。”

穆二爷扭过头,给了穆清瑜一个笑。随后父女二人默默无言的走了回去。

穆清瑜攥紧拳头,王月娘想要得偿所愿,得先过了她这一关。

回到屋子里,穆清瑜喝了墨竹递过来的热茶水,心里的气平顺了些。

“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城外白云庵里找一人,把我说的话说给她听,然后让她来替我办一事。”穆清瑜缓缓说来。

她的神色凝重,墨竹不敢大意,洗耳恭听。

于是穆清瑜在墨竹耳边,一五一十的交代着,生怕墨竹忘了,又重复了一遍,细细的说着。

直到墨竹将她所说的悉数重复说了遍,穆清瑜才放下心来。

穆清瑜喝了口茶润了润干燥的嘴唇,道:“此时不宜迟,你现在就去吧。”

“是!”墨竹匆匆离去。

第二日。

穆老夫人起身后,正坐着听丫鬟给她念经书,她身边伺候的王妈妈此时走了进来。

“老夫人,大门口来了个尼姑,说是有要事要跟老夫人说。”王妈妈郑重的述说着。

果然穆老夫人听了后,睁开双眼,苍老的眸子里闪过亮光,声音急切:“快请进来!”

王妈妈知道穆老夫人一向诚心礼佛,对出家人甚是尊敬。

于是她亲自去将门口的尼姑请了进来。

那尼姑大约四十岁,神情肃穆,自有一股悲天悯怀的气质。

穆老夫人看了,尊重之情由内而深。她连忙站起来,请那尼姑坐下来。

“不知大师是在哪里修行?”穆老夫人正色问道。

“城外白云庵,贫尼法号观星。”

穆老夫人惊讶,白云庵在都城里都是出了名的,没想到来的竟然是白云庵里的大师。

她听过观星大师的名号,但是不甚了解。

穆老夫人连忙让人上了茶水点心,才郑重其事的问:“大师此次前来,是有何要事?”

观星捏着手里的珠串,凝重的问:“府里是不是要娶妻?”

穆老夫人茫然的摇了摇头。

王妈妈轻声提醒:“老夫人,二爷不是要将月姨娘扶正吗?这不就相当于娶妻吗?”

穆老夫人恍然大悟:“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观星点了点头,“那就是了,贫尼夜观天象,看到贵府黑气冲天,是要有大灾祸。”

穆老夫人一颗心揪了起来,她呼吸急促,顾不上身为定国公府老夫人的威严,前倾着身子着急的问:“大师,有什么法子化解吗?”

观星捏着珠串,故作高深的闭眼沉思片刻,才睁开慧眼说:“贵府的灾祸,正是府上二爷的婚事带来的。只要贵府二爷三年内不娶妻,便可化解。”

001

2022-12-23

002

2022-12-23

003

2022-12-23

004

2022-12-23

005

2022-12-23

006

2022-12-23

007

2022-12-23

008

2022-12-23

009

2022-12-23

010

2022-12-23

011

2022-12-23

012

2022-12-23

013

2022-12-23

014

2022-12-23

015

2022-12-23

016

2022-12-23

书评(427)

我要评论
  • 当时她&是熬着

    当时她的地位连最不得宠的庶女都不如,可她还是熬着,只因为她自小和贤王有婚约。

  • 之后第&来纠缠

    今天是她重生之后第三天,上一辈子的今天,她原本是要出去与王封说清楚,让他不要再来纠缠自己。

  • 婆子,&王封用

    翡翠正要往院子里头去,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几个婆子,将她和王封用绳子捆在一处。

  • 抢了这&,风风

    可是她的庶妹穆清雪,不仅成了嫡女,还抢了这门婚约,风风光光成了贤王妃!

  • 和夫人&夫人也

    定国公府有三房,大房老爷和夫人早年间出了意外,只留下一子一女,二房夫人也就是穆清瑜的母亲在一年前病逝,眼下是三房夫人方氏掌家。

  • 闷闷的&子的声

    穆清瑜闷闷的道:“方才我打开窗户透气,就听到我的院子西边有动静,似乎有男子的声音。我害怕极了!”

  • “小姐&。

    “小姐?”墨竹怯怯的唤道,她看到了穆清瑜面上的狠戾,总觉得穆清瑜和从前不一样了。

  • &很快穆

    很快穆老夫人神色恢复如常,她抚摸着穆清瑜头顶的发,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谁欺负你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