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寻狗被那杨小姐档住电梯门关合,盯着看了几秒后,向坤皱眉头道:“你究竟进不进去?”杨小姐好像迟疑了一会,问着:“你……你有看见我家PINKIE么?”这是狗丢了?想起之后那只二哈和杨小姐在一起时的表现,向坤会觉得走丢好像并不是什么很奇怪事“没看到。”向坤回答得言简意赅。。...

第三十八章寻狗

被那杨小姐挡住电梯门关合,盯着看了几秒后,向坤皱眉道:“你到底进不进来?”

杨小姐似乎犹豫了一会,问道:“你……你有看到我家PINKIE么?”

这是狗丢了?

想到之前那只哈士奇和杨小姐在一起时的表现,向坤觉得走丢似乎并不是什么奇怪事。

“没看到。”向坤回答得言简意赅。

但那杨小姐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打算,看着他道:“如果是你把PINKIE拐走的,你把它还回来就好,我不会追究的……如果你要钱,我也可以给。”

向坤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位小姐,我们不认识吧?除了前天在电梯里见过一面外,没有其他接触了吧?我都没跟你说过话……你怎么会怀疑我偷你的狗?”

杨小姐说道:“你那天……我家PINKIE明显被你吓到了!这几天都不敢再进那个电梯!你肯定很讨厌狗!你……如果PINKIE真的被你拐跑了,你把它还给我,以后我不带它出门了好不好?”

向坤有些无语地看着电梯门口的杨小姐,觉得那条哈士奇摊上这么个主人,也真是倒霉透了。

向坤并不讨厌狗,他很清楚,如果一条狗惹人讨厌、影响别人,那有九成的原因是主人的问题。就好像熊孩子惹人厌,大都是家长的问题。

“我并没有拐你的狗,那天之后也没有再见过你的狗,你与其浪费时间在这纠缠我,不如赶紧去找。去业主群里发动下周围养狗的住户帮忙,再贴下寻狗启事。但我劝你一句,狗找回来后,去网上看看,找找怎么养狗、训狗的内容,不然你这么养,你和狗都会很痛苦的。”

听了向坤的话后,杨小姐有些失魂落魄地退了两步,让电梯门缓缓关上。

在电梯门快要关上前,向坤却心中一动,按住了开门键,电梯门又缓缓打开。

“杨小姐,你说你的狗是什么时候走丢的,在哪走丢的?”

向坤走出电梯,对还在电梯旁发呆的杨小姐问道。

杨小姐愣了一下,下意识地说道:“昨天……昨天晚上我带PINKIE出去玩,我跟朋友打电话,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昨晚我和几个朋友找了大半夜都没找到,你说PINKIE会不会被狗贩子……我看网上好多都说有狗贩子抓狗,去卖给狗肉火锅店的……”说着忍不住就泪眼汪汪要哭了。

向坤懒的安慰他,再次问道:“在哪走丢的?”

“就在小区边上那个花园中心的大草坪上,附近有狗的都会带去那里遛。”

“你打电话的时候,狗没牵着么?”

“到那我就把狗绳解开了……以前PINKIE也走丢过两次,但都没一两小时就找到了,这次……这次说不定真被人拐走了……”杨小姐眼巴巴地看着他:“你……你要帮我找狗吗?你如果帮我找到的话,我可以给你钱……”

向坤摆了摆手:“我不需要你的钱,有空的话我会帮你找的,如果找回来,你要好好学学怎么养狗训狗。”

“嗯嗯,如果PINKIE找回来,我就带它一起去上课……”杨小姐赶紧说道,虽然她只见过向坤一面,而且觉得他好像不喜欢自家的狗,但却莫名觉得他应该很有能力,说的话很有说服力。

向坤懒得和她多说,直接走出大楼,向小区外走去。

向坤当然不是看那杨小姐长得好看要献殷勤,也不是爱心爆发想要助人为乐,而是在猜测,杨小姐的哈士奇走丢,会不会和他在找的那个特殊气味的源头有关?

同时他也想试试自己循味追踪的能力,能不能找到那只走失的哈士奇。

杨小姐所说的那个草坪,离小区并不远。

老实说,这边养狗的人大都没有什么文明养狗的意识,草坪和附近的道路边上,随处可见狗屎,狗主人都没有处理,都指着环卫工人来清扫。

现在已经快要晚上六点,又有不少人牵着宠物到附近溜达玩耍。

这些各种各样宠物狗留下的浓重气味,也对向坤的追寻那只哈士奇的气味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向坤倒是不需要找杨小姐要那只哈士奇的东西做嗅源,因为上次在电梯相遇时,他已经对那气味有印象了。

在草坪附近转了一圈后,向坤终于“抓”住了那只哈士奇的气味。

气味延伸的方向有很多个,向坤先是排除了往他们小区的方向,然后在剩下的几个方向里,一一循味排除。

虽然向坤搬过来满打满算不过三天时间,而且这三天里还大半时间都泡在了那座小山丘及其周围。

但因为专门花了时间记忆、梭巡和探查,对小区周围的情况,他其实比大多数住户都要了解,特别是很多边边角角、动物喜欢去而人类却会忽视的地方。

追踪气味,特别是在城市里追踪气味,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一是有太多的干扰,二是各种水泥路面、柏油路面相对来说不容易附着气味,气味更容易消散而缺乏指向性。

即便是训练有素的城市追踪犬,要准确追踪到目标也不容易,需要动用很多的人力,花费大量的时间。

但向坤现在的嗅觉已经比大多数犬类要强,而且他有主观分析和思考的能力,在追索气味的过程中,可以根据实际的环境、地形和所得的其他信息进行分析,推测目标可能的移动方向和位置。

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向坤终于找到了线索。

但这线索,却是一大滩血迹,还有几撮狗毛。

从这流血量来判断,那只哈士奇怕是凶多吉少了。

不过向坤在这里却忽然闻到了之前在那山里闻到的特殊气味,这次比在那死老鼠边上闻到的,要强烈得多!

是那“玩意”干的!

这里距离杨小姐遛狗的那个草坪已经很远,比较偏僻。

在那滩狗血边上,也没有发现什么的其他动物或是人类的足迹,尸体竟然就这么不翼而飞?

但向坤这次没有再奇怪,因为他直接抬头看向空中,看向旁边一棵大树的横枝,他知道,那“玩意”在上面待过。

难怪他之前在山里怎么都找不到死老鼠周围有什么中大型动物留下的痕迹,原来那“玩意”是可以飞的!

那老鼠很可能不是在山里猎杀的,而是它杀死后,从空中扔到山里的。

是什么东西?是鸟?有那么大的鸟?可以直接猎杀一只成年哈士奇?

向坤的表情有些凝重,这玩意是动物的话,那绝对是一只十分危险的“凶兽”,能够猎杀哈士奇,那杀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他拿出了手机,想要直接拨打110,但想了想,还是打开微信,点开陈警官的头像。

打了几个字后,向坤又犹豫了起来,踌躇片刻,还是把手机收了起来。

他看向远处,虽然哈士奇的尸体肯定是被那“玩意”给带着飞走了,但哈士奇出血量太大,便是飞行,也难免一路有血液落下,还是让向坤有追踪的线索。

他顺着气味,走了十几米后,果然看到了几滴落在草上的血滴,然后继续往前走,每间隔一段距离,便发现一些血液。

序章

2022-11-25

书评(243)

我要评论
  • 只是以&度来提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 题的时&分都是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 回答后&。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 会想到&,他竟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 &同者寥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