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意念训练?离开唐宝娜家的小区后,向坤没有马上叫滴滴,而是在路上慢悠悠地散起步来。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在晚上于比较繁闹的区域“巡街”了,即便是已经临近十二点,这边...

第六十三章意念训练?

离开唐宝娜家的小区后,向坤没有马上叫滴滴,而是在路上慢悠悠地散起步来。

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在晚上于比较繁闹的区域“巡街”了,即便是已经临近十二点,这边附近的很多餐馆、便利店、小吃店也都还开着门,路边也随处可见送外卖的小哥、刚刚娱乐归来或正要去娱乐的行人。

这段时间,经过针对性的训练和几次变异后,他的感官能力有了很大提升的同时,大脑处理这些信息的能力,也同样突飞猛进。

就好像现在,漫步在街头,他的脑海里就依靠着视觉、听觉、嗅觉的各种信息,将以他为中心的、周围直径十米内的全息图构建、想象了出来。

当然,想象出来的图像和实际还有很多细节上的差距,但已经足够他判断周围的情况了。

而当他在路上看到人,也都会下意识地用最快的速度判断出对方的职业以及可能的目的地。

比如刚刚和他擦肩而过那个脚步踉跄的小哥,穿着白色短衬衫、深色西装长裤,身上汗味的程度表明他今天一整天应该都在室外活动,所以大概率是一位需要在外奔波的业务员。身上的酒味和烧烤味,则表明他应该刚刚和朋友或同事撸完串,现在要回家。

做出这个判断,只用了2秒多钟的时间。

当然,向坤不敢确定自己的判断就一定正确,反正这只是他对周围环境和人的初步“扫描”,就好像雷达一样,只有明显的异常,才会引起他的着重注意。

他相信,随着他针对性训练的加强,以及饮血次数的增加,身体继续变异,他的判断速度和准确度会进一步的提高。

如果他听到夏离冰对他的第一句判断——“警戒心比较强”的话,一定会深表赞同。

他确实有着很强的警戒心,特别是在变异之后。

警戒心来源于不安全感,而不安全感的根源是未知和不确定性。

在知道能够通过有针对性的训练引导饮血后变异的方向后,向坤便不断地加强自己的感官能力,以及对感官信息快速处理和判断的能力,为的就是获取更多的信息,减少周围环境的“未知”,让自己时刻处于一个能够掌控和了解的环境中。

不过真正的“未知”并不在外,而在他的体内。

相比于对外界的信息收集,向坤的不安全感更多的是来自于自己的身体。

这具一直在变化的、超出普通人太多的身体,有太多的“未知”和“不确定性”。

哪怕向坤已经记录了大量身体变化的数据,总结了大量变化的规律,甚至已经可以用针对性的训练来引导变化的方向,还弄了个“吸血鬼变异模型”,但事实上,对于自己身体的异变原因,依然知之甚少,也不知道这变异最终会将自己导向何处。

如果可以的话,向坤其实希望能和一些权威医疗机构、研究机构合作。

但互联网上没有找到任何相似的“病例”,没有找到任何相关的信息,却让向坤暂时打消了这个想法。

在收集了自己身体组织所化成的灰色粉末后,他也想过把样本送去一些对外营业的实验室进行检测,红外、核磁、XRD、元素分析一系列做下来,差不多也能有结果了。

但他担心,若检测出来是某种已知、常见的物质还好,若是一些特殊的、奇怪的东西,那很可能会提前暴露他的秘密,引来麻烦。

他也曾想过干脆再去读一个生物类的研究生,自己研究自己?以后搞不好还可以得个奖什么的……

不过这想法也很快被否决了,他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与人一起学习,而且对于现在5-6天就是一次变异周期的他而言,这个学习过程可能太长了。

自学?

