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一只死老鼠这是向坤从未闻过的气味,也不是猫,也不是狗,也也不是其他任何他己知的动物,但是他倒也并不很奇怪,当然他的气味“数据库”还很非常有限,并且基本上都是在闹市区“搜集”的。是什么动物呢?向坤突然间有些很好奇出来,而当他一很好奇,那就要要找到了结果是什么动物呢?。...

第三十七章一只死老鼠

这是向坤从未闻过的气味,不是猫,不是狗,也不是其他任何他已知的动物,不过他倒也并不奇怪,毕竟他的气味“数据库”还很有限,而且基本都是在闹市区“收集”的。

是什么动物呢?

向坤忽然有些好奇起来,而当他一好奇,那就必须要找到结果。

他回过头,重新把手机灯光打开,拿了根树枝,检查起那只老鼠的尸体。

老鼠的尸体上有很多向坤叫不上名字的虫子,在树枝拨动下,这些虫子于手机的灯光下四散奔逃,有的钻进草丛,有的钻进土里,而在老鼠尸体上,还有为数不少的细小蛆虫在爬着。

如果是以前,看到这种景象,向坤估计会觉得头皮发麻、恶心,但现在看着却没什么感觉,甚至还能用心地去分辨这些虫子身上的气味、蠕动时发出的声音。

检查了一下,这只老鼠死了应该有一段时间了,不过他也不懂根据腐烂程度来判断尸体准确的死亡时间。

向坤又仔细闻了一下,刚刚那股让他觉得很奇怪的气味,源头应该已经早已离开,不在这里,气味非常不明显,已经快要消散了。

有很大可能,那气味的源头就是杀死的这只老鼠的捕食者。

不过让他有些奇怪的是,这只死掉的老鼠虽然死相凄惨,但并没有缺胳膊少腿,还算是比较完整,被开膛破肚后似乎内脏也没有被吃掉,那么那猎杀它的动物,只是单纯地看它不顺眼,或是当成了玩具虐杀?

但那气味既不是猫也不是狗,除了猫狗外,还有什么动物会这么干?

向坤又深嗅了几口,寻找着那引起他注意的气味离开的方向,但走了几步后,发现根本找不到那气味离开的方向。

可能是因为太久了?

向坤拿着手机在那死老鼠的周围仔细地照着,检查着地面的痕迹,想要看看有没有残留脚印什么的,但直找得手机电量快耗完了,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周围除了他子的脚印外,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或者说他能够看出来的信息。

关掉手机的手电筒,向坤在旁边坐了下来,深吸一口气,放松肌肉,闭上眼睛,将感官放开,继续用嗅觉和听觉探索周围。

向坤不单是在练习,他也是在寻找。

那引起他注意的气味,让他十分地好奇,就算没法找到那气味的源头,他也希望能在这山林中找到同类的气味,然后追踪而去,确定一下这气味到底是什么生物留下的。

每个生物个体的气味都有不同,而每个生物族群的气味,也都有各自的特色。

刚刚那个特殊的气味,夹杂在其他味道中,其实很不明显。

但向坤在要离开的时候,却又十分准确地闻到了那个气味,并被那个气味吸引,而那气味又并不在他的“数据库”中,是他从未闻过的气味。

这似乎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就好像是身体在告诉他——应该要注意那个气味。

向坤一直在山中坐到了太阳出来,就在那只死老鼠旁边五米处。

如果是一般人,在大晚上,坐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林里,就算胆子再大的人估计也难免会觉得不安和紧张,至少会担心有虫子爬到身上什么的。

但向坤虽然闭上了眼睛,也什么都看不见,对周围十几米内的一切却都十分清楚,那有只蚯蚓在钻土,那有只虫子在捕食,那有只蜘蛛在织网,那有几只蚂蚁正在结队前行……哦,有只甲虫落到了肩膀上,屈指弹飞。

好在蚊子对他都没有兴趣,从变异之后,就没有被咬过。

一整个晚上,向坤并没有再等到那气味出现。

当然,他坐在那里,也没法用气味和声音搜寻整座山,虽然这座山很小。

所以他起身后,开始搜山。

之所以昨晚没有这么做,是因为他虽然听觉、嗅觉远超常人,要在熟悉的街道上闭着眼睛行走没问题,但在这路都没有的山上,估计没走几步就要撞树或是踩空。

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向坤搜完了这座不大的小山。

到了中午一点,终于离开,跑步回了家,换下沾满各种污迹的衣服,洗了个澡后,向坤去了本市最大的动物园。

对那气味,向坤一直有些放不下,对于身体给他的“信号”,他一直都很重视,哪怕这“信号”十分地不明显,因为这有可能能够帮助他更了解自己的身体。

所以他来动物园,自然也不是来消遣,而是来丰富他的“数据库”。

他想要看看,动物园里有没有那气味的同类样本。

向坤买了票后,一路进去,没有错过任何一个馆舍、笼栅,收集了每种动物的气味。

哪怕有些动物一直缩在馆舍里,没有出现在外面的活动区让游人观赏,也不妨碍向坤“捕捉”它们的气味。

一直到下午六点要闭园的时候,向坤才算是把园中所有动物的气味都详细地分辨过。

但遗憾的是,并没有和他昨晚闻到的那丝特殊气味属于同类。

这让向坤更加地好奇了。

回家后,他拿了个手电筒,再次前往那小山中,准确地找到了那只死老鼠。

已经是夜里8点多,向坤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拿着根小木棍,再次仔细地检查起那只死老鼠。

虽然腐烂程度更严重了,但向坤还是找到了两个贯穿伤口,看着像是被爪子穿透的?

只是那爪子怕是有他食指那么粗了吧?

大型猫科动物?

但是不对啊,今天在动物园里,什么虎、豹、狮,他可是都闻过了,气味种类都不对。

而且这又不是深山老林又或是未开发地带,不可能有那种野兽存在,顶多有野猫野狗。

再退一步讲,如果是有那种大型食肉猛兽在这里捕食,也不会只有这么一只死老鼠在,应该会有更多的痕迹,不可能搜不出来。更何况,死老鼠边上,也没有脚印留下,这太不合常理了。

向坤又在小山周围,以及湖边搜寻了一整晚,依然是一无所获,还是没有那个气味的踪迹。

天亮之后,他再次上山,以那只死老鼠所在的地方为中心,向周围再次仔细地搜寻了一遍,一直到下午五点多,还是没有任何线索,也找不到这山上有什么猛兽出现的迹象。

向坤也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过于偏执了?

或许那气味,其实只是因为快要消散了,自己没有判断准确,闻“岔”了呢?

回家进楼道的时候,正遇到那养哈士奇的杨小姐从电梯里快步走出,紧皱着眉头,似乎有些焦急。

她没有理向坤,向坤自然也不会出声打招呼,两人就像没有看到对方一样,擦肩而过。

不过当向坤在电梯里按好了楼层后,那杨小姐却忽然返身过来,挡住了电梯门。

序章

2022-11-25

书评(465)

我要评论
  • 这个问&陈年浪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 侃的态&问的。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 血鬼传&然大多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随便看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 候的他&会想到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