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两个可疑人的“暗桩”终于等到接上头了,藏匿在一片阴影之中的顾君师静静地地盯梢了半晌,对于出乎意料发现的事情略为有些出乎意料,但又像是一切是如此的顺理成章。原来是如此。之后她跟鬼婴交谈时,便察觉到到暗处有人在,但对方身上也没杀机,而已静静地地对鬼婴的行踪通过严密监视窥原来如此。。...

看到两个可疑的“暗桩”终于接上头了,隐匿在一片阴影之中的顾君师静静地盯梢了半晌,对于发现的事情略微有些意外,但又好像一切是如此的顺理成章。

原来如此。

之前她跟鬼婴谈话时,便察觉到暗处有人在,但对方身上没有杀意,只是静静地对鬼婴的行踪进行监视窥探。

只要顾君师不想别

书评(169)

我要评论
  • 白骨框&只白眸

    她幽沉的视线落在开口之人身上,一只眼眸深晦似深,白骨框内另一只白眸则燃着幽冥之火,那妖异邪性的气息却与她那一张恬淡漠然的面容有着迥异违和。

  • 是陌生&而是迫

    而当初顾君师穿来后,面对的第一件事不是陌生的环境跟贫穷饥饿,而是迫在眉睫的婚事。

  • ,你们&公平正

    “我若不成仙,这方天地将彻底毁于一旦,你们最好还是祈求一下上苍的怜悯,予你们一般讲求公平正义吧。”

  • 而因此&则会被

    而因此成为绝户的顾一,按照官衙的县律必须在一个月内成婚重新上籍,否则会被没收全部田地财产,还会因藐视律法抓去坐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