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模型杨儿真愣了一下,地说:“再后来也不是光头仔表示拒绝你了么?但是说咱们自己玩?那还得再约个人,叫小晴?”小晴是唐宝娜的高中同学,本地人,之后也常常一同玩。唐宝娜摇摇头:“不需要叫其他人,向坤要来。”杨儿真瞪大眼睛:“他上一次也不是表示拒绝了么?”然唐宝娜摇头:“不用叫其他人,向坤要来。”。...

第五十三章模型

杨真儿愣了一下,说道:“后来不是光头仔拒绝你了么?还是说咱们自己玩?那还得再约个人,叫小晴?”小晴是唐宝娜的高中同学,本地人,之前也经常一起玩。

唐宝娜摇头:“不用叫其他人,向坤要来。”

杨真儿瞪大眼睛:“他上次不是拒绝了么?”然后顿了一下,意识到什么,指着好友:“娜娜,你……你又联系他了?”

唐宝娜眼神躲闪:“没有,是他联系我的!”

“真的?你把手机给我,我看看你们的聊天记录。”杨真儿怀疑。

“他是打电话来的……”

“什么时候打的?通话记录我看看?”

唐宝娜战败了,只好说道:“好吧,确实是我先联系的,不是前天我们练瑜伽的时候,云姐说健身房沈教练和拳馆的杨教练想找他,我这不是代他们传话吗?”

“少来!健身房怎么可能没他的联络方式,他要办会员卡,肯定要留手机号吧!”杨真儿皱眉说道:“娜娜,他明显对你……”

唐宝娜赶紧打断她:“我知道我知道,他明显对我没兴趣,我也没说我喜欢他啊,就是单纯地好奇啊,你之前不也是好奇,一直说他神秘,一个劲让我约他么,让老夏来看他、一起打牌也是你提出来的。反正就是普通朋友,没空的时候各忙各的,有空的时候一起玩,很正常嘛,人家之前没空,现在有空了呗。”

“话是这么说没错,我之前也确实对他很好奇,特别是那次一起远足……但他老这么拒绝你,每次都要你主动邀约,我就替你觉得不值……”

“既然是普通朋友,分什么谁主动谁被动,说什么值不值的,有事拒绝不是很正常么,谁也没义务随叫随到啊。老夏是你表妹,小时候还经常睡一屋,现在要一起玩,不也每次都是你主动约她,还经常约不到。”

杨真儿奇怪地看着她:“上次远足完他背你回来,我让你约他,你不是还说‘说不定以后都不联系了’么?你确定你不是喜欢上他了?”

唐宝娜翻了个白眼:“你要我说多少次才肯相信哟?我总共也才比你多见过他一次而已,微信上聊天也没聊几句,他又不是什么惨绝人寰的大帅哥、大才子,我也不是没见过男人的花痴,至于这就单恋上了么。”

杨真儿小声嘀咕:“说不定你觉醒了心底的抖M本性,他越是不搭理、越是拒绝你,你就越痴迷呢……”

“蛤?!”唐宝娜瞪她。

杨真儿忽然说道:“你说光头仔……琦玉老师不会是GAY吧?三十岁的人了,面对你这么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频频示好,无动于衷,而且你还说他对吃的要求特别多,有怪癖,不和人一起吃饭,还沉迷健身,特别注重身材,还不怎么流汗,每次见到他头都处理得那么光亮,说不定也有洁癖……”

“别瞎猜了。”唐宝娜无奈摇头。

杨真儿却是一下子起了兴致,拿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说道:“对!!就让老夏来看看他,分析一下,看看他到底是不是GAY!……喂,老夏吗?我你姐啊!”

……

答应了唐宝娜的牌局后,向坤便去厨房看他的兔子去了,自然不知道微信另一边,唐宝娜和杨真儿已经在探讨他是不是GAY的问题了。

那四只兔子看起来依然没有什么特别,想来除了同样变异的生物,其他生物是没那个能力吸收他的血液了。

说不定血液注射进兔子体内没多久,就变成那种灰色粉末。

不过看起来,即便变成灰色粉末,也没有对兔子产生致命影响。

或者,下次喂它们从嘴里吃下去看看?

