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我先回家去了。”穆清菱面向高李照时,也没了面对自己穆清瑜时的蛮横,只余下了小女儿的娇态。李照细不可以查的点了点点头。穆清菱朝着李照盈盈施了一礼,穆清瑜低着头跟在穆清菱身后,看见前头的人矮了矮身子,她基本上是本能的有样学样,也矮了矮身子。李照的目光李照细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将军,我先回去了。”穆清菱面向李照时,没有了面对穆清瑜时的霸道,只剩下了小女儿的娇态。

李照细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穆清菱朝着李照盈盈施了一礼,穆清瑜低着头跟在穆清菱身后,看到前头的人矮了矮身子,她几乎是本能的有样学样,也矮了矮身子。

李照的目光如蜻蜓点水般在穆清瑜身上逗留片刻,便侧过身子让二人先行。

穆清瑜低着头,突然哆嗦了一下。难道是从池水上吹来的风如此阴冷?她紧了紧衣领,跟在穆清菱身后。

眼瞧着快开席了,可是穆清菱和穆清瑜二人还不回来,穆老夫人有些着急,都想找个宫人去御花园里找一找时,二人才回来。

“怎么去了那么久?”穆老夫人看着穆清菱,语气里却满是宠溺。

“风景好,就多看了会。”走了一路,穆清菱早就平静下来,又恢复了宠辱不惊的模样。

穆清瑜低着头跟在她身后,也看不出任何异样,众人只当两人是寻常的贪玩,在御花园里多驻足了一会。

马上就要开席,众人移步到崇光殿里。

女眷的席位在一处,男子的在另一侧,中间用屏风遮挡着。众人入席后,不一会儿宫人在大殿门口高声喊道:“皇上皇后驾到!”

众人起身,跪在地上行礼。

穆清瑜伏在地上,听着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最后落在上首。随后响起女子温柔的声音:“都起来吧。”

众人谢了恩之后,起身入座。定国公府的席位在中间位置,穆清瑜一侧头,就看到端然坐着的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年近四十,保养的极好,远远看去脸上没有一道皱纹。

穆清瑜低下头,盯着面前桌案上的银箸发呆。穆清雪却是兴致冲冲的左右张望。

连着皇后娘娘的座位的是公主郡主之类,要不是穆清菱为了陪着穆老夫人,她的座位也该在那边。

眼下穆清菱也在出神,连穆老夫人与她说话,她都是心不在焉的。

“菱儿?”穆老夫人担忧的握住穆清菱的手。

感受到自手上传来的温度,穆清菱侧过头,冲着穆老夫人笑了笑,“祖母,我没事。”

嘴上这么说着,脑海里回想起方才李照冷酷着拒绝自己的一幕,心里就止不住泛起一阵阵酸意。

可她是不会就这么放弃的,为了李照,她拒绝做贤王妃。为了李照,她连县主的身份和地位都可以放弃。

她抬起头,愣愣的盯着挡在中间的屏风,屏风挡得住面容却挡不住声音,她能听到李照回圣上话的声音,依然是毫无波澜宠辱不惊。

穆清雪同样盯着屏风,恨不得能亲手将屏风推倒,好看看屏风后的贵人。

“哇,这是进贡的葡萄酒。”穆清秋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

穆清秋坐在穆清瑜和穆清雪中间,此话一出,身边二人都朝着她望过去。

“我娘从来不让我喝酒,”说着穆清秋将面前酒杯里的葡萄酒一饮而尽,眯着眼品尝,“果然好喝,你们也快尝一尝。”

穆清瑜看向自己的酒杯,白皙的酒杯里装着琼浆玉露,她动了动鼻子嗅一嗅,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果然是美酒。

穆清秋凑过来,“我没骗你吧。”

说罢她朝着身后端着酒壶的宫人招了招手,“快来替我们满上。”

宫人替穆家三位小姐满上酒,穆清菱冷静的瞅着边上三人,也拿起酒杯喝了起来,想要借酒消愁。

穆老夫人才一刻没有盯着,就发现自己带来的几个丫头似乎是在比试似的喝着酒,她瞬间头大,瞪了一眼还想上来满酒的宫人。

宫人讪讪的退下去,反正她手里端着的酒壶也空了。

穆老夫人低声警告:“喝酒误事……”

她的话音刚落,上头传来皇后娘娘威严的声音:“听说定国公府家的小姐也来了?”

