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斗地主坐在客厅的“女5”看见走进去的向坤,和唐宝娜一同站了出来,表情并也没任何变化。但向坤但是从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和瞳孔轻轻再放大的变化,准确判断出她也认出来了自己。“这是我表妹,夏离冰,医科大学的高材生,有两个硕士学位哦!现在的在**大学附但向坤还是从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和瞳孔微微放大的变化,判断出她也认出了自己。。...

第六十章斗地主

坐在客厅的“女5”看到走进来的向坤,和唐宝娜一起站了起来,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

但向坤还是从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和瞳孔微微放大的变化,判断出她也认出了自己。

“这是我表妹,夏离冰,医科大学的高材生,有两个硕士学位哦!现在在**大学附属医院实习。”

杨真儿先替向坤介绍自己的表妹,然后跟表妹说道:“这就是我说的‘琦玉老师’啦!虽然是程序员,但是身体超壮,还练过功夫!”

“都说过了,我没练过功夫。”向坤无奈地说道。

“好好,没练过就没练过,那就算你天赋异禀、天生神力!”杨真儿笑着让他坐下,然后去冰箱拿饮料。

看到向坤坐下后,唐宝娜问道:“你身体好点了么?”

“好了,基本没什么事了。”向坤点头,然后扫了一眼她的脚踝:“你呢?脚好了吧?”

唐宝娜伸出之前扭伤的脚,很灵活地转了转脚踝,说道:“已经没事了,对了,之前你背我回来,还没好好谢你呢。”

“不用谢了,就算没有我,那天也有的是人排队背你回来,我都能感觉到他们看我的眼神充满了羡慕嫉妒恨。”向坤笑着摆手道。

唐宝娜白了他一眼,也没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你这段时间在忙什么呢?是在开始找新工作了么?你之前说的,和制药、生物有关的方面?”

“噢,没有找工作,我是想着有没有可能自己创业,有个简单的思路。”向坤随口诌道。

正说着话,杨真儿已经拿着饮料和一碟切好的西瓜过来了。

看到递给自己的是一瓶依云矿泉水,向坤把拒绝的话又吞了回去,道了声谢接过来。

“怎么忽然想到要玩牌?”向坤打开矿泉水喝了一口后问道。

唐宝娜笑道:“我们以前就经常一起打牌了,不过这两年大家出国的出国、工作的工作、成家的成家,都凑不够人了。还有就是老夏这丫头,老是说和我们玩没劲,嫌我们太苯,我琢磨着你是程序员出身,数学应该挺好,打牌估计也挺厉害的……”

杨真儿也说道:“你别看我们家老夏年纪轻轻,可是个智商140的变态……噢不对,天才……14岁就有好几所重点大学想要她了,结果她还不去,硬是到高考,用全省前三的成绩,去了个我都没听过名的医科大学,本硕连读,然后硕士毕业后……她又考了个研,又读了个硕士……‘琦玉老师’,你虽然打架厉害,但是玩牌还真不一定玩得过她哦!”

向坤注意到,从他进来后,夏离冰的视线就一直在他身上。

他当然不会觉得是自己的男性魅力爆棚,让夏离冰看上了自己,那眼神更多的是审视和观察。

“读了两个硕士……这是真学霸啊!”向坤感叹了一句,然后对夏离冰问道:“请问一下,夏小姐读的是哪两个专业的硕士?”

夏离冰回答得言简意赅:“精神病与精神卫生学、应用心理学。”

向坤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唐宝娜拆了两副新扑克,交给夏离冰洗,然后对向坤问道:“斗地主?”

“都可以。”向坤点头。

夏离冰洗牌的手法看起来很专业,就像那些赌场的荷官似的,居然颇为赏心悦目——当然,最主要是洗牌的人长的漂亮。

一边抽牌,向坤一边问道:“夏小姐是杨小姐的表妹,那应该年龄比你们小才对,为什么叫她‘老夏’?”

唐宝娜笑道:“因为她从小就跟个小大人似的,要么抱着本书在读,要么就坐着听姑婆姨婶们唠嗑,从来不调皮捣蛋,连青春叛逆期都没有过,我们都说她是少年老成,不知不觉就都叫她‘老夏’了。”

旁边的杨真儿插嘴道:“你别‘夏小姐’、‘杨小姐’、‘唐小姐’的了,听的我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你看我们都叫你‘琦玉老师’。”

向坤点头应道:“好,那就叫你真儿。对了真儿,我听娜娜说,你在制药公司工作?是做研究工作的么?”

杨真儿晃了晃手中的牌,对向坤眨了眨眼说道:“先玩牌,这局你赢的话,可以问输的人一个问题。”

“那万一我要是和你是队友怎么办?”

杨真儿说道:“那你也可以问输的人啊,我的情况他们俩都知道!如果你是地主,你可以一人问一个问题哟!对了,你要是输了,我们也可以问你问题!”

向坤点了点头:“好吧。”

于是他们的斗地主,就成了真心话大冒险,输的一方要回答赢的一方的问题,必须说真话,或者选择按赢的一方的要求做一件事,当然,做的事也不会太出格,比如唱首歌,讲个笑话什么的。

斗地主向坤之前在学校,过年的时候回老家,也都是偶尔有玩过的。

说白了,大部分这种牌类游戏,要玩的好,除了运气和基本的出牌技巧外,最重要的还是记牌、算牌的能力。

两副扑克牌108张,地主33张,农民一人25张。

可以从自己手里有的牌、已经出过的牌、别人的出牌方式,来判断对手和队友手里的牌,从而打出最符合己方利益的出牌顺序和组合。

向坤以前记牌就记的还不错,现在几次变异后记忆力和运算能力又有了大幅提升,记牌自然是很轻松的事。

而且在记牌的同时,他还可以同时观察出牌的人,以及其他两人的表情变化。

在这个距离下,向坤甚至可以听到其他三人的心跳声,清楚地感觉到她们的呼吸节奏。

特别是唐宝娜和杨真儿,打牌打到投入后,情绪的波动很明显,不仅可以从表情、心跳、呼吸来判断,还能从她们紧张或兴奋时,身体气味的微微变化来判断。

向坤坐在杨真儿的下家,当杨真儿出牌的时候,他就可以通过察觉自己下家的唐宝娜情绪的变化,以及记牌的情况,来判断她有什么牌,自己应该出什么牌了。

唯一让向坤比较难通过观察得出有效信息的,是坐在他对面的夏离冰。

这位在杨真儿口中智商140的天才学霸,玩牌的时候一直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即便是拿到了六条A的炸弹,心跳、气味、呼吸的变化也很小。

不过通过她瞳孔的微微放大和收缩,向坤还是可以确定,她并非是完全没有情绪波动的。

第一局做为地主的向坤,险之又险地赢了,他的牌其实并不好,如果不是杨真儿作为他的上家,有几次明显的失误,他即便能大概地算到她们三人手中的牌,也是赢不下来的。

“好吧,‘琦玉老师’,你赢啦,你有什么问题要问,问吧!小女子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杨真儿端坐好,面对着向坤说道。

“我想问一下,你的公司叫什么名字?你在公司做的是什么工作?你们公司的制药研究主要是哪个方向的?你们公司有几个实验室,有哪些设备?你们……”他一口气直接问了十几个问题。

杨真儿翻了个白眼:“你这是要问几个问题啊?算了,既然都是有关我工作的,我都答了吧。嗯,我在公司是做财务工作的……”

序章

2022-11-25

书评(277)

我要评论
  • 解释的&面,赞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是当成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 自然不&,没过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 &这问题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 毕竟下&说。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