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很有口福吧发筹码的时候,唐宝娜却是突然间想起什么,地说:“咱们之后从人贩子手里救下的那两个小孩,来头不小呢。”杨真儿也点点头:“我爸说那俩孩子的爷爷是邻省商界大佬,他周四的时候受邀去邻省了,说有可能会谈成个合作。”唐宝娜点点头道:“我舅舅杨真儿也点头:“我爸说那俩孩子的爷爷是邻省商界大佬,他周五的时候应邀去邻省了,说有可能谈成个合作。”。...

第七十六章很有口福吧

发筹码的时候,唐宝娜却是忽然想到什么,说道:“咱们之前从人贩子手里救下的那两个小孩,来头不小呢。”

杨真儿也点头:“我爸说那俩孩子的爷爷是邻省商界大佬,他周五的时候应邀去邻省了,说有可能谈成个合作。”

唐宝娜点头道:“我舅舅也说有邻省那边的新客户主动联系我们公司,有个大单子在谈,基本可以确认是那俩孩子家里的关系。”

夏离冰说道:“他们打电话跟我道歉。”

“诶?道歉?”唐宝娜疑惑。

向坤和杨真儿也是不解地看她。

夏离冰有些无奈地说道:“他们好像是误会我没办法留在本市医院,于是找了关系,要把我留在现在实习的医院。然后发现我是找了关系主动要调去海西省的……所以现在我去海西省的时间,得往后推一段了。”

唐宝娜、杨真儿和向坤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也难怪人家误会了,刚毕业的学生哪个不是想着留在大城市、大医院的。

“看来那两个孩子的家人,是要报答咱们啊?娜娜,咱俩这是沾了向坤和老夏的光了,其实咱俩什么也没干呐?”杨真儿笑道。

“有啊,不是你打电话报警的么?而且也是你开车追的尾……不过你这开车爱说话、爱回头的毛病还是得改,下次开车脑袋再到处乱转,我就抽你。”唐宝娜说道。

“嗯嗯,一定改一定改!”杨真儿小鸡啄米般点头,然后又对向坤道:“对了,他们有联系你和或你的家人吗?他们怎么感谢你的?给你安排了个工作?唔,估计你会拒绝。”

向坤摸了摸鼻子:“他们给了我20万。”

他本来听陈警官说那俩孩子的家人已经对唐宝娜她们表达过“感谢”了,还以为是每人都给了20万,没想到却都是不同的方式。

他倒不会觉得俩孩子的家人只给他钱是看不起他,反倒是证明那家人确实知道他们四个分别需要的是什么,用钱来“感谢”他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三女也没人觉得这数额太大,杨真儿摩拳擦掌,开始发牌:“既然你现在手里有钱了!那今天一定要赢你!让你请我们连吃三顿大餐!”

各种扑克玩法,其实根本上来说都是概率游戏,德州扑克也不例外。

不过相比起计算,向坤觉得德州扑克更多的是对其他玩家心理的把握,相对要更有策略。

而一起玩的三位“对手”,上次玩斗地主的时候他就试过了,除了夏离冰外,唐宝娜和杨真儿的心理和行为都比较好猜到。

杨真儿急躁,唐宝娜从心,对她们的性格、打牌的风格,他都已经有了基本的了解。

可以从她们的心跳、呼吸节奏,身上气味的变化,脸上表情的改变,来实时判断他们手中牌的情况。

比如刚看到底牌,公牌还没发的时候,如果表现得比较兴奋、喜悦,那就证明是大牌或是对子。如果公牌发出来后,情绪波动增加,那就证明底牌和公牌成牌的结果很好,能够很容易推算出她们的底牌大概是哪几种可能,从而决定自己的策略。

正好他这段时间看了不少心理学方面的书,也可以实际地应用和实验一下。

像很多有关微表情方面的书籍,比如FACS(Facial Action Coding System)面部动作编码系统相关的内容,这些方法普通人就算学了,其实应用起来也很困难,成功率、准确度都很一般,并不像影视剧里说的那么神奇。

