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黄月英挥手示意侍女退下后,这才问着:“日前银屏你有心事?”“侄女始终跟在婶母身边,何谈心事之说?”“你们关家的刀法,太过刚猛,不很适合女子学。别忘了,你这身武艺,大部但是我教的呢,说出来,我也算你的半个阿母。么,自己女儿有也没心事,这一点我都看黄月英把碗推移向关姬那边,说道:“先喝口水。”。...

黄月英示意侍女退下后,这才问道:“近日银屏你有心事?”

“侄女一直跟在叔母身边,何来心事之说?”

“你们关家的刀法,过于刚猛,不适合女子学。别忘了,你这身武艺,大部还是我教的呢,说起来,我也算是你的半个阿母。难道,自己女儿有没有心事,这点我都看不出来了?”

黄月英把碗推移向关姬那边,说道:“先喝口水。”

看到关姬听话地端起碗来,这才继续说道:“就是因为你一直跟在我身边,所以我才奇怪,你这心事究竟是从何而来?我思来想去,也只想到了那李大郎与你有过关联。说说,是不是因为他?”

关姬摇摇头,难得地卸下了冰冷的伪装,平淡地说道:“侄女已许久未见过那李大郎了。”

黄月英皱起眉头:“怎会如此?他不是已回都城好些时日了吗?怎的未曾来见你?怪不得这些时日从未见你出门,难不成你俩吵架了?”

关姬一直以冰霜示人的绝美容颜上难得地绽出笑意,安慰黄月英道:“叔母想哪去了?我与那李大郎,也不过是相见数次,彼此之间,尚不熟悉,何来吵架之说?”

“那样不好。”黄月英“嘁”了一声,不满道,“既然已经决定嫁进李家,又为何如此疏远?”

看到关姬沉默不语,黄月英叹了一口气,说道:“当初那南中乱象刚露端倪,丞相想要笼络那南中大族,你便提出要自愿嫁与那李家,我本是不太同意的。如今看来,倒还真是应了我原本的担心。”

关姬讶然地看向黄月英,不解道:“叔母如何会这般想,为何从未说与侄女听?”

“当时你满门子重振关家的心思,如何劝?再说了此事丞相也是一力赞成,我自不好再说什么。本还想着让你二人相处一些时日,如果脾性相合,那倒是免了我的忧虑,没想到还是心存了些侥幸。”

“侄女还是不明白。”关姬瞪大了美目,眼里全是不解。

“你没有经历过男女之情,如何能明白?”黄月英怜爱地拉过她的手,解释道,“夫妇者,阴阳相济方是正理。你性子刚烈,又极有主见,如若遇到一位能包容你的郎君,日子自是和美。但那李大郎君看似儒雅,却是个好胜性子的。别人看不出,我却是能看出来的。”

说着,黄月英拿起碗喝了一口,这才继续说道:“前几日,丞相还问起你与他二人之间的事,曾提过一句,说那李大郎自请要跟那冯郎君去汉中。你可知为何?”

听到汉中二字,关姬眼眸微微一动,脱口问道:“为何?”

“自然是不服那二郎和王大郎得了朝廷的封赏。那李大郎,看起来似与人为善,但可不算是个善茬,其人性高自傲。以前二郎终日浑噩,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先是进了诸冶监,做出了偌大个功劳,前些时日那般多武将去赵府拜访赵将军,别人不知情便罢了,那知情者又如何不知是找那二郎打探消息去了?”

“那功劳可不是二郎做出的。”关姬抿嘴一笑。

“那谁叫他好命,跟了个有本事的?”黄月英也是一笑,似乎想到了某个混帐小子,“后面得了封赏,前些时日又得了个汉中典农官。别看如今汉中荒凉,以后……”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以后如若是跟了那冯郎君,再立个功劳,只怕比他那位大兄还要有出息些。”

“叔母的意思,是李大郎不服那二郎得了封赏,所以也自请去汉中?”

