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追踪观测到听见这话,向坤却是差点儿笑出声。混哪里?这是把自己想成什么人了?向坤掏出手机,边视频工具通讯录,边地说:“你想明白我混哪的?我跟我大哥打个电话,让他跟你说。”手机接通电话后,向坤地说:“陈警官,前天我跟你说的那人来小区门口堵我了混哪里?。...

第八十六章跟踪观测

听到这话,向坤却是差点笑出声。

混哪里?

这是把自己想成什么人了?

向坤拿出手机,一边调出通讯录,一边说道:“你想知道我混哪的?我跟我大哥打个电话,让他跟你说。”

手机接通后,向坤说道:“陈警官,昨天我跟你说的那人来小区门口堵我了,对,就是开酒吧那个,还带了……嗯,带了七个人,其中一个还带着管制刀具,威胁说要捅我……”

说着,向坤把手机递向目瞪口呆的瘦高男人,说道:“我大哥,你说两句?”

瘦高男人第一反应是向坤在唬人,但又马上意识到,电话都接通了,很可能是真的。

他没敢接过电话,直接对着手机喊了声:“是误会!都是误会!”

然后便带着那七个被他找来的人快步离开了。

看着他们快步走向远处路边的两辆汽车,向坤把手机拿回耳边说道:“陈警官,我报你的名号把他们吓跑了。”

“放心,没有动手,他们估计就是想来吓唬我一下,没想到我认识警察,就灰溜溜跑了。”

“行,你都跟那家伙酒吧所在片区的警官打过招呼了,他肯定老实。”

“你要把他叫去分局喝茶?呵呵,那不得把他吓尿?”

“我现在?我现在出门吃饭啊,放心吧陈警官,陈哥……我遇事从来都是先想着报警的,从来不会主动惹事,我其实很怂的……”

挂掉和陈警官的电话,他叫的车也到了。

不过上车后,向坤却更改了目的地,没有再前往那肉兔养殖场,而是实时地指挥司机开车。

他改变了主意,今天暂时不去养殖场了。

刚刚被瘦高男人带人围堵的事情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影响,而且按电话里陈警官所说的情况,瘦高男人根本不敢也没那功夫再来报复他、找他麻烦了,这件事基本上就算是过去式了。

但刚刚发生的一个情况,却让他十分地在意。

看到那个耳钉少年亮出弹簧刀的时候,他的精神和身体都进入到了一个全速运转的状态中,看似轻松,但实际上注意力高度集中,肌肉也处于随时能够爆发出最大力量的状态。

而在他这种状态的影响下,那耳钉少年的身体和精神有着非常明显甚至可以说是剧烈的变化,包括周围的那些人,从他们的呼吸、心跳、气味也都可以判断出,他们突然处在一种十分紧张的状态之下。

向坤想到了之前和唐宝娜她们去邻市马场骑马时,他就曾经想过要“震慑”一下自己的目标坐骑,让它更听话好骑一些,结果却是让整个马场的马匹都受了惊吓,集体“罢工”了。

那个时候他就意识到,自己对动物的那种震慑力,似乎在饮过那只“巨型猫头鹰”的血后,有了很大的增强和变化。

只是那之后,他一直没有再详细测试这方面的能力。

但是从今天的情况来看,他那个对动物的震慑能力,似乎在人身上也能产生作用了?

而且那耳钉少年的反应可以说是非常剧烈,甚至再持续一段时间,搞不好就会心脏衰竭或是窒息而亡了。

这影响力和强度,已经有些超出他的预料了。

在离开的时候,那耳钉少年甚至都有些脚软站不稳,还是旁边的同伴半架着他上的车。

所以在发现那耳钉少年情况有异的时候,他就借着与那少年站得近的便利,将带在身上的那颗圆珠笔笔头球珠,弹进了他的裤袋里。

现在只要那少年没有发现口袋里的圆珠笔球珠,或是换裤子,那向坤就有办法追踪到他,不论他在哪里。

半个多小时后,向坤在一个网吧门口下了车。

依靠对那“球珠”的感应,他可以确定那耳钉少年就在网吧里,而从这路边还没消散的气味来判断,和少年一起进网吧的,还有之前另外两个参与围堵他的年轻人。

向坤没有进网吧,而是在旁边的便利店里拍了瓶矿泉水,然后装作休息一般,在外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他集中注意力,放开听觉和嗅觉的感官能力,按着对那“球珠”定位的方向,开始分辨各种感官信息。

几分钟后,他终于听到了那耳钉少年和两名同伴隐约的聊天声,以及他们面前和旁边电脑中LOL的游戏声音。

与此同时,他也锁定了三人的气味。

但很快向坤就坐不住了,起身向网吧走去。

如果只是单纯要听他们的聊天信息的话,那坐在这里差不多就够了,但是向坤需要的是更全面和详细的信息,他需要“观察”一下那耳钉少年现在的身体情况,所以现在这个距离,太远了。

于是向坤跟在几个年轻人的身后走进网吧,注意到耳钉少年和两名同伴的位置后,小心地躲避他们可能的视线方向,拿出身份证在吧台充了钱后,就找了个位于他们身后,隔了几排机子的位置坐下。

向坤上机后,随便打开网页浏览,但注意力其实都放在耳钉少年身上。

嗯,心跳依然还是有点快,呼吸的节奏也不太对,从身体散发出的气味来看,刚刚流了不少的汗。

那震慑的影响,居然有这么长时间?

向坤又把注意力放到耳钉少年的两个同伴身上,他们刚刚也在现场,应该也有受到震慑的影响,不过不像耳钉少年那么强烈。

但从他们俩人身上气味、心跳、呼吸的情况来看,他们现在已经基本没有异常了。

显然,如果不是主要目标的话,受到的影响应该比较小。

从三人一边玩游戏一边的闲聊中,向坤也知道了,这仨居然都是今年刚刚高中毕业。他们今天是得了耳钉少年的表哥,也就是那夺下他弹簧刀、煽了他一脑壳的那个人的召唤,跑去凑人数站台的。

“妈的,我哥本来说一人给两百块,结果我亮了刀反而变成100了,他奶奶的,早知道就不带那刀了,刚刚在车上还被我哥揍了几下。”耳钉少年控制的英雄挂了,在等复活的时候,一边拿起手机翻看,一边抱怨道。

“打酱油站台而已,你居然带刀,还主动去出头,我都不知道你脑袋里在想什么……”坐在他右边的同伴摇头说道:“你哥这是找借口扣钱吧,带刀的是你,我们俩又没有犯错,干嘛都扣了100。”

左边的同伴“啧”了一声道:“那个光头佬感觉有点恐怖啊……被刀顶着肚子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直接把阿平顶着走。就不怕阿平手一抖,失手捅过去?”

“妈的,我们当时怎么就没动手?这有点丢人啊!”右边的同伴似乎有些不甘心。

“动手?你没听那光头佬说他大哥是警察?”左边的同伴很是鄙视地说道,“而且我怀疑咱们几个一起上能不能打的过他,妈的,说出来不怕丢人,老子当时脑子都是懵的……”

耳钉少年却是吐了口口水,骂道:“警察?那家伙明显更像是杀人犯好吧……我觉得我当时要是捅下去,他会不会死我不知道,我肯定会被他打死……妈的,东哥惹的这什么人啊,他妈也没说清楚……”

序章

2022-11-25

书评(371)

我要评论
  • 向坤亦&。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 这问题&的人,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 血鬼传&回答,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有当一&子,本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 回答这&的资格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