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根迷烟,是大前年冬天里,自己从卜二十那里花了十个蚁鼻钱买来的,买时还奉上了一坨香泥解药。后来自己可称“手无缚鸡之力”,却凭着这根燃香做翻了聚龙山人,迷烟之效,勘称蛮横,价格之低,勘称奇迹。剑师和符师的修为自然而然比聚龙山人高得多,但没什么大不了的多燃一会剑师和符师的修为自然比聚龙山人高得多,但大不了多燃一会儿就是了,就算只迷个半倒,自己再敲他们两。...

这根迷香,是前年冬天,自己从卜三十那里花了十个蚁鼻钱买来的,买时还奉送了一坨香泥解药。当时自己可称“手无缚鸡之力”,却凭着这根燃香做翻了聚龙山人,迷香之效,堪称霸道,价格之低,堪称奇迹。

剑师和符师的修为自然比聚龙山人高得多,但大不了多燃一会儿就是了,就算只迷个半倒,自己再敲他们两

书评(221)

我要评论
  • 。吴升&无。

    黑夜寂静,依旧是城南废园白龙池,还是那座荒亭之中。吴升一动不动躺在地上,气息全无。

  • 他不是&是一名

    但这些都与吴升毫不相干,他不是虎方国人,只是一名刺客,当下问道:“绿萝带来了?”

  • 垣中纵&乌琴,

    亭中之人自残垣中纵身而出,环抱乌琴,叫道:“何故杀我?”

  • ”声中&首领出

    “呛啷”声中,剑士首领出剑,刺向吴升,剑光迅捷,剑未至而寒芒已至。

  • 涟漪,&衣草鞋

    秋风瑟瑟,吹起池水涟漪,吴升麻衣草鞋,立于池畔亭中,手抚长剑,屈指轻弹,一声剑吟。

  • &斗笠往

    吴升没有理会,将破斗笠往头上一罩,足尖轻点,掠过秋池碧水,身形没入对岸树丛之中。

  • 到今天&惘?

    虎方国祚七百年,崛起六十载,数月之间便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几将为楚所灭,能不怅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