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三更半夜身体突然发生变异后,向坤了不需进食后,或是说难以进食后。能入肚而不吐的,仅有水和鲜血,自然而然也会有烧饭、烧菜的需。更何况,他是在变异之后,也基本上没怎么自己做过饭,在租屋里充其量是泡个更方便面什么的。但是之后那只巨型猫头鹰翻能够下肚而不吐的,只有水和鲜血,自然也不会有做饭、做菜的需要。。...

第五十八章三更半夜

身体发生变异之后,向坤已经不需要进食,或者说无法进食。

能够下肚而不吐的,只有水和鲜血,自然也不会有做饭、做菜的需要。

何况,他就是在变异之前,也几乎没怎么自己做过饭,在租屋里顶多就是泡个方便面什么的。

不过之前那只巨型猫头鹰翻找垃圾堆,找到他打包的兔尸的记忆画面,却让他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垃圾和正常人相比,差异太大了。

普通人的生活垃圾有什么?

各种厨余、用过的纸巾卫生纸、瓶瓶罐罐、各种垃圾袋、以及其他各种物品。

但向坤的垃圾呢?

除了被层层打包的兔尸外,其他的垃圾非常少,基本就只有一些包装袋、塑料袋之类,还有清理兔笼的便便和残余的食物。

因为他现在不怎么流汗,又不用吃饭,更不吃零食,不喝饮料,纸巾消耗非常少,所以垃圾桶经常都是空荡荡的。

当然,现在他们这座城市实行的垃圾分类法还不算非常严格,虽然分了四色桶,但很多人倒垃圾还是只用一个垃圾袋,全往餐厨桶里扔,所以也不会有什么人去关注他的垃圾,但总归是个隐患。

而且他买兔子回来,进小区的时候,也难免会被人看到。

一次两次没什么关系,反正他也不是每天要买,但时间长了,肯定会有人注意到。

他买兔子,总是该有一个对外的说法。

所以向坤这次饮血后的三只兔子尸体,没有扔掉,而是稍微处理了之后,放到了冰箱冷冻了起来。

他在网上找了几个兔肉的菜谱,今天回来的时候,特意去超市把需要的各种配料和厨房里缺少的厨具买了回来。

三只兔子,他准备用三种做法。

红烧兔肉、香辣兔肉、炖兔肉……

向坤也懒得慢慢解冻,直接就弄到热水里泡着,反正他也不会真的吃下去,只是拿来练习下做法而已。

处理兔肉,切块,最开始刀工还有些生涩,但很快就顺当了起来,虽然比起大厨还差得远,但乍一看已经有模有样,不像是从没做过菜的生手。

毕竟他现在不仅力量很强,而且控制各肌肉群的能力、力度的把握、手指手腕的灵活性,也比普通人要强不少。

现在已经是凌晨,不过对向坤而言,却正是精神的时候,身体状态也极佳。

他拿手机点开一个音乐APP,按了随机播放,便搁到调料台边上。

音量只调了一格,就算不开抽油烟机、刀没沾案、油没下锅的情况下,普通人在边上基本都很难听清唱的什么,所以不用担心会吵到邻居。

不过对向坤而言,只要他愿意,那音乐的声音便可以很清楚地听到,不会比戴着耳机差,便是做菜时的噪音,也无法掩盖音乐的细节——这不仅是他听觉经过变异加强的缘故,更是他这段日子训练的结果。

不论是从一堆噪音中准确捕捉自己想要的声音,还是从各种气味里锁定自己想要的味道,都是现在向坤的基本操作,可以本能般地做到。

手机随机的歌是向坤从未听过的,但词曲都颇为动听。

以前向坤在进行一些重复性、不太需要思考的工作时,会插上耳机一边听音乐一边干活。不过从身体变异后,他打开音乐APP,基本都是为了测试和训练听觉,很久没有真正地“听”音乐了。

在颇有节奏感的歌声中,向坤切兔肉的速度越来越快。

“You cannot leave when you really wanna go,

You know the road better than the show,

And darkness makes you glow……”

辣椒、洋葱切块,油下锅,花椒、八角、干辣椒入锅爆香。

“……Hey~hey~hey~hey~it's a brand new day,ah~ha~

Hey~hey~hey~hey~it's a bround new day……”

兔肉下锅,翻炒。

音乐切到了下一首,节奏感更强,向坤握铲的手不由得跟住了节奏,脚掌啪啪地点着节拍。

“In a world full of followers~

I'll be a leader!

In a world full of doubters~

I'll be a believer!

I'm stepping out without a hesitation~

I ain't got nothing left to be afraid……”

加生抽,加料酒,翻炒,左手一抖,锅里的兔肉翻腾而起,右手的锅铲也脱手扔出飞快转了720度后再稳稳握住,不过兔肉却是洒了一半在炤台……

向坤也跟着用有些跑调和不标准的英语唱出声来:

“Gonna be making it count~~~~I ~am~ sold out(破音)~”

加糖,加盐,出锅。

尝了一口,嚼了一会,然后吐掉。

嗯,味道……不怎么样。

虽然他现在不用吃东西,吃啥吐啥,但味觉却并没有退化。

而且因为没有食欲的影响,反而对于食物的味道,有着更为客观和清晰的判断。

直接把这道香辣兔肉全都倒到了垃圾桶里,向坤开始准备第二道兔肉菜肴。

音乐也切到了下一首,嗯,这首是他听过的歌,Imagine Dragons的《Demons》,依然一边做菜,一边抖着肩用他那不着调的唱腔和不biu准的英语跟着哼唱起来:

