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房子打工挣钱是不可能会去打工挣钱了,和人接触到的工作都不太很适合,需不坐班的工作的如此。但是向坤也也不是就没办法了,他五年大学也不是白上的,这些年的工作亦也不是白忙活的,除了周末加班外,大都数时间也也没花在休闲娱乐或风花雪月上,而统统资金投入在了新技术的学习不过向坤也不是就没办法了,他四年大学不是白上的,这几年的工作亦不是白干的,除了加班外,大多数时间也没有花在休闲娱乐或风花雪月上,而全都投入在了新技术的学习上——本来是想着公司发展甚至上市后,他可能会有更大的担子。。...

第三十四章房子

打工是不可能去打工了,和人接触的工作都不太适合,需要坐班的工作同样如此。

不过向坤也不是就没办法了,他四年大学不是白上的,这几年的工作亦不是白干的,除了加班外,大多数时间也没有花在休闲娱乐或风花雪月上,而全都投入在了新技术的学习上——本来是想着公司发展甚至上市后,他可能会有更大的担子。

没法去应聘、上班,但在家里接一些外包的单子,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他其实也有这个门路。

虽然收入肯定不稳定,但至少时间可以相对自由,也不用与人长时间接触,是现在比较好的选择。

几轮变异之后,他不仅身体机能变强了很多,整个人的思维速度、记忆能力,也比之前要强不少,而且更容易保持注意力的高度集中,以及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

以前或许需要50个小时才能干完的工作,现在在他保持全神贯注、精神高度集中、连续工作的状态下,或许不到30个小时就能做完。而且这30个小时,还可以是连续性的,不吃不喝不休息,直接一天多就完成。

但向坤并没有马上开始着手接单子,因为从上周末跟着唐宝娜去远足了一趟回来后,他就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把房子卖了,回老家去。

向坤从毕业后就进入了之前的公司,一干干了七年,基本上可以说是公司元老之一了。

以他的工作年限,以及对公司的贡献,工资相对整个行业而言,可以说是相对偏低一些的了,但之前他也没太在乎,毕竟他这么七年来远超996的工作强度,奔着的也不是那些工资,而是公司的期权。

公司GG了以后,期权什么的自然就是废纸了,七年的目标一下被咔嚓斩掉。不过和公司里大部分员工不太一样的是,他平常基本没什么多余花费,这七年里赚下的工资基本都在那外环买下的房子上了。

外环的房子比不上内环那么值钱,涨的也没那么快,但从他买下房子后到现在,几年时间,也已经了有每平八千多的涨幅。

现在把房子卖掉,还掉剩下的房贷,加上本来的积蓄,还能有一百多万。

在2019年,一百多万在这座城市里,不算少,但也算不上什么巨款。不说其他,想全款买套好点的房子,都做不到。

最开始时向坤想的是,如果自己因为这个“病”挂了,那这套房子就是留给父母养老的念想。

开始时他存着的还是“治病”的想法,所以留在这座大城里,如果挺不住被迫要去医院的话,医疗条件以及各种讯息也肯定要好一些。

但随着一次次的饮血、变异后,他的想法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特别是在和唐宝娜一起远足那次后,他觉得可能远离人群和都市,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确实,他现在没有什么必须要留在这座城市的理由。

回到老家的话,他也想好了,这一百多万先给父母买份大额的商业保险,然后剩下的钱存起来,自己只需要很少一部分钱,就可以撑好几年了。

不结婚、不养孩子、不追求生活品质的话,其实要活下去消耗是很小的。

……

到底是离开还是留下,向坤还没有做最后的决定。

不过不管是什么决定,先把房子收回来是肯定的。

之前的租户其实也是向坤这套房子唯一的租户,从他这房子交房后就开始租了,两边都不是很计较的人,遇到事情各退一步就完了,这几年配合的还算不错。

搬走之后,那租客还特意简单清洗了一下房子,所以向坤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一地狼藉的景象。

当初交房时,本身房子就配有简装,所以向坤也没有再花钱多做装修,当时想着如果以后收回来自己住,再重新装修,所以只买了简单的几样必要的家具,以及空调、洗衣机等几样电器,电视和冰箱都是租户后来自己添置的。

之前的租户虽然人不错,但家里也是有两个小孩的,住了几年,墙壁、地砖什么的多少也都会有些污损,不过本来就是便宜的简装,向坤也不怎么在乎,很痛快地就把押金一分不少地都退了。

又简单清扫了一下,当天晚上向坤就搬了过来——反正他租屋里也没多少东西,早上花一个小时就打包好了。

搬东西的时候,一个看起来估计还在上幼儿园的小胖妞一边吃着棒棒糖,一边站在向坤家门口张望。

“小妹妹,有事吗?”向坤走过来尽量用温和的声音问道。

“小民哥哥和小风哥哥他们家搬走了吗?”小胖把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然后一边向他身后探着,一边奶声奶气地问道。

向坤知道,“小民哥哥”和“小风哥哥”估计是之前租户家的两个孩子,都是男孩,没记错的话应该都上小学了。

“是啊,他们搬走了,不过搬的不远,就在旁边那小区,他们走前没有告诉你吗?”

小胖妞瘪了瘪嘴,似乎有些不高兴,也没回答向坤,扭头向旁边走去,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又跑回来,从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递给向坤:“叔叔,给你吃。”

向坤愣了下,刚想推说叔叔不吃,但看到小胖妞那希冀的眼神,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糖果,然后摸了摸她的脑袋:“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刘诗铃,诗歌的诗,铃铛的铃,我家住在706,就在那边!”小胖妞指了指走廊另一边一户大门开着屋子说道。

“原来是邻居,那以后就请多关照了?”向坤笑着点头道。

小胖妞连连点头:“嗯嗯,我会照顾你的。”

在自己房子里的第一晚,向坤没有立刻出去熟悉附近的情况,而是躺在自家阳台上,安静地望着夜空中的月亮。

在买下这套房子后,他曾经无数次地设想过,当自己搬进来住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当然,那时他的设想中,当他住进来的时候,这套房子应当是已经按照他的想法重新装修过,家具、家电也都换过,并且已经有了女主人。

甚至在那设想中,他所住的房子,也未必是这一套,可能是套视野开阔的江景高层,可能是地处核心地段的学区房,也可能是幽静高端的独栋别墅。

那曾经是他不多的闲暇时间里,最常出现的YY。

序章

2022-11-25

书评(255)

我要评论
  • 了真正&个问题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 排在后&数人也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的人,&侃的态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 随便看&了几篇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 毕竟下&故事,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