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暖凉在锦江窝了两天,接一电话。“暖姐,第二次催账单了发过去的了。苏家人可啊牛b,就这几天疯狂的的给我发邮件,还各种调查结果我的IP地址,幸好你的防火墙牢靠,硬是一次都没被攻下!”“嗯,也没不还钱的意思?”“有想买通我的意思。”“然后发,切记停“暖姐,第二次催款单已经发过去了。苏家人可真是牛逼,就这几天疯狂的给我发邮件,还各种调查我的IP地址,幸亏你的防火墙牢固,愣是一次都没被攻克!”。...

许暖凉在锦江窝了三天,接到一电话。

“暖姐,第二次催款单已经发过去了。苏家人可真是牛逼,就这几天疯狂的给我发邮件,还各种调查我的IP地址,幸亏你的防火墙牢固,愣是一次都没被攻克!”

“嗯,没有还钱的意思?”

“有想收买我的意思。”

“接着发,不要停。”不知所谓的人,总是要得到点教训!

“好嘞暖姐,魅色酒吧888号座,来不来?”电话那头的女声很兴奋。

“嗯?”

“来玩吗,好久没见,我等你哈!”

许暖凉:“……”

酒吧倒是无所谓,人想见见。

她去了衣帽间,挑了条黑色风衣加马丁靴,还配了个黑色口罩。

机车停在酒吧门口,钥匙扔给泊车小弟后,许暖凉迈入酒吧。

五彩的灯光,撩人的音乐,响彻不停。

她压低帽檐,朝888号座而去。

只见苍蓝穿着低胸薄毛衣,豹纹包臀裙,搭在高脚凳上露出修长的美腿,一手摇晃着酒杯,一手正被一男人握着。

“讨厌啦~”

声音嗲到一听就是假的。

许暖凉敲了敲吧台桌面。

苍蓝立马缩回手,惊喜朝许暖凉扑来,“亲爱的,你终于来了!”

“打扰你了?”

“哪能呢!”

苍蓝掏出几张红的塞进男人胸前的口袋,“乖啊,姐姐有事,自己玩去吧。”

就这么把男人打发走了。

“喝什么?我给你点?”

“随便。”许暖凉坐在她身边,深深看了一眼苍蓝,她前世一直劝自己离开苏曜,事实证明她不瞎。

“认识这么久还没和你喝过酒。”苍蓝点了被一模一样的威士忌给许暖凉。

“喝一杯。”许暖凉和苍蓝碰杯,喝了一口。

她一般不喝酒,怕有什么紧急治疗需要出手,喝酒容易误事。

“和我说说,你和你那邻居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你们有戏。”苍蓝问完发现没声音了,转头一看,许暖凉趴桌子上睡着了。

苍蓝:“???”

一口倒。

不会吧,暖姐的酒量也太弱了吧!

同一刻,薄衍南和陆谭从二楼下来。

“衍哥,那件事你觉得……咦,你去哪?”陆谭话还没讲完,就看到原本要离开的薄衍南调转方向,往卡座那走去。

薄衍南加快了脚步,越是靠近心跳越快。

趴在吧台上的女孩子不正是许暖凉!

他的手落在许暖凉肩上,唤她,“暖暖?”

正在喝酒调戏美男的苍蓝回神,“你谁啊!想干什么!”

“她怎么了?”

“喝多了。”

薄衍南的目光沉了两分,俯身把人打横抱起就走。

“喂……你谁啊……凭什么带走我的人!”苍蓝要追出去,陆谭拼了老命拦住。

“小姐姐别急别急,都是朋友!”

“神他妈朋友!”

“他们是邻居,也是朋友,更是医生和患者!我担保衍哥一定不会欺负小许!”

“啊哈!他就是那个邻居?”那还是欺负吧!

陆谭:“?”

苍蓝一听,坐回位置上淡定的又要了一杯酒,看了眼不走的陆谭,似有嫌弃,“不然你留下,我们喝一杯?”

