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想法回家后,向坤简单总结了一下前段时间——这段时间——自己的训练计划,做了些修改,占时已不再在夜间回去通宵“巡街”了,训练听觉和嗅觉的方式除了很多。并且他这一次饮血后听觉和嗅觉能力大幅度提高,就算在夜间受肯定达到抑制后,也依旧很强,在闹市中亦会被嘈而且他这次饮血之后听觉和嗅觉能力大幅提升,哪怕在白天受到一定抑制后,也依然很强,在闹市中亦不会被嘈杂的声音和各色的气味所干扰。。...

第二十八章想法

回到家后,向坤总结了一下最近这段时间自己的训练计划,做了些修改,暂时不再在夜里出去通宵“巡街”了,训练听觉和嗅觉的方式还有很多。

而且他这次饮血之后听觉和嗅觉能力大幅提升,哪怕在白天受到一定抑制后,也依然很强,在闹市中亦不会被嘈杂的声音和各色的气味所干扰。

就像今天,就直接在闹市区靠着气味,锁定了那个做了一定乔装的嫌犯。

向坤对电脑里记录自己身体变异各种数据的文档,重新做了下伪装和加密——其实本来他就已经做了些伪装,一般人打开他的电脑没那么容易找到那些文档的,快速访问栏和历史浏览记录里都不会出现。

同时他上网的痕迹,每次关闭浏览器前,也都会自动清除。

但这种程度的伪装,在已经有预设立场,想要找出问题的计算机高手面前,几乎和没有一样,很容易就能把那些文档找出来。

今天的事情过后,特别晚上“巡街”的行为被人发现后,向坤觉得自己必须要更加谨慎一点了。

几个记录他身体变化的文档所在的文件夹被他继续进行了打包、伪装、加密,看起来就像是某个应用程序文件夹下的dll文件,而打开它也需要密码,虽然密码只有六位,但输入错误两次就会执行向坤编入的脚本,直接将里面的文档内容重新用乱码写一遍。

向坤一直在思考,自己的变异情况如果被曝光的话,会出现什么情况。但可能性实在太多,也没有什么可以参考的例子。

所以最后向坤还是决定,在发现其他“病例”前,自己还是要全力伪装、隐瞒,不要让人发现。

而后向坤拿了把刀来,对着自己的指肚划了一刀,然后开始计时。

伤口只有几毫米,鲜血涌出来后像一颗红色的果实一般吊在伤口外。

把血抹掉后,向坤观察着伤口,和之前一样,每间隔一段时间就拍张照片。

上一次饮血之前,向坤发现了自己伤口恢复的能力远超常人,于是抱着“针对性训练”的想法,“自残”了一整晚。

不过后来他把训练重心放在了听觉和嗅觉上,所以没有再安排针对性的训练。

从上次饮血的沉睡中苏醒后,向坤还没来得及检查自己的恢复能力是不是有什么变化。

13分钟过去,向坤手指上的伤口已经基本看不见了。

然后向坤又换了几个部位,在另一手的手臂,还有大腿上也都割了深浅不一、长度不一的伤口,同样也是13分钟复原,基本上误差都不会超过5秒。

可以确定,他的伤愈能力是有提升的,上次饮血前的测试,在日落之后,都是稳定的15分钟左右。

不过向坤不太能确定的,是他那些针对性的“自残式训练”,对于伤愈能力的提升,有没有帮助。

考虑了一会后,向坤决定还是将“自残式训练”安排进接下来几天的针对性训练计划中。

反正现在晚上他不会再出去“巡街”,可以在家里进行训练。

这次他会采用更激进的“自残”方式,进一步发掘和训练自己的伤愈能力。

至于白天的训练计划,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去学习搏击。陈警官以为他是从小练武,有武术或搏击的底子,但向坤其实从来没有练过武,没有任何搏击基础。

不论是上一次在楼下一脚一拳解决那袭击小情侣的凶徒,还是今天在街上一个照面放倒那黄毛嫌犯,向坤基本都是身体本能或者说随意的反应。

虽然这两人全都持刀,但向坤在面对他们的时候,感觉不到丝毫的威胁,没有一点害怕、紧张的感觉,而且他们的动作在他现在的动态视力下,非常容易做出预判,再加上力量上的碾压,根本不需要什么的搏击技巧。

力量、反应、速度什么的,显然他已经基本上处于人类巅峰了,如果将各种感官能力算进去的话,应该算是超越普通人类了。

如果再加上搏击技巧的话,是不是能让自己将这些身体机能上的优势,更好地发挥出来?

想了下,他决定明天去健身房楼下的拳馆看看。那里好像说有个曾经拿过省散打比赛前三的高手坐镇当教练,可以过去看看,能不能报个短期的班。

做完训练计划后,向坤不由觉得时间有点紧,虽然他现在不饮血的话就不用睡觉,等于一天有24小时可以用,但两次饮血之间,真正能给他支配的时间,其实也就5天。

按照时间推算,他下一次感觉到饥饿,应该是在两天后,也就是8月5号。

而自己在8月4号,还约了和唐宝娜她们一起去远足。按照之前唐宝娜的说法,基本上肯定要耗去至少一整个白天的时间了。

也就是在这次的饮血间歇中,让他通过针对性训练来“引导”变异的时间,已经很少了。

……

8月4日,周日早上6:30。

杨真儿开着她的MINI,载着唐宝娜去接向坤。

因为前天在街上的“误会”,又亲眼见到了向坤徒手“秒杀”持刀通缉犯,知道他是之前那视频里的光头“高手”后,杨真儿对向坤的态度有了很明显的转变。

这个中年失业程序员的身份上,一下子多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不过在看到向坤穿着条运动短裤、白色板鞋、背着个多功能电脑背包下楼后,杨真儿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怎么穿成这样?”上车打完招呼后,杨真儿问道。

向坤一愣:“不是说要爬山,穿宽松点么?”

唐宝娜说道:“算了,反正咱们这次没打算在山上过夜,而且那条路也不是太难走。”

杨真儿便没再就向坤的服装说什么,一边调头一边问道:“向先生,你不是买房了吗,怎么住在这里?”

刚刚向坤出来的那栋楼明显是自建房,一看就知道是租住的。

“我买的房不在这,在外环,租这里离我以前上班的公司比较近。”向坤随口答道,对于她知道自己买了房,并不感到奇怪。他前晚和唐宝娜聊天的时候已经知道,杨真儿是她的闺蜜好友并且现在住在一起,知道这些王涵转告的“相亲条件”很正常。

“你的房子还在建么?”

“已经的交房很久了,我租出去了。”

“为什么买了房子不住租出去,反而自己租房子?我看这里的环境很一般吧?”杨真儿有些不能理解。

序章

2022-11-25

书评(469)

我要评论
  • 回答后&。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 说起源&然大多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度来提&问的。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 有当一&是忧郁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 多久后&,他竟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