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饥饿感早上,向坤发来了常彬发来再次询问朋友见面情况的微信。他自然而然是说聊的很不错,回过头再次深入深入了解看一看。但是常彬在明白向坤把早上的朋友见面挪到了上午,也没请唐宝娜去吃晚饭,也也没任何后续安排,四点多就分离各自回去后,但是狠狠地地念着了他劈头盖脸。稍晚的时他自然是说聊的不错,回头继续深入了解看看。。...

第十四章饥饿感

晚上,向坤收到了常彬发来询问见面情况的微信。

他自然是说聊的不错,回头继续深入了解看看。

不过常彬在知道向坤把晚上的见面挪到了下午,没有请唐宝娜去吃晚饭,也没有任何后续安排,五点多就分开各自回家后,还是狠狠地念叨了他一通。

稍晚的时候,常彬又发来微信,说通过王涵去了解了一下,女孩那边对向坤的印象好像也不错,觉得他“风趣幽默”,“挺有趣的”,“可以先当朋友”。

常彬表示这话听起来很有戏,让他主动一点,多聊聊,多约约,多见面。

向坤自然是一口答应,不过心下却是觉得,这应当只是唐宝娜委婉的拒绝而已,意思是向坤更适合当朋友——当然,这本来也和他的意愿相符。

在那之后,有三天时间,向坤和唐宝娜都没有任何联系,每日里依然是白天多泡在健身房,晚上则进行视觉和肺活量的训练。

向坤第一次饮血是7月14日,第二次是7月17,隔了三天。

而现在,距离7月17日饮兔血,已经过去整六天了,他还是没有一点困意,也未感觉到饥饿。

这六天来,他除了一些纯水外,便没有再吃其他东西,但每日里运动量却是极大。

他也不清楚,到底下一次饮血,会是什么时候到来。

前两次饮血,他都是在见到血以后,才开始产生强烈的饥饿感,但这次他希望能等到自己的身体主动“发出”那种需求来,也让他可以知道,自己一次饮血后,能够保持多久。

如今那剩下的兔子被他养得白白胖胖,还专门为给兔子买吃的跑了趟超市,他倒是真快成“铲屎官”了。

只希望能在搬家之前完成这次饮血。

23日晚,向坤正练习视力的时候,忽然收到了唐宝娜的微信。

“琦玉老师,在吗?”

“琦玉老师”是那天唐宝娜提到《一拳超人》时,开玩笑式地给他取的外号。

向坤想了想,回复了简单的一个字——“在”。

“在做什么呢?出来吃烧烤不?”

吃东西什么的……自然是不可能的。

向坤正准备找个借口推脱,忽然口舌生津,一股突如其来的饥饿感从心底涌起。

来了!

从发生变异以来,这是向坤第一次未见血之前产生饥饿感,他也顾不上想什么借口了,直接回了一句“不好意思有事去不了”,就把手机扔到了边上,开始坐到电脑前,打开文档记行记录,并且打开记时软件进行计时。

他要看看,这种饥饿感会对他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随着时间的增加,又会有什么其他变化。

之前的两次饮血,第一次去菜市场买鸡时,他很清楚地记得整个过程,但却有种身体在“自作主张”的感觉。

第二次在家中饮兔血,感觉就好了很多。

他在想,其中的差别,仅是因为菜市场时是第一次,还是的菜市场时自己对血液的需求更强烈?

这也是个需要验证的问题。

做好记录后,向坤盘腿坐在床上,开始认真感受身体的变化。

一般来讲,人有饥饿感,都是从腹内开始,从胃部排空后的收缩开始。

但向坤现在感知到的这股饥饿感,却并非是来自腹部,来自胃部,而更像是来自意识深处,来自身体的每一个器官、每一个细胞。

感觉了一下,身体的力量似乎并没有太大的下降,倒没有像普通人一样,一饿就四肢发软。

但是有这饥饿感的干扰,他也很难再集中注意力做什么事。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从晚上9点08分开始感觉到那股饥饿感,一直到凌晨3点多,饥饿感一点点变强,已经让向坤有些坐不住了。

向坤开始频繁地起身,几次走到洗手间养兔子的笼边,又强行克制返回,也尝试着做其他事,转移注意力,但脑子里总是不断地想像杀兔饮血的画面,不断地回想着上一次饮血时身体的感觉。

最开始的时候,向坤每隔半小时会给自己拍段视频,对着摄像头念一首唐诗来确定自己的状态。

过了凌晨后,便缩短为每十分钟录一次,也是用这种方法来让自己做点什么,转移注意力。

向坤也好几次想要出门去,透透气,或是跑一跑,但之前他就已经有想过,这种状态绝对不能出门,以避免在控制不住的时候,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不过让向坤有些意外的是,到了差不多五点半,日出的时候,那股饥饿感和饮血的冲动,忽然一下减轻了不少。

看来日出后,那抑制他本身身体机能的因素,同样也会抑制他对血液的渴求。

向坤松了口气,一边在电脑上记录身体的变化,一边调整呼吸继续忍耐。

白天的状况好很多,而且并没有随时间增加忍耐的难度,不过到了日落以后,饥饿感又开始加强了。

一直到了晚上7点33分,向坤在差点挥拳砸向墙壁之后,放弃了继续忍耐,用极快的速度解决掉了那只养了快一周的肉兔,抑制住直接牛饮的冲动,将血放到事先准备的量杯中。

量杯上有很清楚的刻度线,他分了四个量杯,前三杯都装了50ml,第四杯只装了20ml出头。

喝下第一杯50ml后,向坤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饥饿感还没有被满足,依然十分渴望那些兔血。

但他没有马上继续喝,而是拿着手机计时,1分钟后,才喝下了第二杯50ml,然后继续计时,再隔2分钟后,才喝第三杯。

第三杯下肚后,向坤就很明显地感觉到,这血的效用有所下降。

一股强烈的困意袭来,但向坤强挺着,一边收拾,一边计时,在距离喝下第三杯兔血5分钟后,拿起第四杯喝下。

事实上向坤现在依然能感觉到对血液的渴望,但最后的这不到20ml下肚后,几乎没有带来多少帮助。

很显然,最后的第四杯,已经失去了兔血所能带来的效用。

这是上次向坤就有些怀疑,兔血离开兔子身体后,对他的效用会飞速下降,现在算是证实了。

1分钟后的第二杯,相比起第一杯,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而第三杯,效用下降的就很明显了。

由此可以推断,这个效用下降的时间,应该从兔血离开兔子1-3分钟后开始。

做好记录,向坤依然没有马上躺倒睡觉,而是坐在床上,与困意对抗。

他想看看饮血之后,能够抵挡这困意多久。

序章

2022-11-25

书评(490)

我要评论
  • 血鬼传&得这个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侃的态&问的。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 自然不&回答这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 不是高&陈年浪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 了几篇&,就切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