但向坤不同,他有很强的动态视觉能力,能够清楚地观察到其他人脸上各个区域非常细微的表情变化。

而且他的大脑有极强的记忆力和处理各种信息的能力,可以将目标之前各种情况下的表情做记录和对比,进行总结,形成判断依据。

比如拿到好牌、差牌时的细微变化,唬牌加注、无奈弃牌时的细微变化,找到其中的区别和特点。

再加上对心跳速度、气味变化、呼吸节奏等信息的辅助参考,他的判断能力,甚至要比AI搭配高速摄像机还要强。

不过真的开始玩后,向坤发现他的那些理论根本用不到唐宝娜和杨真儿身上——因为她们俩实在太好猜,会做什么选择根本都用不着观察,拿到好牌、烂牌,身体的反应太明显了,他连她们俩的表情都用不着看就能得出判断。

所以他的主要注意力,都在夏离冰身上。

这位读过两个硕士的高材生,相比她表姐和唐宝娜而言,就要沉静得多了。

不论拿到好牌、烂牌,心跳和身上气味的改变都很小,情绪很平稳,表情也基本都是一样,眯着眼、嘴角微翘,似笑非笑。

牌局进行的速度比唐宝娜和杨真儿预想的快得多,特别是她们俩,几乎每次都是最先输完200注筹码,只能在边上看着向坤和夏离冰对决。

但每一次的结果都一样,向坤总是能赢。

虽然相比起唐宝娜和杨真儿,夏离冰要更难被观察出情绪上的变化,更难判断出她手上底牌的情况。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拥有极强信息记忆和分析能力的向坤,还是对她的一些小习惯、小动作、小表情、小变化掌握的越来越多,得出的判断也越来越准。

在判断出夏离冰底牌很好,成牌率很高的时候,向坤会尽早弃牌;在判断出夏离冰是在虚张声势的时候,他会将计就计,加高筹码;在自己牌好的时候,又会布设陷阱,让她判断失误。

再加上在每一次重新开始后最初的几局,他总是能从唐、杨二女手里赢到更多的筹码,总是以更大的筹码优势来与夏离冰进入1V1的对决,所以一整个下午,每一次都是他最后赢光三女手中的筹码。

好在向坤也没打算为难她们,都是提出了很简单和轻松的要求,比如学猪叫啊,互相弹脑瓜崩啊,捏着鼻子唱儿歌啊,做鬼脸十连拍啊之类……

到了五点半,一次都没赢过的三女便准时告辞离开,本来她们还想着是至少赢向坤一次,然后赖着让他请客,却没想到真的一次都赢不了。

这次不仅是唐宝娜和杨真儿,也夏离冰都有些神情恍惚,觉得有点不真实。

向坤把她们送进了电梯后,也回了屋,不过在进屋前,却是停住了脚步,因为他听到刚才凑巧和三女一起乘电梯下行的诗铃妈妈提到了他。

“你们是向先生的朋友吧?”诗铃妈妈看着三位如花似玉、各有特色的漂亮女孩笑问道。

唐宝娜三人刚刚都看到向坤和这位圆润少妇打招呼,知道她是住在706的邻居,便都是点头应是,说是下午来找向坤打牌玩。

诗铃妈妈又笑道:“向先生厨艺那么好,当他的朋友,应该很有口福吧?”她看得出来向坤还是个单身汉,难得看到有女生过来玩,还都这么漂亮,便下意识地觉得,这几个女生中有可能会有人和向坤有发展的机会,作为中国好邻居,自然要帮着说几句好话。

“向坤厨艺很好?”杨真儿睁大眼睛问道,顿了下又补充道:“我们和他其实认识不久,还不算很了解。”

诗铃妈妈用力点头:“好!相当好!他送过我家两次自己做的菜,味道都非常棒,比外面餐馆做的都好,绝对是大厨级的,肯定是经常做菜,我和我女儿都非常喜欢吃。他好像最擅长做兔肉,麻辣兔肉和红烧兔肉都很好吃,有机会绝对要让他做给你们吃啊!”

说着,电梯到了1楼,诗铃妈妈和三女招呼了一声,便先走了出去。

而唐宝娜却是和杨真儿、夏离冰面面相觑:“兔肉……”

她们都是想到了在向坤家厨房看到的,那三只又大又肥的兔子。

序章

2022-11-25

书评(124)

我要评论
  • 偶有几&排在后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这个问&坤并没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 是当成&了几篇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 当初发&只是以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 候的他&了真正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