穆老夫人铁青着脸,飞快扫视了一下四个孙女,才转过身去,恭敬的道:“回禀娘娘,臣妇的孙女都来了。”

皇后娘娘饶有兴致的看过去:“老三和你的二孙女有婚约,你二孙女也来了吧,过来让本宫瞧瞧。”

被点到名的穆清瑜心中一凛,没想到皇后娘娘记得如此清楚。贤王是贵妃所出,没想到他的婚事皇后娘娘也如此关心。

穆清瑜看向穆老夫人,正好对上她凝重的眼神。

穆老夫人微微点头,示意穆清瑜过去。穆清瑜紧紧抿着唇,起身低着头一步步朝皇后娘娘走去。

皇后娘娘的席位前头铺着一层厚实柔软的波斯毯,穆清瑜跪倒拜下去行大礼:“臣女穆清瑜给皇后娘娘请安。”

“起来吧。”皇后娘娘笑吟吟的说。

穆清瑜拘谨的起身,眼角余光瞄到皇后娘娘边上的席位,那抹明黄色的身影,立刻收回视线不敢再看。

原来皇后娘娘这边并没有放置屏风。

“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皇后娘娘说道。

穆清瑜抬起下巴,双眸却是死死的盯着地上的波斯毯,不敢直视皇后娘娘,生怕得一个大不敬之罪。

许是刚喝了酒,她的眸子里闪着晶晶莹莹的光,脸颊微微泛着红晕,看起来是一副娇娇弱弱的模样。

皇后娘娘甚是满意,这样的人才配得上贤王,如果是个精明厉害的,指不定贤王又要生出什么心思。

皇后娘娘瞥了眼仍然在与边上人说话的贤王,目光不由冷了一冷。

贤王感受到寒意,却镇定自若,继续和旁人说着话。

今儿个的宴会是圣上为李照所设,李照正好坐在圣上的下首。穆清瑜的一举一动,皆数落在李照眼中。

他依旧带着冷冰冰的寒意,指腹摩挲着酒杯。

穆清雪瞧着皇后娘娘看着穆清瑜的目光,里头流露出来的赞赏,心里就愤愤不平。

她比穆清瑜更出众,皇后娘娘要是看了她,还会觉得穆清瑜好吗?

她揪着帕子,目光灼灼的盯着上头瞧。

许是感受到穆清雪炽热的目光,皇后娘娘留意到那一头,淡淡道:“那也是定国公府的小姐吧,上来让本宫瞧一瞧。”

穆老夫人一颗心像是被揪了起来,暗暗后悔,早知道就咬着牙不松口,绝不带着穆清雪出来。

只是她也暗暗疑惑,皇后娘娘何时对定国公府如此关心了?

001

2022-12-23

002

2022-12-23

003

2022-12-23

004

2022-12-23

005

2022-12-23

006

2022-12-23

007

2022-12-23

008

2022-12-23

009

2022-12-23

010

2022-12-23

011

2022-12-23

012

2022-12-23

013

2022-12-23

014

2022-12-23

015

2022-12-23

016

2022-12-23

书评(154)

我要评论
  • “瑜儿&吗?说

    “瑜儿,不是你约我过来的吗?说要抛弃一切和我走,过神仙眷侣的日子?”

  • 姑王月&今儿个

    “我姑姑王月娘,马上就是你们的二夫人!你们今儿个敢绑我,我姑姑定饶不了你们!”王封大喊。

  • 资,这&些,敢

    二房这事成了下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些婆子是穆老夫人房里的,因此胆子更大些,敢当众编排王月娘。

  • &跪下,

    被点到名的翡翠同样“扑通”一声笔直的跪下,她的目光却是直直的落在穆清瑜身上,一脸大义凛然的说道:“小姐,事已至此,奴婢瞒不下去了。回禀老夫人,是小姐吩咐奴婢,约王公子过来的。”

  • 府有三&病逝,

    定国公府有三房,大房老爷和夫人早年间出了意外,只留下一子一女,二房夫人也就是穆清瑜的母亲在一年前病逝,眼下是三房夫人方氏掌家。

  • ,去祖&清瑜又

    “走吧,去祖母那儿。”穆清瑜又站了起来,理了理腰间的玉佩,带着墨竹往穆老夫人那儿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