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硬币一整个早上,向坤都在寻思着面前这四个物件。他始终把那枚一元硬币和其他硬币通过对比,把那两张A4纸和其他A4纸共同合作参考。很明确的的一点儿是,把那枚硬币和其他硬币放到一同,他也可以几眼就找出,把那张空白的A4纸和其他A4纸放到一同被打乱他一直把那枚一元硬币和其他硬币进行对比,把那两张A4纸和其他A4纸共同参照。。...

第八十二章硬币

一整个晚上,向坤都在琢磨着面前这四个物件。

他一直把那枚一元硬币和其他硬币进行对比,把那两张A4纸和其他A4纸共同参照。

很明确的一点是,把那枚硬币和其他硬币放在一起,他可以一眼就找出来,把那张空白的A4纸和其他A4纸放在一起打乱,他也一样可以明确找出来。

并不是依靠气味或是上面的任何痕迹判断,而是一种“心有灵犀”般的感应,瞬间就能得出结果。

向坤看着桌上的这四个物件,一边思考着要用什么实验方法来检测,不由自主地拿起那枚硬币(定义为“硬币1”),在手中把玩起来。

然后下意识地用右手拇指把它弹起,落到左手手背上,看着上面的菊花图案,向坤忽然心中一动。

他重新用拇指把硬币弹起,这次的高度更高,几乎要碰到屋顶。

伸出左手手背,准确地接住了不断翻转着落下的硬币,向坤喃喃道:“字……”

手背上的硬币,确实是数字那一面。

以向坤现在的动态视觉能力,如果紧紧盯住在空中翻滚的硬币,说不定也能看出来落下时是哪面向上。

但问题是,他刚刚一直都是闭着眼睛的——包括伸出左手接硬币的时候。

睁开眼睛,看着“1”字向上的硬币,他直接左手手背一抖,硬币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后,准确地落到了右手大拇指上。

然后又是拇指一弹,硬币再次腾空翻滚,这次他没有伸手去接,而是……

伸脚。

硬币稳稳地落在了脚面上,向坤直接给出了判断:“字!”

然后低头一看,向上的一面,确实是字。

脚腕一抖,硬币飞起,右手抄过,握在手心。

向坤看着那枚仿佛再普通不过的一元硬币,缓缓点头:

看起来,在与某一物体建立了那种特殊的联系后,他对这一物体的了解和控制,都会提升很多。

甚至某种层面上,已经有点玄学了。

就像刚刚那硬币落下后,他既没依靠动态视觉去捕捉下落轨迹,也没刻意地靠皮肤去感知触感,但就是在硬币接触到手背、脚背的一瞬间,就知道了它的向面。

这种感觉,和他对纸巾1、纸巾2,以及这次这四个物件的位置感知一样,搞不明白从何而来、如何而来,但却切切实实地出现。

而且向坤还发现,他还可以准确地让硬币落下接触自己手背的时候,是字向上还是花向上,不论是手背不动,弹硬币控制,还是随意弹出硬币,手背去掌握时机接住落下的硬币,都能实现。

如果经过针对性的练习,以向坤现在控制肌肉的能力,还有他的动态视觉能力,使用普通硬币,应该也能做到。

但现在这枚硬币,却可以让他做得更加的随意,更加的轻松简单,不需要刻意调整,不需要频繁训练,就好像自己的手掌翻个面一样,随心所欲。

那枚“硬币1”在向坤的手背五个手指间翻动,不断循环,行云流水。而在此之前,他从未练习过,只是忽然想到之前电影里看过,就随手做了一下。

向坤又换了枚普通的一元硬币,结果翻到中指缝就掉到了地上。

向坤不由得皱眉:用手指翻硬币,应该靠的主要是自己的手指协调性,按理说那枚“硬币1”可以翻,其他同样形制的一元硬币也可以翻才对。

他又把硬币捡起来,按着之前翻“硬币1”的感觉试了一下,果然慢慢找到了节奏,让硬币在手指间翻动起来。

但很明显,比起翻动“硬币1”,其他的硬币做起相同的动作来,还是要显得生涩一些。

“这会是什么原因……”

向坤把那枚“硬币1”从左手弹到右手,再从右手弹到左手,感觉着和这枚硬币之间的联系,思考着与其他硬币的感觉有什么不同。

他忽然停住脚步,将硬币“铿”地一声用力弹起,那硬币飞越他的光头,落向他的身后。

在他的脑海里,仿佛脑后生眼般,感觉到那枚硬币的下落轨迹,在空中的翻转。

当硬币下落超过腰部时,他不慌不忙地勾右脚,让硬币稳稳落在了后脚跟上。

不用去看,向坤也知道,现在那枚硬币的状态是花向上。

右脚向后一抖,硬币又回到了他的手上。

他看了一眼厨房,调料台上放着一个空的玻璃杯,于是拿起硬币向那玻璃杯投了过去,动作潇洒随意。

他现在站在客厅,从这个角度,硬币要刚好穿过厨房的门,不碰到门框,不碰到门沿,落到杯子里,能够“飞行”的路线很窄,弧度还不能太高。

一出手,向坤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果然,“硬币1”在杯沿磕了一下,留下一道裂隙,弹到了地上。

不应该啊……

论难度,刚刚他做的那些动作,难度都不比从这个角度、距离扔硬币进杯子差多少才对。

但其他动作做起来,那么的轻松……

向坤没有马上去捡“硬币1”,而是又拿起几枚普通的一元硬币,从同样的位置,一一投掷向那个杯子。

第五枚硬币的时候,终于投进了杯子。

事实证明,从这个位置、这个角度把硬币投进杯去,虽然有难度,但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按理说,建立了联系的“硬币1”做起来应该更容易和轻松得多才对。

难道,自己对建立了联系的物体的那种影响力,在它们离开了自己身边后,便会消失或减弱?