陆谭:“……”

……

薄衍南把许暖凉抱回车上,吩咐南木开车。

怀里的女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双手抓着他的衣服,水汪汪的杏眸看着薄衍南,小嘴巴一撇一撇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哇的一声哭出来。

薄衍南企图解释:“我怕你一个人在酒吧不安全,送你回家。”

“嗯。”

薄衍南傻眼,怀里的女孩子连声音都是暖萌暖萌的,哪里还有平时的半分!

“你……”

“抱。”许暖凉说完,和八爪鱼似的抱住了薄衍南,两人之间贴得极近,一点缝隙都没有。

温柔遇到寒冷,融化冰川。

薄衍南的手落在她纤细的腰间,“你……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她到底是喝了多少,喝得整个人都变样了?

“是暖暖。”

糯糯的声音停了三秒后,又响起,“你是大熊。”

薄衍南哭笑不得,还真是喝断片了,他努力的纠正她,“不是大熊,我是南哥哥。”

“不,你就是大熊。”

“……”

索性一路上,许暖凉窝在他怀里还算安分。

就是小手胡乱扯的时候,扯掉他衬衣的三颗扣子。

下车后,他抱起许暖凉,冷风从他领口灌了进去。

开车的南木早已笑得不行,还护送两人上楼。

“薄爷,这许小姐喝醉了以后也太可爱了吧!”

薄衍南抓起外套就罩住许暖凉,不给看。

南木心里嘀咕:小气巴拉的

等到了楼上,尽职尽责的南木又弱弱道:“薄爷,需要我帮您去买点……必需品吗?”

他说得这么直白了,薄爷应该懂了吧!

都怪他,给薄爷安排住所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提前准备呢!

失策啊!

“你可以滚了。”

“……”

薄衍南把人带回了自己家。

刚放到卧室大床上,才发现根本抽不开身,许暖凉的双手还勾在他脖子上。

“乖,先松开。”他要被勒死了。

“哦。”许暖凉放开他,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他看,小脑袋歪了过来接着看。

“怎么了?嗯?”薄衍南的喉结不自觉的滚动。

她太可爱,也很诱人。

眼前的女孩子突然明媚的笑了,“你长得真好看,比我还好看。”

“那……你喜欢吗?”薄衍南的手就没离开过她的腰,他舍不得离开。

许暖凉点点头。

“我可以吻你吗?”

许暖凉笑呵呵的,主动贴上脸颊。

薄衍南虔诚的吻了吻,放开。

他立马抽身后退,看着她,“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许暖凉笑着点了点自己的唇,“这里。”

薄衍南扑了上去,堵住了她的唇。

听到她的闷哼声,他放轻了动作,生怕惊着怀里的小人。

湿漉漉的大眼睛中闪过一丝享受,随后许暖凉一个翻身,成了上面的人。

“我来。”

薄衍南:“!”

许暖凉俯身下去,啊呜一口,咬住了他的耳尖。

像是一股电流,席卷他全身,薄衍南再也抑制不住冲动,抱紧了她。

012 断他药

2022-09-24
  • 退婚后,大佬她成了娱乐圈顶流

    作者:言洛

    类别:游戏竞技 | 连载

    编辑:饮了晚风 | 在读:19176 人

书评(431)

我要评论
  • 男人身&上!

    身下一片柔软,许暖凉这才意识到她坐在了一个男人身上!

  • &门的宾

    就在此时,她看见不远处停靠着的一辆微敞开车门的宾利,未开车灯,隐身在暗处。

  • 上身后&搜罗自

    可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体力早已透支,加上身后时不时有车声响起,有不少人正在搜罗自己,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抓回去。

  • 么看?&”

    “看什么看?”许暖凉仗着对方没力气,骂了一句,“闭眼,我要换衣服!”

  • 说着就&一身衣

    说着就伸手将男人脑袋硬生生转了过去,又背过身换上了从男人那扒下来的一身衣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