其实从变异刚刚开始,他就在大量阅读医学、生物方面的基础教程和各种相关的前沿资讯,为了能找到解释自己身体变异的理论和方法。

只是那些内容太过于浅显,套用在普通人身上还好,在他身上却行不通。

所以他偶遇李教授的时候就聊了很多,听到唐宝娜说杨真儿在制药公司工作、晚上还有个医科大学的硕士,就立刻答应过来一起打牌,就是希望能够通过与这些“专业人士”的交流,知道自己应该往哪个方向去的学习。

虽然杨真儿是财务,夏离冰是精神病和心理学的研究生,今晚的交流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不过和三女打牌、闲聊,倒是让他感觉回归了一丝正常生活的节奏,他觉得这对自己的心理调整还是有益的。

而且晚上在他的刻意引导下,他们谈到了一些超能力、吸血鬼、变异方面的电影,比如斯佳丽约翰逊的《超体》。

讲的是女主角吃了药大脑开发度飙到100%变成超人类存在的过程,当然,“普通人大脑只开发10%”这个问题已经被很多文章辟谣过了,就是扯淡。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很多人来说,大脑的潜力并未被完全激发。

而对向坤而言,他已经发现,他的大脑,或者说思维能力,其实也是受到“变异”影响的。

最开始的时候,只是注意力更加集中、精神状态更好、记忆力更好、阅读和思考的效率更高,这些和整个的身体状况都有关系,还不能说明什么。

但随着他对感官能力的不断提高,大脑处理信息的能力出现了瓶颈,于是又进行了针对性的训练。

这些针对感官信息处理能力的增强,实际上都是大脑能力的进化。

向坤不由得想,通过针对性的训练,让记忆变得更好、计算能力更强、反应速度更快,应该是没问题——因为这事实上已经发生了。

他可以想办法让自己变得更“聪明”,学习能力更强,以方便攫取更多的知识,来理解和研究自身的变异。

但同时……他有没有办法,通过意念的训练,让大脑通过变异进化出一些原本没有的功能?

想到这点,向坤停下脚步,也没叫滴滴,直接拦了辆出租车回家。

虽然理智告诉他这种想法很扯淡,可能性也很低,但既然身上都已经发生这么扯淡的事情了,试试说不定有惊喜呢?

于是回到家后,他把门窗关上,不开空调,不开风扇,保证家里没有大的气流。

然后把一张面巾纸放在桌上,端坐桌前,紧盯着那张纸,想象着控制它移动。

然而盯了没一会,他就发现自己总是不由自主地变换焦距,拉近视线,甚至清楚地看清纸巾上的纹理。

纸巾的气味也十分清晰地传递到大脑中。

而盯得久了,意识便不受控制地开始发散,甚至下意识地开始计算这纸的大小、厚度、重量,根据气味判断纸浆原料,可能的产地……

赶紧甩了甩脑袋,清空掉这些想法,把注意力重新放到“移动它”上面来。

向坤在面巾纸前一坐就坐了八个多小时,从凌晨坐到了太阳升起,视线紧盯着纸巾,但纸巾依然分毫不动。

对此他倒也不气馁,本来这就只是“训练”而已,要看有没有效果,得等到饮血之后。

因为昨晚那心血来潮的想法,向坤对着一张纸巾坐了整整十六个多小时,只在中间起身活动了几分钟,喝了点水。

别看这过程好像很简单,但实际上比他进行十六小时体力、肌肉上的训练,或是感官上的训练都要痛苦得多。

到了晚上七点,饥饿感来临,向坤收回了放在纸巾上的视线,前往厨房,取了两只兔子饮血——是那两只被他注射了自己血液的肉兔,不过从观察结果来看,它们并没有任何变异的趋势。

这次他自然没有再吞石子忍耐困意,清理下垃圾,收拾了一下兔肉,放到冰箱里后,就直接躺床上睡觉。

当第二天晚上8:43,向坤醒来后,第一反应就是跑到客厅的桌子旁边,紧盯着桌上的那张纸巾,试图用“意念”来移动它。

然而二十分钟后,纸巾依然分毫不动。

向坤甚至隐约觉得那张纸巾上的纹理构成了个笑脸,在对他张嘴大笑,那是赤裸裸地嘲笑。

向坤叹了口气,微弱的气流从嘴出,扰动桌上的纸巾,悠地飘动起来,然后顺着光滑的桌面慢慢落到了地上。

用意念隔空驭物?果然是特么的想太多了!

序章

2022-11-25

书评(433)

我要评论
  • 个问题&的资格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 &度来提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 &他问题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 回答,&面,赞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毕竟下&开脑洞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