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常彬所以刚赢了那位一米九的沈教练,向坤一下子成了健身房里关注更多和谈论到的对象,更有甚者有人掏出手机被偷拍他深蹲——并且统统是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们……没想起这个赌约导致了这样的效果,貌似让向坤有些无可奈何。最后他测完了深蹲、硬拉的数据,分别为1是210最终他测完了深蹲、硬拉的数据,分别是210KG和240KG。。...

第八章常彬

因为刚刚赢了那位一米九的沈教练,向坤一下子成了健身房里关注和谈论的对象,甚至有人拿出手机偷拍他深蹲——而且全都是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们……

没想到这个赌约造成了这样的效果,倒是让向坤有些无奈。

最终他测完了深蹲、硬拉的数据,分别是210KG和240KG。

这几个力量数据,比起当初向坤在大学时的成绩,直接翻了近一倍。

而从健身房里一众肌肉男看他那佩服和羡慕的眼神,也可以知道,这数据即便是在经常健身的人里,也是相当不错的。

又简单做了下拉伸,放松了一下后,向坤便离开了健身房,前往超市买东西。

在超市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向坤拿起一看来电显示,却是有些意外——来电的是他大学时的舍友,而且就是那个带他去健身房的室友。

这倒是有些巧。

向坤在学生时代就是个比较孤僻的人,不太喜欢热闹。

不过不论是中学还是大学,他都还是有那么一两位关系比较好的朋友的,现在打来电话的这位舍友常彬就是其中之一。

“你这小子,怎么微信都不回消息的?你是不用微信了还是故意不回我啊?”手机一接通,另一边的常彬就是一通抱怨。

“我最近是没怎么看微信,之前我爸的消息都忘了回,让我妈打电话来追问来着。”向坤回道:“你怎么忽然想起找我来了?”

“当然是给你雪中送炭来了!我说你工作找着没?”

向坤奇怪:“你怎么知道我工作丢了?”

常彬在手机里报了个公司名,然后说道:“这是我女朋友的公司,她们公司最近要开辟新项目,正在招人,结果这几天有好几个之前同一公司的人来应聘,说是原来的公司倒了。她听我提过你在工作的公司,就回来跟我说了。我说,你要是还没找到工作的话,也可以去应聘下啊。我女朋友说了,以你的能力和经验,基本没问题的,她们公司待遇一向挺不错,如果入职的话,薪水应该也不会比你以前低多少。而且……我女朋友现在也在负责招聘工作……”

常彬就差没跟他明说会给他照顾开后门了,向坤有点心动,他虽然现在还有点积蓄,但毕竟还有房贷要还,如果一直不工作也不行,但想到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犹豫了一下后还是说道:“多谢了阿彬,不过我这段时间准备休息一下,暂时不想找工作。”

“休息一下也好,你这几年全扑在工作上,真是浪费了大好青春,干脆趁现在有时间,把终身大事解决一下,去谈个恋爱什么的。说到这个……你现在在哪?既然现在已经是无业游民了,那应该没在忙什么事吧,过来熙春路一起吃个饭。”

“呃,吃饭就算了吧。”向坤现在最怕的就是和人吃饭了,他现在基本上什么都吃不了,吃什么吐什么,总不能让他在餐桌上直接喝生血吧?

“少废话了,马上过来,我把位置发你微信上,打的过来。”

向坤继续推脱:“我已经吃过了……”

常彬却是十分的坚决:“吃过了也过来,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你看我们吃!”

“唉……你知道我不习惯应酬的……”

“我说你也工作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没搞明白?这世界单打独斗、独来独往是行不通、成不了事的!你们做项目,不也是得一大群人、各个部门团队协作、分工配合么?没事的时候你也和其他老同学聚一聚,联系联系,遇到事了你帮帮我,我帮帮你,关系不就亲近了么?以后说不定关键时刻,互相伸把手,就能扭转乾坤呢?”

“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我就是这个性格……”如果是其他不太熟悉的人或同学,向坤根本不会说那么多,甚至这电话都未必会接,但常彬和他的关系确实不一般,而且他也知道常彬是真心为他考虑。

“行了行了,今天不跟你开思想政治课,也没有其外人在,要给你介绍的,是我女朋友……应该说是未婚妻了!跟你提过那么多次,我们都交往一年多了,你还没见过她吧……反正你今天要是不过来,我就把你拉黑名单,看着办吧啊?”

向坤叹了口气,无奈道:“那行,我就过去和你们聊聊天,但不吃饭啊……”

六点多,向坤赶到了餐厅包厢,见到了有一段时间没见的老友常彬,还有他的未婚妻王涵。

“我靠,你眼镜呢?怎么变成光头了?我去,吓我一跳啊,差点没敢认。”常彬直到向坤走到面前坐下,才意识到面前的是谁。

“这不是刚丢了工作,干脆改变一下形象么,本来头发就掉的不少了,不如剃个光。”向坤笑着说道,然后看向好友身边一身职业套装的漂亮女性,问好道:“你就是王涵吧,虽然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但我可是没少听阿彬夸你。”

王涵也笑道:“一样一样,彬哥也是经常提起你,说大一的时候就看出来,你是他们班上最聪明的人。”

“他这是毒奶啊!是啊,聪明,这不都聪明绝顶了……”向坤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笑道。

王涵是个身材娇小的美女,本地人,行事说话都很得体,有种大家闺秀的气质。从常彬口中得知,别看王涵比他们还要小两岁,在公司里却已经是中层管理了,工作能力很强。

不过或许是来之前常彬已经交代过了,王涵没有提让向坤去他们公司工作的事,似乎只是普通的闲聊,回忆以前大学时光的种种趣事,气氛也是十分融洽。

“这里的牛骨汤很不错,味道很赞,你就是吃过晚饭了,汤喝一碗也行啊。”常彬说着,就要给向坤面前的碗舀汤。

向坤赶紧把碗拿开:“不要不要,我最近在健身,刚刚去完健身房,吃完了营养餐,不能再吃别的。”

常彬愣了一下,打量了他几眼,点头:“嗯,难怪我觉得你看起来瘦了不少,这样好,这样很好,确实要锻炼,现在看起来比上次我见你的时候状态好多了,简直年轻了十岁。嗯,我也得找时间去健身了。”

旁边的王涵说道:“那要不要点份水果沙拉?”

“不用不用,我就喝点水就行了,改天再一起吃饭。”向坤说道,总算这借口是把两人说服了。

序章

2022-11-25

书评(473)

我要评论
  • 一种调&问的。

    当初发这问题的人,估计也只是以一种调侃的态度来提问的。

  • 偶有几&真的态

    偶有几个认真追溯吸血鬼传说起源和可能的医学解释的回答,也都是排在后面,赞同者寥寥,显然大多数人也都不觉得这个问题需要以认真的态度来看待。

  • 富帅的&是忧郁

    第一次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向坤并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下面的高赞回答,大部分都是那种一看就是开脑洞编造的故事,里面的吸血鬼不是高富帅的豪门公子,就是忧郁深情的陈年浪子,本质就是言情小说。

  • 向坤亦&小说,

    向坤亦是当成小说,随便看了几篇回答后,就切到了其他问题。

  • 那个时&然就有

    那个时候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没过多久后,他竟然就有了真正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