“要说不服,那也算不上。只是那李大郎自恃才智皆高于二郎,自然是不甘心二郎专美于前,所以我才说他是个好胜的性子。你与他之间,若是无事还好,便但凡有相左之事,只怕未必能轻易言和。”

说完,黄月英又叹了一口气:“我最担心的便是,你是怀着重振关家的心思才嫁给他的,在他眼里,你看中的是他这个李家嫡子的身份,而不是他这个人。男人啊,总是贪心不足的。没得到你之前,什么都好说。就怕和他成了亲之后,他嘴上不说,心里未必不介意你的心不在他那里,只顾想着关家。”

“那叔母,我又当如何?”关姬低下头,轻声问道。

“若是你平日里能对他迎合一些,倒也未尽不能尽释前嫌。只是你这性子……”黄月英苦笑摇摇头。

关姬没有抬头,目光落到了自己那常年练武而长满老茧的手上。那原本是一双很白很嫩的手,可是因为自己自虐般地练武,已经变得比那些武夫的手还要难看。

“叔母,我也想去汉中。”

关姬最终还是抬起头,看向黄月英说道。

“大父,那大房如此欺人太甚,如何能忍得?”

冯庄隔壁的李家祠堂里,一个少年郎正忿忿不平地对着李家太公说道。

能进祠堂的,都是嫡出身份的男子,算得上是一房的核心。

“就是就是,那大房吃了亏,与我六房何干?”

“六郎不能如此说,李家几房,不都是同气连枝?只是大房这回做的委实有些过分……”

底下的人有老有少,脸上都或多或少有些不忿之色,正议论纷纷。

坐在最上头的,正是与冯永有过两次面的李家六房话事人李太公。

旁边一位发须皆白的老头,问向李太公:“族长,此事究竟是个什么章程?那汉中,莫不成真能屯垦?”

“说是大房的人听那廖公渊亲口所言,只怕不假。”李太公点点头,说道。

族长开了口,底下的人都安静下来。

李太公看向众人,轻咳一声:“从大房传来的消息,朝廷又出了一件新式犁,名曰八牛犁。此犁须八头牛方能拉动,故得此名。一日所耕,胜那熟手老农百人,实是耕地利器。”

众人一阵哗然。

“可是大父,那朝廷对我等世家戒心甚重,想得到那八牛犁,只怕不易。”

说话的正是先前开口的年轻人,此人正是李太公的亲孙子,李大郎。

“自然不易。朝廷所制八牛犁,只会先卖给那朝中大臣,如何会先给我等世家?”李太公点点头,继续说道,“所以那大房便得了廖公渊的许诺,可送予我们李家一套。”

第0005章

2022-11-24

第0007章 犁

2022-11-24

书评(351)

我要评论
  • 够穿得&出来的

    这少年眉清目秀,身上穿的衣服虽然说不上是华贵,但却也不是一般人家能够穿得起,一看就知道是殷实人家出来的,却没想到骂起人来与山野村夫一般无异。

  • &惊恐起

    半大小子脸上一下子惊恐起来,不顾母亲还死命扭着自己的耳朵,连连摇头。

  • 及章武&闻之,

    及章武三年二月,永忽自山中出,披头散发,时口出癫语,或行若狂人,时人甚怜之,报上以闻。及帝闻之,愧甚,曰:“其家破人亡者,皆吾之过也。”遂赐田五百,仆三人,耕牛二,丝帛若干,以养忠烈之后。

  • ,下半&”

    半大的小子裸着上身,下半身只穿犊鼻裤,赤着脚抱着麦子奔跑在田埂上,有时跑得过急,便招来一阵叫骂:“跑得恁急?眼瞎了看不到麦颗子都被抖下来了?咋不去当牛驴拉石碾子?”

  • 名永,&遂投河

    其部曲有一副将,名曰冯让,余一妻一子,其子名永,得知父殁,痛哭三日,情不能禁,奔山而入,人不能追,概不知所以终。冯妻丧夫失子,遂投河。时人皆叹之。

  • ,一手&干不完

    “你们笑个屁!”那少年骂完壮妇似不过瘾,一手叉腰,一手对着那些人指指点点,“不快点干活,要是今天干不完这些,晚食让你们吃西北风去!”

  • 地看着&跑了。

    半大小子警惕地看着冯永,小心翼翼地绕了半截路,这才撒开脚丫子跑了。

  • 半大小&给他递

    半大小子这才发现原来官道上停着一辆牛车,车上端坐着一人,衣着不凡,手持书简,正读得入迷,看也没往这边看一眼,说话和给他递水囊的,正是赶车的侍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