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他会算命“你公司呢?之后也不是说做的挺好的?怎么突然间就归国了?”先填饱了肚子后,常彬便先问着。“唉,别说了,一时之间半会说不很清楚,市场环境好,再再加识人未明,啧啧,人心呐!”自成一体喝了口酒,扶了下眼镜,摊摊手以一副无可奈何地表情地说:“哎,折“唉,别提了,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市场环境不好,再加上识人不明,啧啧,人心呐!”自成喝了口酒,扶了下眼镜,摊手以一副无奈地表情说道:“哎,折腾了这么多年,最后两手空空,一事无成,只好回来继承亿万家产了……”。...

第九十四章他会算命

“你公司呢?之前不是说做的挺好的?怎么忽然就回国了?”先填饱了肚子后,常彬便先问道。

“唉,别提了,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市场环境不好,再加上识人不明,啧啧,人心呐!”自成喝了口酒,扶了下眼镜,摊手以一副无奈地表情说道:“哎,折腾了这么多年,最后两手空空,一事无成,只好回来继承亿万家产了……”

向坤和常彬以前就知道自成家里很有钱,有好多家超市,好像还涉足房地产领域,所以当初他出国前,总是拿这句话来打趣他,说他要是在国外混不下去,就只好回来继承亿万家产了。

不过老实说,向坤和自成一起上了四年大学,真看不出来这哥们是亿万家产的富二代,一样和他们住了四年宿舍,用的笔记本是和他一块买的神船,通宵玩游戏的时候也是一块吃泡面,出行的时候也是和他们一起挤地铁、公交,和想象中那开跑车载名模,全身名牌气质超然的二代小哥相差甚远。不过自成也并不小气,一起吃饭的时候倒是总是抢着第一个买单,也经常默默给宿舍添些东西。

“回来也好,其实现在国内的机会比国外多,项目找对了,发展比你在美国更好,加上还有家里的支持。”向坤也在旁边说道。

自成却是摇头:“不折腾了,反正就是听家里的安排吧,我老头说想搞无人超市,和我学的东西也有那么些相关,所以让我去负责。阿土,我听阿彬说你之前的公司关了?如果还没安排新工作,来帮我怎么样?我现在就是个光杆司令,愁得狠呐……”

常彬笑道:“他心心念念要留在这座城市,怎么可能跟你去,他的工作你就放心吧,只要他歇够了,我随时能给他安排好工作。”

向坤知道两个朋友都在为自己考虑,心下有些感动,想了一下,还是说道:“我想着过一段就把房子卖了,回老家去。”

“啊?”常彬刚言辞凿凿地说向坤心心念念要留在这座城市,立马被打脸,有些惊疑地说道:“你不是吧,遇到这点挫折就灰心丧气了?这不像你啊?你学的专业,回你们老家能有什么发展?IT行业又不是像自成他们做零售,哪座城市都可以。而且你不是和……”他本来想说向坤和唐宝娜不是发展得不错么,但想到向坤既然说要回老家,就已经表明了对两人发展的态度了,便没有再多说,准备回头再找个时间问问具体情况。

向坤说道:“不做互联网了,我准备开个养殖场,养养鸡、鸭、鹅、兔什么的。”

常彬和自成都是目瞪口呆,这和他们印象里的向坤完全不一样啊,他们印象里的向坤,对前沿科技,对大城市,一向是充满了向往的,可从来不是这种田园生活、返璞归真的流派啊。

难道之前工作七年的公司倒闭,真的对他打击那么大?

不过他们也知道向坤一向很执拗,做出的决定别人很难改变,也没有再多劝,两人对视一眼,都准备回头再找机会问问。

于是接下来的话题就转到了他们大学时的生活,对此自成最大的一句感慨就是:“奶奶的,大学最后悔的事,就是没能好好谈一场恋爱!”

