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几日,是穆老夫人要带着穆家女眷去烧香的日子。穆老夫人平时里最是虔诚地,每一年都要大张旗鼓去庙里烧香一次,其他时候是在自己的屋子里诚心诵经念佛。这一次是王月娘母女回定国公府后第一次,随着穆老夫人去庙里,母女二人非常注重,早的就到穆老夫人这儿候穆老夫人平日里最是虔诚,每年都要大张旗鼓去庙里上香一次,其他时候就是在自己的屋子里诚心礼佛。。...

过了两日,是穆老夫人要带着穆家女眷去上香的日子。

穆老夫人平日里最是虔诚,每年都要大张旗鼓去庙里上香一次,其他时候就是在自己的屋子里诚心礼佛。

这次是王月娘母女回到定国公府后第一次,随着穆老夫人去庙里,母女二人十分重视,早早的就到穆老夫人这儿候着了。

穆老夫人平日里再不喜王月娘母女,也绝不会在今天这个要紧的日子,给她们母女使脸色。

所有人都到齐后,就往门口去。

定国公府的门口停着好几辆马车,穆老夫人乘坐打头的最豪华的那辆,众人上了马车后,车队就往城外去。

“二姐姐,你怎么不带丫鬟?”穆清秋问道。

闻言,穆清瑜放下帘子,说:“我把墨竹留在房里了,这次出来祖母带了不少丫鬟下人,墨竹不来也没事。”

穆清秋点了点头,就凑到穆清瑜身边,和她一起偷看外头的风景。

很快就出了城,只见官道上马车不少。都是趁着天清气朗,要去郊外游玩的。

到了寺庙,众人下了马车,跟在穆老夫人身后,皆是不敢随意嬉笑,跟着穆老夫人一起上香拜佛。

等拜完一圈,众人都累得腰酸背痛。

穆老夫人大手一挥,除了穆清菱外,其他人都叫散了,各自去玩罢。

王月娘和穆清雪从前住在外头,常常出来玩耍。此次出来是为了在穆老夫人面前留个好印象,二人不愿离开,执意要留在穆老夫人身边伺候。

穆老夫人神色肃穆,却也没有拒绝。

穆清秋拉着穆清瑜,一路往后山去,边走边说:“我听别人说这里的后山是片林子,林子里常常有小鹿出没,我们现在过去,说不定能看到一头。”

穆清瑜哭笑不得,到底是童心未泯的小丫头,就任由穆清秋拉着。

到了后山,二人才找了一处石墩子准备坐下来,就来了个不速之客。

“呦,这不是二小姐吗。”

一道不怀好意的男声,从二人身后响起。

两人回过头,只见章少天正朝着两人走来。他肥大的脑袋,随着他的步子一摇一晃,极为滑稽可笑。

穆清瑜心里一紧,她看了眼跟在章少天身后的随从,愈发紧张。

她们两个弱女子,岂是章少天他们的对手?

穆清瑜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四周,要是有人路过就可以立刻求救。

看着章少天慢慢靠近,穆清秋站了起来,现在可不是在章老夫人的屋子里,她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你来做什么!”穆清秋凶狠的说。

只是她的凶狠落在章少天眼里,不过是一只装狼的绵羊,这样的女人他见得多了,完全吓不到他。

他的眼神色眯眯的落在穆清瑜身上,金色的阳光洒在穆清瑜身上,让她的眉目如画,眸子里含着一汪春水般,温柔的能让人陷进去。

章少天看得心里痒痒的,同时下定决心,一定要将穆清瑜弄到手!

现在可不就是最好的机会。

“我是来找二小姐的。”章少天笑嘻嘻的说。

穆清瑜微微侧过脸,生硬的说:“我与你并不熟识,不知道你找我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章少天大笑两声,“自然是要把你娶过门啊!”

