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理智杨儿真不可以不敢置信地扭头的对唐宝娜道:“他他他……他刚在骂我?”的确,向坤刚第一反应时的“妈的”,脸半冲着她,的确像在骂她。向坤和那黄毛离得很远,那回过头的对视又而已零点一几秒的一刹那,立刻就装成看向其他方向,因为杨儿真和唐宝娜也向坤和那黄毛离得比较远,那回头的对视又只是零点几秒的一瞬间,马上就装成看向其他方向,所以杨真儿和唐宝娜也没有意识到他是在盯着某人。。...

第二十六章冲动

杨真儿不可置信地转头的对唐宝娜道:“他他他……他刚刚在骂我?”

确实,向坤刚刚第一反应的“妈的”,脸半冲着她,确实像在骂她。

向坤和那黄毛离得比较远,那回头的对视又只是零点几秒的一瞬间,马上就装成看向其他方向,所以杨真儿和唐宝娜也没有意识到他是在盯着某人。

看到向坤扔下一句“回头联系”就直接走人了,杨真儿却是气不过:“不行,得让他回来说清楚!为什么骂人?”

唐宝娜却是拉住好友,有些迟疑道:“我觉得……他好像不是骂你?可能是口头禅,‘我靠’什么之类的意思?他好像有急事……”

但她话说一半,人已经被杨真儿拖着往前走了。

向坤别看只是快步行走,但速度依然不慢,在人流里快步穿插,十分灵活迅速。如果不是停了下来,两女还真没那么容易追上他。

看到向坤停下来,杨真儿过去喊道:“光头!你刚刚骂谁呢?”

向坤有些诧异地回头看向两人:“你们怎么跟过来了?”

然后意识到了什么,无奈道:“不好意思,刚刚召集,脏话蹦出来了,不过真不是在骂你……”

杨真儿皱眉:“那是在骂谁?你在这干什么,和人打电话怎么鬼鬼祟祟的?”指了指他手上拿着的正在通话中的手机。

看到向坤这表情神态,并不似作伪,杨真儿和唐宝娜也察觉到,他似乎确实在做什么事情中?

向坤刚准备回答,忽然转身面对窄巷,躲藏在里面的黄毛竟然冲了出来。

向坤现在的动态视力比普通人要强太多,清楚地看到那黄毛狰狞的脸部肌肉、凶恶的眼神,以及缩在右胯边紧握着一柄短匕的右手。

这货疯了?

没有紧张,没有害怕,没有慌乱,面对拿着短匕凶神恶煞冲出来的黄毛,向坤不但没有躲,反而身体向左一跨,挡住了他冲出窄巷的路线,然后在他把短匕捅过来的时候,左手很随意却十分准确地捏住他的手腕,把他身体往前带,而还握着手机的右手,直接撑住他的肚子把他往空中掀了起来。

于是这么一个照面,黄毛就被向坤借势掀到空中,然后背部着地,重重地摔了一下,后脑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整个人都有点懵逼,握着的短匕也因为胳膊的扭曲而松手掉落。

看到黄毛晃了晃脑袋,翻过身手撑着地要爬起来,向坤自然不能允许,走过去用膝盖顶住他的后腰,将他重新顶回地上,然后左手将他的两条手臂都先后掰过来别在身后,用自己的膝盖压住。

虽然黄毛奋力反抗,但在向坤的力量压制下,整个过程看起来却似乎十分地简单,向坤甚至只用了一只左手就解决了——右手现在还握着手机。

“我操!放开老子!你妈的!老子杀了你!老子杀你全家!操你*&%¥#@!……”

黄毛疯狂大骂,于是向坤左手捏住他的头发,直接把他脸正面冲下地压在路面上,这样一来他根本没有办法再张口,甚至不需要张口,就已经把鼻子和嘴唇磨出了血来。

一般单手是很难把人脸正冲地面按着的,因为被按的人肯定会挣扎转头,脑袋一歪就撇过去了,单手很难制住。

但向坤对这黄毛的力量却是碾压级的,一只手就轻松做到,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托了下有些下滑的眼镜,抬头看向一脸懵逼的唐宝娜和杨真儿:“不用怕,这是通缉犯,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来……”

在把黄毛压制住后,不知怎么,向坤忽然有一种砸烂黄毛的脑袋,或者直接膝盖用力,把他脊椎顶断的冲动。

但向坤很确定,自己并没有被黄毛的骂声影响,也并非因为他拿匕首袭击自己而恼怒。

这种冲动很突然也很莫名,很难形容,更像是玩游戏的时候花了不菲代价学到一项新的高阶技能,想要找个怪试验一下,又或是花了大量时间精力练了一首歌、一支舞,想要寻找一个舞台表演给人看。

在力量彻底压制,制住黄毛后,向坤忽然有一种想要尽情释放自己力量的冲动。

不过这种冲动心血来潮一般,并不算很强烈,向坤可以控制住,所以他抬头看向唐宝娜和她朋友,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刚刚黄毛冲出来的时候,唐宝娜和杨真儿其实并没怎么注意到,更没看到其手中的短匕。

所以向坤忽然一下把旁边一个人抓起来甩到空中后背、后脑着地,然后又上前直接把人十分粗暴地压制在地面,着实是把两人给吓到了,这时候都下意识地紧靠在了一起,退后了两步。

不过随着向坤制住黄毛,抬头解释,加上她们这时候也看到了黄毛掉到地上的短匕,亦是明白了过来。

向坤的手机里传来陈警官的声音:“向先生,怎么回事?!你那边发生了什么?你动手了?你和嫌犯动手了?……”

向坤和黄毛的交手虽然短暂,但动静着实很大,又是在这人流密集的街道,在最开始把旁边的行人吓到自觉地让开一圈后,很快便引起了“围观”,有些人更是第一时间拿出手机开始拍视频。

好在不到两分钟,警察就到了。

几名警察是接到陈警官的命令过来的,接手了黄毛,并且确认了其身份,铐住带回警局,向坤也跟着一道过去。

上警车前,向坤对唐宝娜和杨真儿指了指手机,示意回头用手机联系。

看着载着黄毛和向坤的警车开走,又有更多的警车过来,杨真儿忍不住对好友低声说道:“娜娜,你之前说他失业,他现在不会是跑去当警察了吧?”

“怎么可能,当警察哪有那么容易的,他又不是警校毕业。”唐宝娜皱眉说道,不过还真别说,从刚刚她们看到向坤的一系列过程来看,他真像在办案的便衣似的。而她们俩,刚刚似乎差点破坏了人家抓犯人。

不会是彬哥和涵姐搞错了,向坤其实本职就是警察,之前当程序员只是去当卧底?

不知不觉间,唐宝娜也开始大开脑洞了。

序章

2022-11-25

书评(80)

我要评论
  • 都不觉&待。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小说,&随便看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 一种调&度来提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 赞回答&不是高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 那个时&,他竟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