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安馨一家本来想趁着两家一同坐下去吃饭时就把婚礼细节谈妥。高调领证,怎么说也得来个世纪婚礼才行!可苏家人不明白怎么的,更本就没那个意思,后半场更是吃的心不在焉,早结束了。最后,客套的告别。一下车,许父和许母就变了脸色。向来温柔如水的许母也都忍抱高调领证,怎么说也得来个世纪婚礼才行!。...

许安馨一家原本想趁着两家一起坐下来吃饭就把婚礼细节敲定。

高调领证,怎么说也得来个世纪婚礼才行!

可苏家人不知道怎么的,根本就没那个意思,后半场更是吃的心不在焉,早早结束。

最后,客气的告别。

一上车,许父和许母就变了脸色。

一向温柔的许母也忍不住抱怨,“这顿饭我吃的是尴尬到不行,安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不都已经领证了,他们绝口不提婚礼是怎么回事?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一家三口都在走神,我问苏曜这三文鱼好不好吃,他居然说九分熟就够了!昏了头了?”

“安馨你告诉爸爸,苏曜是不是对你不好?他是不是把你骗到手后就不管了?”

许安馨虽然满腹疑惑,但她没有表露出来,反过来安慰父母,“爸妈,曜哥哥对我很好,只是最近苏氏集团的项目太多太忙了,曜哥哥私下和我说过,婚礼会找大师算过日子,按照最好的来,这还没算好日子,自然不方便多说,毕竟这婚礼要是定下日子了就不能更改了。”

越是富贵之家,越讲究一帆风顺。

许父和许母这才松了口气。

等回到许家,趁许父洗澡,许母拉着许安馨到一边偷偷问,“你怎么回事,说领证就领证了?也不知道提前和我知会一声,你爸那我差点兜不住。”

“妈,你不知道许暖凉拿了股份背地里还想勾引曜哥哥!”

许母变得面目狰狞,“这小贱人果然是个不安分的!和她那个早死的妈一模一样!”

“再说我们没有股份了,要是再拖下去……”

母女俩对视一眼,明白对方的意思,要是没了股份,就算苏曜再喜欢许安馨,苏父和苏母那很难让许安馨过门!苏家最是看中联姻带来的好处!

“你抓紧时间怀个孩子,到时候你苏太太的位子就稳了。”

“知道了妈。”

……

另一边,苏家,灯火通明。

三人的邮件内容都是一模一样。

是一分借款合同和催款单。

整整二十亿。

加上利息,快三十亿了!

苏曜坐不住了,把整个苏氏集团卖了都不值这个数!

“爸妈,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家真的欠了这么多钱?”

苏父瘫坐在沙发上,瞬间老了好几岁,“二十年前,苏氏集团面临倒闭。当时你爷爷还健在,他不知道向什么人借了二十亿,救了公司。我们祖孙三代都签了借款合同,利息代为保管,等对方有需要了就归还。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对方根本就没有联系过我们,要不是今天收到邮件,我都忘记了这件事……”

“我也签了?”苏曜翻到最后面,差点出血,他还真签字了!

哪怕当时他还小,可他还是有模糊的记忆!

“我没想到对方会在这个时候讨债!别说公司已经把资金全部投入到你刚竞争到的项目中去,就算没有项目,我们也拿不出三十个亿来!”

“爸,爷爷当时除了借钱,还和对方约定了什么?”

苏父摇摇头,当年都是苏老一手操办的,他根本不清楚!

……

苏许两家都没睡个安稳觉,除了许暖凉。

凌晨三点,她的监控系统警报响了,熟睡的许暖凉被迫爬起来查监控。

只见门外墙上,一道熟悉的身影靠在墙上,指尖夹着烟,脚下一地烟头。

是薄衍南。

他不是不在云城吗?

和平时慵懒散漫的样子不同,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黑色的丝质衬衣底下黑色紧身裤马丁靴,神秘又冷漠。

许暖凉蹙眉,这温度就穿这点,还抽烟,不怕咳死?

她不由得一股怒气由脚底而生,直冲天灵盖!

猛的拉开大门,“大晚上,你在这发什么疯?”

楼道的感应灯一下子亮了起来,薄衍南缓缓抬起双眸,妖艳的桃花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目光随后落在只穿了一条黑色丝绒吊带的许暖凉身上,眼中欲念波动。

许暖凉注意到他炙热的视线,后退企图关门。

她快,薄衍南更快,

他扔掉烟头,一手落在许暖凉肩上,一手环住她的腰。

人被提起,旋转,

进门,

脚一勾,门被关上。

许暖凉被压在墙上,大手握着她的下巴,吻扑面而来。

胡乱的作祟,

猖狂的追逐,

嘶……

许暖凉狠狠一口,咬的薄衍南吃痛,不得不放开她。

尽管四肢被控制住,杏眸还是怒瞪着眼前的男人!

薄衍南再度靠近,没有再吻她,而是一字一句极具魅惑说,“你穿成这样,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许暖凉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是你大晚上莫名其妙出现在我家门口!”

早知道就不设置什么监控警报了!

“为什么出来?”幽邃的眼眸紧锁着许暖凉的双眼。

“大哥,你大晚上在我家门口抽烟,不怕死么?”许暖凉说着双手抵住薄衍南的胸口推开他。

还没踏出一步,手腕又被扣住了。

“你……关心我?”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欣喜和不确定。

“不想浪费我的好药。”

薄衍南没有放开许暖凉,两人的目光就这么对峙。

许暖凉扯了扯手腕,“你弄疼我了。”

薄衍南这才放开她的手,转而摸摸她的脑袋,“以后不许搭上自己。”

“什么?”

“他的事情。”

他这是知道了她对付苏曜和许安馨的事情?

薄衍南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我要走了。”

“去哪?”

“出差,等我回来。”薄衍南说完迅速俯身吻了一下她的脸颊,大步离开。他怕再不走,就走不了。

突然出现,又快速离开,前后不过十分钟。

滚烫的脸颊提醒许暖凉,他真的来过,并不是她半夜做梦。

分明是他轻薄了她,她居然好脾气都忘记了对他出手?

难道是因为吃人嘴软,拿人手软?

她绝对是看在小龙虾和衣帽间里那些玩意儿的份上!

许暖凉窝回床上一点睡意都没,又跑去冰箱取出一瓶冰可乐,猛喝了两口,凉意扑灭了体内的燥热。

012 断他药

2022-09-24
  • 退婚后,大佬她成了娱乐圈顶流

    作者:言洛

    类别:游戏竞技 | 连载

    编辑:饮了晚风 | 在读:19176 人

书评(130)

我要评论
  • 许暖凉&过去,

    许暖凉快步冲过去,不管不顾从那间敞开的车门钻了进去。

  • 敞开车&利,未

    就在此时,她看见不远处停靠着的一辆微敞开车门的宾利,未开车灯,隐身在暗处。

  • 致,鼻&桃花眼

    黑暗中依稀可见对方眉目精致,鼻梁高挺,一双桃花眼含着错愕之色,很难想象被这黑色口罩遮掩的下半张脸是怎样的惊艳绝伦。

  • :“大&烦抬一

    说话间,她另一只手飞快趴下男人的衬衫,接着不顾对方杀人般的视线,又伸手去解对方的皮带:“大哥,麻烦抬一下!你这样,我不好脱……”

  • 想其他&男人身

    远处有车灯闪过,许暖凉来不及再想其他,直接跨坐在男人身上,手里的刀抵住男人的小腹:“帮个忙。”

  • 么看?&我要换

    “看什么看?”许暖凉仗着对方没力气,骂了一句,“闭眼,我要换衣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