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隐居山林武僧秒杀歹徒陈警官电话打回来,一接通电话是连着发问,随后确定向坤看见的究竟是也不是那个通缉犯的嫌犯,向坤没办法说自己通过气味准确判断的依据,自然而然没办法把话说得太满,没办法说是差不多也可以当然。并且最最重要的的,那人和他对望了几眼后,竟然跑了。听见向而且最重要的,那人和他对视了一眼后,居然跑了。。...

第二十五章隐居武僧秒杀歹徒

陈警官电话打过来,一接通就是一连追问,先是确认向坤看到的到底是不是那个通缉的嫌犯,向坤没法说自己通过气味判断的依据,自然没法把话说得太满,只能说是差不多可以肯定。

而且最重要的,那人和他对视了一眼后,居然跑了。

听到向坤说正在追嫌犯,陈警官又急了,让他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他们的人马上就会到,让他千万不要自己抓人,那嫌犯穷凶极恶,身上很可能带着管制刀具,十分危险。

“放心吧,我不会逞英雄的,就盯着他的位置,等你们来。我的位置你知道吧?在微信上共享给你了……”

向坤一边和陈警官打电话,一边不慌不忙地在街中行进,追循着那黄毛的气味。

事实上,当黄毛这般狂奔,剧烈运动的时候,身上的味道散发地会更浓,更方便向坤的追踪。

所以在后面的向坤并不太急,这种城市中的追击,很多时候并不是直线距离取胜,不是说他先跑100米,你要追上他就一定要跟着跑100米距离。可能对方七拐八绕自以为甩掉你的时候,你直接锁定了目标位置,插近路20米就到了。

向坤停下了脚步,看着面前的狭窄路巷,这是两栋建筑之间留下的通道,不过可能因为翻建、违建的原因,明显离得过近,使得整个通道看起来颇为逼仄、阴暗,地上还有积水,一般人见了,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肯定不会想着进去。

但向坤知道,那黄毛此时就躲在这窄道里。

将手机暂时拿离耳畔,向坤侧耳倾听,清晰地听到了窄道里传出来的粗重喘气声,很显然刚刚那番狂奔,让他累得不轻。一般来说隔这么远的距离,外面街道上又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喘气再大声也不用担心被听到,奈何却是遇到了向坤。

当然,即便他能憋住气,身上的气味也是无法隐瞒的。

向坤左右看了眼,然后跟电话里的陈警官报了街名和这边窄道两边的店铺名字,加上有微信的共享位置,他相信警察一会不可能找不到。

老实说,向坤不太明白那黄毛躲在这窄道里要干嘛,是想等自己找不到他人,以为他已经跑远后,再出来走掉?

不过也不管他怎么想的,向坤只在这守着,等警察来就是,有气味和声音双重锁定,也不怕他有其他路可以溜掉。

虽然亲自出手也可以有很大把握制服黄毛,但他并不想那么做。过多地展现自己的特异之处,很容易引来不必要的关注。

但向坤没站几秒钟,身后就响起了一个有些气急的声音:“喂!光头!你刚刚骂谁呢?”

……

一个多小时前。

唐宝娜和杨真儿正在一家专做沙拉的店里吃东西。

“那个‘琦玉老师’呢?你不是和他约的这周末一起去远足么?你们有联系确定时间地点了么?咱们后天不是就要出发了?”杨真儿看着坐在对面的好友,忽然问道。

结果这一通问题过去后,唐宝娜居然一声不吭,只是专注地吃东西。

做了多年闺蜜的杨真儿自然知道她这表现是什么意思,一挑眉:“不是吧,不会是从那天之后,你们就又没有任何联系了吧?”

唐宝娜白了她一眼:“要联系什么,也没什么好瞎聊的。”

“那光头真的是……不识好歹啊!活该到现在还单身!”杨真儿气道。

唐宝娜叹气,她现在其实很后悔那天在健身房楼下遇到向坤后主动发的那些微信消息,但发都发了,现在又能怎么办?

不过在面上,她肯定不能承认:“我们就是普通朋友啊,你难道和每个朋友都经常聊天么?晚上我会跟他确定下时间,看看到时要不要接他。哎,真儿,你到时可别给人眼色看,人家又没做错什么事。”

“相亲能相出个普通朋友来?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杨真儿说着,拿着手机刷起微博来。

过了一会,杨真儿把手机递过去给好友道:“娜娜,你看这光头,像不像你家‘琦玉老师’?这飞踹,拖鞋都飞了……”

刚吃完东西的唐宝娜接过手机看了眼上面的视频,标题取的相当有市井传说的意味:

“真正的中国功夫实战——隐居都市的武僧路见不平两招击杀行凶匪徒!”

至于视频的内容,则是个穿着背心、短裤、人字拖的光头,飞踹持刀歹徒,而后扑上去一拳将人“打死”的过程。视频非常短,只有几秒钟,但看着确实是相当带感,虽然拍摄的距离有点远,效果却一点不比一般的动作大片差。

杨真儿看到的这个视频,自然就是之前向坤阻止楼下小情侣被袭时被旁边楼上的住户拍下的,只不过原版视频更长,有小情侣被刀刺的画面,看着更血腥,而这个视频截掉了那些,只从向坤冲出来飞踹开始,配上这标题,倒真很容易让人误以为这穿短裤的光头是个会武功的和尚了。

“这好像真的是琦……真的是向先生。”唐宝娜看了几遍后忽然说道。

杨真儿愣了一下,拿回手机又看了遍视频:“不会吧……”她刚刚说像向坤,其实不过是因为都是光头随口一说,根本没有往那方面想。

唐宝娜却一边拿自己的手机查着什么,一边说道:“还记得那天在健身房楼下我们遇到他时他穿的背心、短裤吗?就和视频里的一样。”

而后,唐宝娜将自己的手机转过来向着杨真儿:“这事正好就发生在上周我们在健身房楼下遇见他的那天,而且就是我们市,你看,这是当时的新闻。”

杨真儿怔怔地看完新闻,还有完整的视频,然后惊叹抬头:“娜娜,那‘琦玉老师’不会真的是武僧吧?”

“僧你个头……”

“嘿嘿,周末远足一定要把他约到啊,我要好好‘采访采访’。”

两人玩闹着离开餐厅,准备去健身房上瑜伽课,不过现在时间还早,便先在街上逛逛,一人拿杯果汁,边走边喝。

结果正聊着的时候,唐宝娜却是一愣,指着前面一个穿着背心短裤、背着运动挎包、正在低着头看手机的光头说道:“向先生?”

“我去,这么巧?”杨真儿看到了,也挺高兴的,于是和唐宝娜一边向向坤的方向走去,一边喊着:“向先生。”

但直到了跟前,向坤才像吓了一跳似的转头发现了她们。

这个表现,让杨真儿颇为不满,略带嗔怪的语气道:“向先生,你在和谁发消息呢?怎么叫你半天了都没听到?”说着,眼睛瞟向向坤的手机屏幕。

但这时候向坤却忽然骂了一声“妈的!”把她吓了一跳,然后留下一句“回头再联系”就转头走了。

序章

2022-11-25

书评(190)

我要评论
  • ,没过&的资格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 一种调&侃的态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 血鬼传&要以认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面的高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 是当成&,就切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