向坤将“硬币1”捡了回来,又从那个位置投了一次。

这次,“硬币1”非常精准地投入了杯中。

向坤结合着自己之前投掷其他普通硬币的感受,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他感觉到,自己对“硬币1”的某种特殊影响,确实是在它离开身体后一段距离就会失去。

但自己还是可以很好的调整它出手瞬间的飞行速度、轨迹,以此控制它的飞行落点,依然还是比投掷其他普通硬币时更加精准,只是第一次扔时他已经有些习惯对“硬币1”那随心所欲的控制,出手的时候太过随意了。

甚至如果自己集中注意力,在投掷出手之前的一瞬,脑海里就能出现“硬币1”飞行的轨迹,如果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比如突然一阵大风或者一只猫跳出来咬走硬币,那么硬币大概率就是按照他脑海里出现的这道轨迹运行。

能不能投中,他其实在出手之前,就能够确定。

如果不能中,可以放弃投掷,继续调整力度。

……

如果按照自己上次的“大胆假设”和“空想式推测”,自己与这些物体建立联系的原因,是它们所辐射出的某些粒子被自己体内那造成变异的原因“X”所“俘获”,然后在饮血变异之后,转化成了某种能够被自己所“感受”、“观测”或“读取”的信息,从而能够定位那些物体所在的话。

那现在自己能够如此娴熟地“掌控”这枚“硬币1”,是不是说明,那些留存于自己体内的粒子,不仅能够反馈与他建立联系的物体的位置,也能够反向地对那些物体产生一定的影响?

虽然这些都是向坤的“猜想”,但至少现在没有事实证明他的“猜想”不对。

向坤的目光又放到了桌上那两张A4纸上,他两手平“端”起“A4纸1”,从胸前松手,然后身体猛地下蹲,视线跟着那张A4纸下落,两手在A4纸的两侧虚扶,怒瞪双眼,低喝一声:

“起!——”

“A4纸1”没有任何迟滞地落到了地面上。

向坤叹了口气,将纸捡起来放回桌上。

看来隔空用意念影响物体的想法,依然还是只能停留在YY层面。

好在自己刚刚那犯蠢的样子没人能看到……

向坤拿起那张“A4纸1”,将它折成了一只纸飞机。

他捏着纸飞机的机身,集中注意力,手腕晃动,做投掷状。

他发现,和投掷“硬币1”时一样,每次当他准备松开手的瞬间,纸飞机出手后的飞行轨迹,就已经在他的脑海里出现。

如果他想要让纸飞机按照某种方式飞行,手指手腕也会立刻调整好力度和角度,甚至还会冒出几个调整纸飞机形状以适应他所想要飞行轨迹的思路出来。

向坤眯着眼睛看着重新被他摆到桌上的四个物件:硬币、两张A4纸、一个圆珠笔笔头球珠。

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这四个物件就仿佛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但当他细细去追索这感觉时,这感觉却又瞬间消失,仿佛只是他的幻觉。

向坤不由得想,如果自己能够建立联系的,是更复杂的东西,比如……一辆汽车,一辆飞机,一台复杂的机器,或者其他?

如果整体无法建立联系,那么把车拆了,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建立完联系,再装回去?

那时候会发生什么?

他是会变成与那辆车“人车合一”的驾驶者,还是只能感知到那辆车的运动轨迹?

向坤的思绪有些发散、发飘起来……

不知不觉间,天已经亮了。

对于不饮血的时候就不需要睡觉、不需要吃饭,甚至不需要上厕所的向坤而言,当沉浸在某些事情中时,时间的流逝几乎都感觉不到。

所以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注意到706的嘈杂声。

当他注意到来自706的吵闹声时,第一反应是好脾气的诗铃妈妈居然和其他邻居吵架了?

然后他注意力放到听觉上,细细地去听706的动静。

发现706的门大开着,一群人在刘诗铃家里,几个妇人有些尖刺的声音在斥骂着诗铃妈妈。

向坤皱眉,第一反应就是要过去帮忙,毕竟搬到这边来的这段时间,诗铃妈妈和小胖妞刘诗铃算是他唯一熟悉的邻居了,刚来就接受了小胖妞的“馈赠”,随后又是诗铃妈妈送来的糕点。

向坤的理念一向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但走到了门前,他的脚步却又停住了,握着门把的手不知道是开门还是不开门的好,因为他忽然从那几个尖刺的声音里听到了一些信息。

序章

2022-11-25

书评(345)

我要评论
  • 他问题&。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 追溯吸&寥,显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一种调&侃的态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 有当一&富帅的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 了真正&。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