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暖凉跨进庄园,入目皆是玫瑰花飞舞盘旋于有年代感的柱上,他竟然不喜欢复古的风?思绪间,薄衍南迈着优雅高贵的步伐,上楼朝她而来。鼻梁上架着金丝框眼镜,多了几分文质彬彬败类之感,又被那双难以掩盖住的妖孽桃花眼驱走几分,拿捏得当得恰到好处。黑色衬衣领口大开,喉结滚了滚鼻梁上架着金丝框眼镜,多了几分斯文败类之感,又被那双无法掩盖的妖孽桃花眼驱散几分,拿捏得恰到好处。黑色衬衣领口大开,喉结滚了滚,蔓延到性格的锁骨。。...

许暖凉踏进庄园,入眼皆是玫瑰花盘旋于有年代感的柱上,他居然喜欢复古风?

思绪间,薄衍南迈着优雅的步伐,下楼朝她而来。

鼻梁上架着金丝框眼镜,多了几分斯文败类之感,又被那双无法掩盖的妖孽桃花眼驱散几分,拿捏得恰到好处。黑色衬衣领口大开,喉结滚了滚,蔓延到性格的锁骨。

他的身后是烈日阳光,衬得他原本异于常人的苍白皮肤发亮。

美男在前,毫无影响。

许暖凉稍仰起头,修长的手指扶了扶帽檐,堪堪能与薄衍南对视,语气淡漠到近乎眼瞎:“你故意的?”

招她来?

回应她的是薄衍南又一阵咳嗽。

许暖凉双眉弯起,美则美矣,无奈太弱,她也不再计较对方是不是故意的,出于医者本能询问:“你没吃药?”

“舍不得吃,止咳糖太少。”低沉又沙哑的声音一听就能让耳朵怀孕,他又绅士的请许暖凉就座,举手投足之间尽是礼仪。

许暖凉不言,径直落座。

石桌上,摆着一副残局,和一套茶具。

素手抬起,随意倒了一杯茶水递给薄衍南:“润喉。”

薄衍南微愣,接过后一饮而尽:“见笑了,你是客。”

许暖凉白皙的指尖敲了敲石桌桌面:“伸手。”

薄衍南照做,手腕上青色的血管蔓延到掌心,惹眼。

许暖凉撇开眼不看,带着温度的指尖看似随意的压在薄衍南微凉的脉搏之上。

温暖触碰凉意,相撞。

涌入热感,相触的指尖微微发烫。

“还有救吗?嗯?”只见他桃花眼轻挑上扬,似笑非笑,幽邃的双眸中多了一份淡漠风情。

许暖凉指尖一松,烫感瞬间消失,杏眼微抬,薄唇轻启,“可以。”

她取出随身携带的笔和便签,利落的写下药方,粘在石桌上:“一日一贴,煎服,七日后我再来。”

“我虽不知药理,却也懂中药煎服火候最重要,不知能否麻烦你每日上门给我煎服?”

“我在拍摄综艺,没时间。”

“陆谭那,我会和他解释,诊金好谈。”

“噢?我的诊金可不低。”许暖凉对于该收的钱,绝不手软,何况他一看就是个不差钱的主。

“出来的匆忙,没带现金。”

“接受支付宝微信二维码转账……”许暖凉说着声音小了下去,杏眼微张。

只见薄衍南从兜里掏出一枚祖母绿戒指推到许暖凉面前:“不如用这枚戒指抵债如何?”

不等她回答,魅惑人心的声音再度响起:“还是说,你不敢?”

012 断他药

2022-09-24
  • 退婚后,大佬她成了娱乐圈顶流

    作者:言洛

    类别:游戏竞技 | 连载

    编辑:饮了晚风 | 在读:19176 人

书评(320)

我要评论
  • 肥了几&。

    许暖凉立即胆肥了几分,把刀往边上一放,双手扑上前快速将对方裤子也扒了下来。

  • 下扫了&!”

    结束后她转回身,将被自己扒干净的男人从上而下扫了一遍,还没忍住夸了一句:“身材不错嘛!”

  • 桃花眼&,很难

    黑暗中依稀可见对方眉目精致,鼻梁高挺,一双桃花眼含着错愕之色,很难想象被这黑色口罩遮掩的下半张脸是怎样的惊艳绝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