总之,四只兔子现在依然能吃能拉,一天下来,笼子里又是一堆粪便了。

向坤给兔子清理了笼子,添了吃的,又检查了一下摄像头拍下的过去25个小时里四只兔子的情况,确定没什么变化后,便开始进行每次饮血睡醒后的例行程序——检查身体的各项数据。

体重96.1KG,温度27.2℃,身高基本没变化,大腿和小腿略粗了一点,伤口愈合速度进入了9分钟,来到了8分18秒,估计是山中之行赤脚行走造成的大量伤口,以及昨天做实验的那一刀又成功给身体造成“经常受伤”、“生存环境恶劣”的判断了。

给自己拍照入档后,向坤做了下俄式俯卧撑,又做了下倒立俯卧撑,动作都非常慢,却非常地稳,慢慢地感受身体核心肌群的力量和整体的协调性,粗略判断这次饮血后提升的幅度。以他现在的体重,能做这两个动作,可以说是相当强悍了。

而后他又对各个感官能力做了下简单的测试,包括夜视模式下的视力,都可以感觉出有一定的提升。

向坤一边在电脑前记录文档,一边暗暗琢磨着,是不是等明天拿到警方给的奖励后,去买个卧推架和杠铃,再买些拼装运动地板,把现在空着的一个房间布置成简单的健身房,这样可以直接在家里进行力量方面的训练,单就杠铃、哑铃,就能变化出多种训练方法出来,而且饮血后需要测试力量的时候,也能有比较准确的数据。

但这个想法又很快被他否决了,因为他现在还不确定会在这座城市待多久,说不定很快就要把房子卖掉,回老家去了。到时候,这些粗重的健身器材要搬走很难,想要卖掉收回成本的难度也不小。

接下来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向坤没有出门,也没有再进行其他的训练,而是根据异变以来统计的各种身体数据、测试数据,以及这段时间进行的训练、喝的血的种类和分量等数据,用python做了个“吸血鬼变异模型”。

按照这个模型,每次饮血期训练的强度、次数、时间,和饮血的次数、分量、质量,与每次饮血后变异的程度正相关。

不过训练时间、次数和饮血的次数、分量都有一个阈值,未达到这个阈值前,提升这几方面,都可以明显提高变异程度。

若是达到这个阈值,即便再提升这几方面,变异程度的提升也非常有限,需要同时在训练的强度、饮血的质量上做出提升,才有实质作用。

就好像饮血的量,在饮血到饥饿感消失后,他若是再饮更多的血液,对变异程度的提升也很小,除非是喝到了其他变异生物——如那只巨型猫头鹰的鲜血,才会有飞跃性的提升。

如果把那只巨型猫头鹰的数据套入这个模型的话,会发现,按照它每捕猎成功一次就饮一次血计算的话,它的变异程度应该远远超过它实际的情况,也远远超过向坤。

按理说,它应该轻松碾压向坤才对。

用“吸血鬼变异模型”来推算的话,这只巨型猫头鹰平均下来,每次的变异效率可以说非常低,从各个变量来看,关键点应该是每次变异之间的训练上。

这只猫头鹰虽然知道在岩石上磨爪,利用变异来提升爪子的锋利和硬度,但应该不像向坤一样有针对性的全面训练。

另外,猫头鹰过于频繁的捕食、饮血,应该也有一定关系。

它可能并没有完全利用好每次饮血期的时间。

和向坤的最大差别,一个是大部分行为依旧由本能驱使,另一个则有自主的思考、控制和选择。

当然,这个模型其实还很不严谨,现在的样本只有1.5个——向坤一个,那只猫头鹰算半个都勉强,毕竟它的大部分数据只能由向坤靠那些记忆画面和之前山中之行所得的信息来推测。

即便是向坤自己的数据,有很多也没法做到非常精确,比如视觉、嗅觉、听觉方面每次变异后的实质提升程度,比如身体的敏捷性、平衡性、协调性方面的提升,很多都很难用数据做到精确的表达。

而且到现在,总共的变异次数都没有超过10次,整体的数据量都还太少。

不过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他对自己的了解加深,数据积累得越来越多,甚至有更多的可观测样本,他的这个模型会更进一步完善和优化。

到时候,就可以通过这个模型,来更有针对性、更有效率地安排训练和饮血,充分地利用每次饮血期,提高每次变异的程度,并把握住变异的方向。

向坤瞥见外面已是艳阳高照,瞥了眼右下角的时间:9:45。

分局应该上班了,向坤换上衣服,出门领奖金去。

序章

2022-11-25

书评(357)

我要评论
  • 小说,&他问题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 分都是&编造的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 ,他竟&个问题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 偶有几&要以认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估计也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