“Your eyes, they shine so bright~

I wanna save that light~

I can't escape this now~~

Unless you show me how(破音x2)~~~”

向坤铲子飞舞,快把一把锅铲给舞成了霹雳刀,而他跟着哼唱的歌曲也变成了一首闽南歌《英雄的代价》,不变的是依然跑调:

“嘿(破音x3)~~~~~寂寞是英雄的代价~”

“嘿(破音x4)~~~~~~~搁一步就是万丈深坑~~~”

两分钟后变成了粤语,跟着Beyond的声音继续跑调:

“我已背上一身苦困后悔与唏嘘~~~”

“你眼里却此刻充满泪~~”

“这个世界已不知不觉地空虚(破音x5)~~”

“嗷呜~~~不想你别去~”

红烧兔肉出锅,向坤把锅铲往头顶一扔,这柄下午才刚买的、不到10块钱的锅铲在空中飞速旋转,堪堪快到房顶的地方停滞了一瞬,然后落下,向坤把兔肉装好盘后,抬手稳稳接住。

手机里的歌曲依然继续,这次是张学友,向坤唱得慷慨激昂,当然,还是跑调:

“逆众生~~~呼风唤雨摆布~”

“抹杀苍生天理公道~”

“惑众生秋山竟自与天比高~~”

“而红叶终显出狂傲!”

忽然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打断了正准备第三道兔肉菜肴、唱歌唱得正HIGH的向坤,他皱眉看向了门口的方向,从声音来看,门外有两个人,从气味来判断,两个应该都是男人,汗味烟味都很浓重。

他扫了眼手机,已经是凌晨3点了,这时候谁会上门?

而且他们这小区每栋楼都是有门禁系统的,按理说应该先按通话门铃才对啊,怎么会直接敲门?

向坤心下猜疑着,一边关了煤气,一边向门口走去。

他倒是不担心有歹人上门,在和那只巨型猫头鹰肉搏过之后,他很清楚,门外如果是两个普通人,除非有热武器,不然他一对二应该是没问题的。

何况以他的恢复能力,有很高的容错性。

不过经过客厅的时候,他还是把一柄螺丝刀反手握在了手中。

从猫眼看了一下外面,却愕然发现,门口站的是两个小区的保安,而且都是他见过的,肯定不是假冒。

将螺丝刀藏好后,向坤有些纳闷地打开了门。

“向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按门铃您不开,只好拍门了。”开门后,较年长的保安说道。

向坤有些奇怪:“你们按过门铃了?”他居然没听到,莫非是太过专注于做菜、同时听觉的注意力都在手机上了?

“可能是刚在写代码,没有听到,你们这么晚找我有事?”向坤随意地说道。

“向先生,您在家里要唱歌的话,请小声一点,现在太晚了,这边隔音不是非常好,有很多业主电话投诉了,您唱得实在是太大声了……”年长的保安表情有些古怪地说道。

听到这话,向坤猛然愣住,脑子里仿佛有一道电光劈落。

卧槽!?我刚刚是怎么回事?

明明在放音乐前就想到不要扰民,所以只开了一格音量,为什么刚刚不知不觉就放飞自我了?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跟着音乐已经放开了声在唱了。

“向先生,向先生?”

看到好像石化了一样的向坤,保安有些诧异地唤道。

向坤反应了过来,然后赶紧双手合十对他们连连道歉:“实在抱歉,对不住,对不住,我是写代码写昏了头了,戴着耳机,不小心跟着唱出了声,自己都没意识到。”

“嗯,向先生注意一下就好了。”保安也没觉得向坤的解释有什么不妥,其实他们本来是以为向坤喝醉酒了在发酒疯,不过开门后明显看得出来他清醒的很,也没有任何酒味,看起来应该真的是戴着耳机听音乐听入迷了,不自觉唱出声来。

只不过向坤唱的实在是太大声,而且没有音乐,又跑调,又破音,在夜里实在是很有杀伤力。

解释道歉完,两个保安离开后,向坤关上门,脸上表情十分凝重。

他刚刚听觉注意力都在手机放出的音乐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有一点戴着耳机的效果,会排斥和一定程度阻断其他声音,这也是他能从一堆噪音中准确捕捉到所需要声音的能力。

这种时候,自己唱歌、发声的音量,确实有可能反馈不清,分不清轻重,变得过大声。

但向坤并不认为这是自己刚刚没有意识到现在的时间,和自己声音过大的原因,他刚刚完全进入到了一种高度自HIGH状态中,这种状态很不正常。

从变异发生之后,向坤一直都是在尽力保持着冷静和理智,即便是之前被饥饿和饮血的欲望驱动的时候,他也依然有主观抵抗和控制的想法。

在第一次变异后,他在菜市场几乎是由身体本能主宰着去买了只鸡回来饮血,从买鸡到回来饮血的整个过程,他都记得非常清楚,身体的感受和大脑的思维,都没有被剥夺。

但他总觉得那不是由他的大脑、他的主观意识做的决定,而是身体里的更深一层的本能所驱动,那本能应该和他每次饮血的时候感觉到的满足和快意,每次饥饿时感觉到的渴望和焦躁来自同一个源头。

但刚刚那种状态,显然不是来自于那身体的本能,而是来自于他自己的主观意识。

因为他很清楚,整个过程的行为都是他自己决定的,都是他自己的意识在主导。

这反而更让向坤感到担心,因为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变异以来一直关注着身体的变化,却似乎忽略了精神上的变化。

序章

2022-11-25

书评(215)

我要评论
  • 血鬼传&回答,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随便看&到了其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 不是高&陈年浪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 ,他竟&的资格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 &这问题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