面对这直白的无赖的话,饶是穆清瑜活了两辈子,还是气得满脸通红,连耳根都红的一塌糊涂。

穆清秋也同样生气,在外头穆家小姐是一体的,欺辱穆清瑜就是侮辱整个穆家。

“你信不信我把你的话告诉章老夫人,让她好好教训教训你!”穆清秋威胁道。

“如果你现在能逃走,那你就尽管的去吧。”章少天不怀好意的说,他身后的随从们各个摩拳擦掌,眼神锐利的盯着穆家二人。

要是穆清瑜和穆清秋想要逃跑,他们肯定会飞奔过去,将那二人都抓起来。

穆清瑜和穆清秋也看到了那些人的动作,二人神情严肃,不敢轻举妄动。

穆清瑜冲着穆清秋使了个眼色,穆清秋抿了抿干燥的唇,不再说话,以免挑起章少天的怒气。

“章少爷,”穆清瑜微微抬眸,“何必这般对付我们两个呢。”

她的目光柔柔弱弱,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

“我们只是两个弱女子,还请少爷怜惜。”穆清瑜声音越来越小,还带着几分哽咽的意味。

这般示弱,倒是让章少天心软了几分,他冲着左右使了个眼色,左右的人便往后退出好几里。

穆清瑜松了一口气,但下一刻章少天就朝着她们走过来,且越来越近。

穆清秋握着穆清瑜的手不由的紧了起来,她是强撑的镇定,要是章少天执意要做什么,她也没有逃脱的法子。

“章少爷!”穆清瑜提高音量,“不知道你找我所为何事?”

章少天脚下的步子顿住,回道:“我不过是想请二小姐去喝喝茶。”

穆清瑜看了眼穆清秋,站了起来,“我跟你去,只是望章少爷顾及我的名声,不要再靠近了。”

“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我自然不会乱来,我知道名声对你们这些小姐来说有多重要。”章少天说的满脸不屑。但为了穆清瑜这样难得的美人,他愿意再忍上一忍。

只要过了今日,他和穆清瑜的事就是板上钉钉了。

想到此,章少天笑得眼睛都成了一条缝,他做了个请的手势,道:“二小姐跟我来吧。”

“我跟你去。”

“二姐姐!”穆清秋情不自禁拉住穆清瑜的胳膊,她知道此行凶多吉少。

章少天看向穆清秋,“你这么舍不得你姐姐,不如跟我们一块。”

穆清瑜强行抽出自己的胳膊,温柔的说:“我妹妹是开玩笑的,三夫人最是疼爱她,待会见不到她,肯定要派人寻的。章少爷,你就不要拿我妹妹开玩笑了。”

“哈哈,那我们快走吧。”

穆清秋看着穆清瑜的背影,心中着急的不行。

她想到穆清瑜提到了她娘,她立刻提着裙摆往回走,她娘一定有法子能救穆清瑜的!

只是没走几步,她又碰上两人。

001

2022-12-23

002

2022-12-23

003

2022-12-23

004

2022-12-23

005

2022-12-23

006

2022-12-23

007

2022-12-23

008

2022-12-23

009

2022-12-23

010

2022-12-23

011

2022-12-23

012

2022-12-23

013

2022-12-23

014

2022-12-23

015

2022-12-23

016

2022-12-23

书评(110)

我要评论
  • 在王封&“他说

    在王封回答之前,已经有嘴快的婆子说:“他说他是王月娘的侄子。”

  • “瑜儿&,不是

    “瑜儿,不是你约我过来的吗?说要抛弃一切和我走,过神仙眷侣的日子?”

  • 人捆了&翠边走

    说话间婆子们把这二人捆了押送到屋子里头,翡翠边走边想,只要跟二小姐求求情,二小姐看在王封的面子上肯定会放过她的。

  • 穆清瑜&首饰给

    穆清瑜看着面前这个满脸急切的丫鬟,好久才露出一个冰冷的笑:“我知道了,你去把王公子引进来,就在西边的墙角那里等我,我行李多,你先帮我把这包首饰给王公子。”

  • 站了起&夫人那

    “走吧,去祖母那儿。”穆清瑜又站了起来,理了理腰间的玉佩,带着墨竹往穆老夫人那儿去。

  • 不可!&了,让

    “祖母不可!”穆清瑜抬起布满泪痕的小脸,“我怕是我听错了,让三婶婶白白跑一趟。”

  • 一向不&性了?

    穆老夫人愕然,穆清瑜和她一向不甚亲厚,今晚怎么转性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