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暖凉垂眸,纤纤素手穿行在乌黑之间,细细地抚过,带给阵阵热浪,驱散湿意。坐着的薄衍南基本上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她靠他很近,一整晚她都靠他很近,他更有甚者能闻见她身上淡淡的味道,心中的悸动再度被撩起,就算是毒,他也甘之如饴。吹到半干,薄衍南的手机响了。等坐着的薄衍南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许暖凉垂眸,素手穿梭在乌黑之间,细细抚过,带来阵阵热浪,驱走湿意。

坐着的薄衍南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她靠他很近,一整晚她都靠他很近,他甚至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味道,心中的悸动再次被撩起,哪怕是毒,他也甘之如饴。

吹到半干,薄衍南的手机响了。

等挂了电话,他看向许暖凉,“对方司机已经脱险,是醉驾。是本地的小混混,好吃懒做,没什么背景。”

许暖凉的眸色冷了几分,却没有多言,“知道了。”

“怀疑?”

“不用再查。”对方既然敢出手,就不会留下证据。

“人,我来处理?”

“随意。”许暖凉说着走到他身后,接着帮他吹干头发。

她没有看到,薄衍南的嘴角上勾,心情好了几分。

敢对她动手,活腻歪了。

门铃响了,许暖凉蹙眉,“需要我回避?”

薄衍南挑了挑眉,“怎么,怕被误会?”

“呵,怕耽误你寻找春天。”

只见薄衍南轻笑,揉揉她的脑袋。

许暖凉躲开,怎么还动起手来了!

“去开门。”

许暖凉转身就去,没理会薄衍南。

门一开,两个大男人挤着要进来。

“小许,你怎么在这?”

“许小姐,您在啊!”

陆谭快一步冲了进去拉着薄衍南的手上上下下看他,“我说衍哥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啊……”

许暖凉:“!”

她仿佛,懂了什么!又不是很懂。

端着夜宵的南木眼神在三个人之间来回,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显然还没来得及发生什么!他们来得不是时候啊!

偏偏陆谭的话让他心中警铃大响,他连忙干咳两声,替自家主子解释,“许小姐,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许暖凉点点头,“我明白,私下他们肯定关系更好。”

“哈?”南木跳脚,“他们真的只是兄弟关系,没有……”

特么的,他居然找不到说辞了!职业生涯的瓶颈已经到达!

“许小姐,您真的误会了。”南木拼命得给薄衍南使眼色。

爷啊,你自个儿未来的老婆,自个儿解释啊!要是再这么下去,到手的老婆可就飞了啊!

……

陆谭找不到薄衍南的伤口,还去扒拉他的白色睡袍,被薄衍南拍开手。

“别动手动脚!”

“咱俩一块长大,你哪里我没见过!快让我看看你哪里受伤了,你要是有个好歹,我可咋交代!”

薄衍南忍无可忍踹了他一脚。

“你踹我做什么!能踹我说明你脚没事!”

“南木!”薄衍南咬牙切齿道!

南木顾不得尊卑,放下夜宵,拽住陆谭的后领,“陆少,薄爷有许小姐照顾,您大可放心。”

真是的!人家夫妻培养感情呢!你一大老爷们瞎掺和什么!

南木拼了老命拉住陆谭把人按在沙发上。

陆谭满头小问号,以为南木抽风了。

只见一向慵懒的薄爷端正身子坐得笔直,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许暖凉,“好像被按到伤口了。”

许暖凉目光一冷,直走薄衍南另一侧撩起袖子一看,果然血又渗了出来。

“我马上去拿医药箱!”这里的一切都是南木布置的,他自然是知道医药箱所在。

许暖凉再次给薄衍南上药包扎伤口。

薄衍南低着头,语气更加的讨好,“我就是避之不及,不是故意的。”

总算回神的陆谭立马站了起来,“我的错,我不好,你可千万别怪他!”

许暖凉:“……”

南木捂着心脏差点原地去世!

特么没有让你越描越黑啊!

他家爷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猪队友!

许暖凉见南木和陆谭都来了,应该没自己什么事情了,便想告辞,“我先……”

“嗯,还有点疼。”薄衍南打断了许暖凉的话。

随后,他指了指右手边房间,“衣帽间有你的衣服,累了先去按摩浴缸泡个澡,嗯?”

陆谭:!!!握草!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南木:!!!爷追妻更进一步了!

“我不是……”许暖凉想解释来着。

陆谭刚想坐下又站直了声音,双手搓了搓,“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工作没做完,我先走了。对了小许,公司放你一个星期假,衍哥就拜托你了!”

“我……我去送送陆少,夜宵放这了。”南木跟在陆谭喉后头闪人。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门砰关上,

又只剩下孤男寡女!

许暖凉瞥了一眼心机男,“很好玩?怎么不让你的兄弟留下陪你?”

只见薄衍南骨骼分明的大手突然抬起,看似要落在她脑袋上,转而又落在她的发间,挑起青丝,“你怀疑我,看来我得打消你的怀疑。”

“是么!”话音刚落,许暖凉一手扣住薄衍南的手腕。

她很瘦,却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猛的拉近薄衍南的手腕,靠了过去。

眼见着,唇要碰上。

仅仅一厘米的时候,许暖凉突然停住,素手落在薄衍南的左胸口,隔着白色睡袍都能感受到他强有力的心跳。

许暖凉杏眸微勾,红唇轻启,“薄爷,你的心不受控制了。”

低沉沙哑音响起,“救我吗?”

“剖心?”

“剖。”他握紧许暖凉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上。

许暖凉笑了,双眸中多了一份信任,却再无其他情绪,她缓缓后退,抽走了手。

径直去了衣帽间。

薄衍南的手落在自己左胸口,那里还有她留下的温度。

暖至全身,深入骨髓。

……

当许暖凉看到衣帽间那条长裙时,哭笑不得。

没想到,他竟然没扔掉!

她拿起转身去了浴室。

等她再出来的时候,沙发上的男人睡着了。

她取了一条毯子,轻轻给他盖上。

大概受伤的位置在手臂,他睡得不是很安稳,眉目间似有三分愁容,

哪怕是睡着了,也无法掩饰周身的矜贵和气质。

许暖凉忍不住想,颜值界的天花板,她上辈子怎么就没点印象?

反倒是被那海王骗的团团转!

只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配了一副柔弱不堪的身躯……

012 断他药

2022-09-24
  • 退婚后,大佬她成了娱乐圈顶流

    作者:言洛

    类别:游戏竞技 | 连载

    编辑:饮了晚风 | 在读:19176 人

书评(86)

我要评论
  • 人那扒&一身衣

    说着就伸手将男人脑袋硬生生转了过去,又背过身换上了从男人那扒下来的一身衣物。

  • 薄衍南&想到竟

    薄衍南额头青筋跳了跳,他被下药后强忍着开车出来休整,谁想到竟碰到个这么无耻的女人?

  • 顾从那&间敞开

    许暖凉快步冲过去,不管不顾从那间敞开的车门钻了进去。

  • 时,她&靠着的

    就在此时,她看见不远处停靠着的一辆微敞开车门的宾利,未开车灯,隐身在暗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