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真敢停看见那辆SUV在身边停下去,向坤大感出乎意料,还真有人不愿意停下去来。副驾的车窗降了下去,一个留着平头、皮肤黝黑的中年人人上下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很奇怪道:“兄弟,你怎么光着脚?”向坤将之后就准备好好的说辞拿了出:“哎!我去爬山的时候,鞋子坏了,副驾的车窗降了下来,一个留着平头、皮肤黝黑的中年人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奇怪道:“兄弟,你怎么光着脚?”。...

第四十八章真敢停

看到那辆SUV在身边停下,向坤颇感意外,还真有人愿意停下来。

副驾的车窗降了下来,一个留着平头、皮肤黝黑的中年人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奇怪道:“兄弟,你怎么光着脚?”

向坤将之前就准备好的说辞拿了出来:“哎!我爬山的时候,鞋子坏了,只好直接光脚走了。你们这是要下山吗,可以捎我一程么,到山下放下我就行,我再自己找车。”

副驾的平头中年人回头看了眼开车的同伴,低声问道:“让他上车?”

正常来讲,他这个音量,还隔了车内车外这段距离,站在车外的人是听不到的,但以向坤的听觉,自然全都听得清清楚楚。不过他也并不在意,哪怕这车上的人有歹意,想要把他骗上车谋财害命,那他说不得又得“正当防卫”一番了。

不过以他的观察,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开车的同样是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中年人,戴着眼镜,看着挺斯文的。他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于是副驾的平头中年人打开车门下车,对向坤说道:“上车吧,反正顺路,这大热天的,你又没穿鞋,走到山下别把脚走废了。”

平头中年人拉开后座车门坐了上去,让向坤坐副驾——因为后座还坐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文静少女。

向坤一边道谢,一边把背包拿下来抱在怀里,准备坐上车。

“等下。”戴着眼镜的司机却是忽然出声道。

向坤愣了下,刚跨到车上的脚缩了回来。要是他们忽然又改变了主意,其实他也不会有怨言,反正他本来也没指望真能搭上车。

不过那司机却是拉了手刹,挂到P档,然后开门下车,一边打开尾门,一边说道:“我车上还有双拖鞋,你先穿着,我44码的,你应该能穿吧?”

拿了拖鞋和一瓶矿泉水后,司机关了尾箱,绕到向坤身边,把拖鞋放到他脚边,又把矿泉水递给他。

向坤接过水道了声谢,便准备穿鞋。

“那个……那水是让你洗脚的。”司机有些尴尬地提醒道。

“噢噢。”向坤低头看了眼,也发现自己的脚实在是太脏了,外面都裹了一层凝固的、沾满了灰土的泥皮。

用那瓶矿泉水简单洗了下脚,穿上拖鞋,坐上了副驾驶,又是对重新上车的司机和坐到后排的平头中年人连番道谢。

汽车重新上路,向坤通过后视镜注意到,后排那名少女在他上车后,戴上了一副墨镜。

坐在少女身边的平头中年人注意到他的眼神,便笑着解释道:“这是我女儿,她眼睛看不见。”

向坤其实也有所猜测,不过听到平头中年人这么坦然说出来,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只能点了点头,然后转移话题道:“我从山上下来,一路伸了五次手,只有你们肯停车,我本来都想着,今天估计得步行下山了,真是太感谢你们了,你们真是好人啊……好人会有好报的。”

“小兄弟,你这要爬山,也选双质量好点的鞋啊。”平头中年人在后排笑道。

向坤苦笑:“没办法,没经验啊,第一次爬山。”

“你这身打扮,还没穿鞋,也难怪一般人不敢停车了。”开车的司机笑道。

“是啊,我也知道,所以你们愿意停车,我其实也有些意外。”向坤实话实说。

“因为我看得出来,你应该不是坏人。”司机说道。

“哦?这也能看出来?”向坤说道,“老实说,如果是我开车,看到一个我这模样的人站路边拦车,我是不敢停的。”

司机说道:“你刚伸手拦车的地方,路边没有什么遮挡的地方,视野较开阔,也就是说边上没法埋伏人,不会趁我们停车的时候冲过来。而且一般图谋不轨,想要蓄意搭车的人,都会装得比较可怜,或是比较弱势、和善。但你虽然连鞋都没有,表情却很平淡,眉头舒展,既没愁眉苦脸,也没任何笑容。从你的肢体语言来看,就是十个字:爱停不停,反正我伸手了。”

一席话听得向坤和后座的平头中年人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虽然觉得他说的有些牵强,不过向坤还是一个马屁拍上去:“您这眼力实在是厉害,不会是学过心理学吧?”

“还真别说,我们这工作,还真的得有一点心理学的知识。”司机笑道。

也不待向坤猜职业,平头中年人直接在后排笑着补充道:“他是警察,而且是刑警,你要真是坏人或是逃犯什么的,那就给他送功劳了。”

向坤恍然,原来这才是原因啊。

不过开车的司机却摇头,正色道:“那倒不是,我要真觉得他可能是坏人,你和小苹果在车上,我也是不会停车的。”

又聊了一会后,向坤愕然发现,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司机是刑警就已经出乎他意料了,坐在后排那皮肤略黑、留着平头,看起来像庄稼汉的中年人竟然是大学的副教授。

这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当然,两人听到向坤是个程序员,也是颇为吃惊,司机笑称,向坤若是换一身僧袍,说是远游的苦行僧他都信。

向坤自称是公司刚刚倒闭,所以出来到处走走,爬爬山,看看风景,换换心情。自然是没说他在深山里已经待了四天半,只说从旁边一座山开始爬,结果不知道怎么就岔到这边山上来了,差点迷了路,好在找到了盘山公路,就顺着公路一直走。倒霉的是,鞋还坏了。

反正说的话里假中有真,真中有假,回头他们真要去验证,比较好验证的事情,基本都是真的。

那开车的刑警名叫李升,和坐后排的副教授李洋是亲兄弟,后排被李升昵称为“小苹果”的安静少女是李洋的女儿。

他们今天是到山上的庙里见一个亲戚的,顺便到山顶观鸟。

见亲戚就算了,“观鸟”这说法,却是让向坤颇为疑惑,毕竟李洋的女儿看不见啊。

李洋也看出他的疑惑,解释道:“我女儿虽然看不见,但是她的听力比普通人要好很多,而且能分辨出各种鸟的不同叫声,她甚至还能分辨出那些鸟发出叫声的意图,是示警、挑衅、问好还是求偶什么的。”

听力比较强向坤倒是能理解,他当初自己在训练嗅觉、听觉的时候,也会蒙住眼睛帮助把注意力集中到这两种感官上。当视觉无法依赖的时候,听觉和嗅觉都会迸发出更大的潜力。

能分辨不同鸟叫的声音也算正常,若给他时间训练,现在的他也能做到。当然,他有气味辅佐,判断种类更加容易。

但这少女竟能通过声音分辨鸟叫的意图,这就相当厉害了。

向坤倒是不觉得那位李洋教授在吹牛,于是开口请教少女,识别鸟叫声意义的方法。

序章

2022-11-25

书评(275)

我要评论
  • 故事,&质就是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 寥,显&得这个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向坤亦&小说,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 那个时&多久后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 当初发&度来提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