向坤点头,表示附议。工作以后,再要谈恋爱,很多时候确实已经没了读书时那种单纯和纯粹,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他也经常想着,要是自己大学的时候就谈了个女朋友,毕业后没多久就结婚了会这么样?唔,然后遇到变异成吸血鬼这事,那位妻子会怎么做?应该不会把自己举报了吧……

常彬对两人的言论表示不屑,鄙视道:“得了吧你们,大学的时候我带你们参加过多少次美术系、外语系的活动了?多少次带你们去帮学妹们装电脑、修电脑,你们倒好,真特么就是专心地装电脑修电脑了,人家要请你们吃饭感谢,你们俩是怎么回复的?晚上公会活动,改天吧……”

相比起向坤和自成,剑眉星目的常彬明显是个大帅哥,而且也比他们俩都会说话,大一的时候就和很多其他系的人认识,后来更是和很多学姐学妹们都关系很好,打成一片。

向坤和自成无言对视,好像真是这样,大学的时候他们不是玩魔兽,就是一起搞些乱七八糟没什么鸟用的小程序。

回想大学做过的最大的事情,貌似就是带领公会拿下了某版本他们那服务器某个最终BOSS的首杀……

“自成,你去美国,没有找个金发美女当女友么?按理说你这又是高材生,又是当老板,应该很容易有妹纸喜欢嘛!”常彬又问道。

自成喝了一小口啤酒,推了下眼镜,抿了抿嘴道:“那是,在啊美利坚,兄弟我也是混得相当不错的,什么金发大妞、南美辣妹、黑人娇娃,我都和她们谈笑风生……”

“谁要听你什么谈笑风生,你就说有没有和她们建立深厚友谊!”向坤笑着打断道。

自成一脸认真地盯着向坤:“我是个爱国青年,我喜欢我们自己国家的妹纸,所以虽然美利坚的妹纸们对我各种糖衣炮弹,但我依然坚持住了自己的原则,没有被她们腐蚀。”

常彬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笑着点了点胖子:“你不会到国外了,还不敢单独和妹纸说话吧?”

自成瞪他:“怎么可能!我公司就有十几个妹纸!算了,一会吃完饭,咱们去个酒吧,我证明给你看,我现在搭讪能力超强……”

不过吃完饭后,常彬接到未婚妻王涵的电话,好像是有事需要他回去一趟,于是把车钥匙留给了向坤,让他陪自成去玩,自己则打出租车回去。

向坤载着自成去了一家常彬推荐的酒吧,说是环境很不错,相对没那么吵闹,而且经常会有附近高校的妹纸过去。

进入酒吧后,向坤确实觉得这里的环境相比起他印象里的酒吧而言,要安静了不少,虽然人不少,但除了一位驻唱女歌手在唱着齐秦的《往事随风》,旁边并没有什么吆五喝六的吵闹声。

自成要了一杯无酒精的鸡尾酒,而向坤则要了一杯苏打水……

不一会,一位打扮时髦、栗色头发中挑染一丝紫发的漂亮女孩走了过来,问他们要不要请她喝一杯。

向坤本以为自成会果断答应,没想到他却是笑着摇头:“我们老同学很久没见了,想自己聊聊,不好意思。”

女孩笑笑,毫不介意地走开。

向坤奇道:“你不是说要来酒吧证明你在阿美利坚修炼的成果么?怎么这就拒绝了?”

自成挑了下眉:“那是酒托,她是看着钱的面子来和咱们聊天的,这种没有意思,我们要真正思想和思想、灵魂和灵魂的交流。”

向坤笑道:“不错嘛,果然有长进,一眼就能认出酒托?”他自然知道那女孩是酒托,刚进酒吧就知道了,因为他直接听到了酒保对那女孩的低声吩咐。

自成扶了下眼镜:“这不明摆着么?咱们俩一个四眼肥仔,一个四眼光头,怎么可能会有正常妹纸过来主动搭讪……”

“……”向坤竟然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

在驻唱女歌手又唱完一首老歌后,自成用手肘碰了碰向坤,低声说道:“十点钟方向,两个妹纸,8分。”

向坤顺着他说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两个坐在小圆桌边的女孩,看起来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一个齐耳短发,皮肤肤色略深,看着似乎是经常进行户外运动,另一个戴着眼镜,穿着翠绿色连衣长裙,有一股子书卷气。

从这个角度,向坤只能看到眼镜女孩的长相,以及短发女孩的半个侧颜,确实都挺清秀好看的。

“上吧,上去搭话吧,你好歹也是海龟和当过CEO的人呐?展现一点王霸之气啊!”向坤笑着催道。

自成却是皱眉喝了一口他的无酒精鸡尾酒,犹豫了一会,然后对向坤说道:“你说我过去,是不是先介绍自己?‘两位小姐晚上好,我是刚从美国回来的托马斯刘?’呃,不好,好像现在国内要称呼‘小姐姐’,不能称呼‘小姐’,托马斯刘也有些太装逼了,直接说刘闯……”

看着在那嘀嘀咕咕的自成,向坤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是酒劲退了,依然还是自己以前认识的自成啊,去国外几年后,仍是“初心不变”。

他抬头看了一眼那边的两个妹纸,然后将自成揽过来,低声说了几分钟。

听向坤说完后,自成扶了下眼镜,眨巴眨巴眼睛,满脸怀疑地看着好友:“你这能行么?不会话没说完就被赶回来吧?”

“不试试怎么知道?放心,绝对比你自己想的那套有用。”向坤说道。

“你和我一起过去?”

“你要不去我就载你回酒店睡觉。”

“行行,妈蛋,大不了被骂神经病……”

自成向那两个女孩走过去后,向坤的目光没有紧随,但那边的声音却都清晰地传入耳内。

“两位小姐姐,冒昧打扰一下,我姓刘,叫刘闯,是做连锁超市的,不过我还有个身份,是茅山第一百一十三代的俗家弟子,比较擅长看相。我刚无意中看到这位小姐姐,好像遇到了什么难题……

“我知道我这话听起来有点像骗子,不过你们可以先听我通过面相得出两位的信息,如果说错了,那我立马就走……

“这位短发的小姐姐,应该刚从国外回来,嗯,回来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周,巧了,我也刚从国外回来没多久,不过以我的计算,你应该从欧洲回来,和我去的不是一个国家……

“这位和我一样戴眼镜的小姐姐,是**大学的学生,嗯,是研究生。我看你的面相,应该是天蝎座。而短发小姐姐,是狮子座……

“两位小姐姐虽然追求者很多,但现在都还是单身……

“从你们的面色气象来看,晚上吃的是火锅?啧啧,这个天气吃火锅,两位小姐姐好雅兴。”

向坤听到这里,已经感觉到自成在两位妹纸身边坐下来,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些话自然是他教自成说的,他从进入这家酒吧开始,这段时间养成的习惯,就让他感官能力全速开动,不自觉地收集周围人的各种信息。

像那两个妹纸,他听到了她们之间的交谈,有提到短发妹纸4号刚从英国回来,有提到上个月生日的时候,有个追她的男生在她生日party上带着一堆玫瑰来表白,被她推下了游泳池。眼镜妹纸则表示她下个月过生日,让短发妹纸过来一起吃顿饭,并且说到了最近要搬出研究生宿舍,在学校外面找房子,而学校名正是酒吧附近的**学校。

由此向坤便便根据这些交谈,推知了这两位妹纸的信息。当然,上个月生日,除了是狮子座外,也有可能是处女座,但狮子座有22天,处女座只有9天,概率而言选前者,猜眼镜妹纸天蝎座亦是同理。如果猜错的话……那自成兄就只好说自己学艺不精了。

至于她们晚饭吃的什么,则是从她们身上的味道来判断了。

向坤本来以为有这一套“组合拳”进行开路,自成应该能和那两位小姐姐聊很久了,没想到没一会,自成就被两位小姐姐问得招架不住,直接一指在吧台边喝苏打水看手机的向坤:“那些都是我朋友告诉我的,他……他会算命!”

序章

2022-11-25

书评(200)

我要评论
  • 是当成&,就切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 自然不&会想到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 解释的&然大多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估计也&度来提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 候,向&言情小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