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颗墨绿蘸幽的珠子上面相缠的一缕残淡的暗线,在滢滢跳动的光线下几不可以见。但顾君师却玩阴的祖宗,以恶对恶,魔法打垮魔法,此等藏诡的手段在她眼底犹如形同虚设。霜白的指尖点在鬼丹之上,那股快速流动的暗线一下饱涨出来,放佛在深礁怒狙杀的黑纹“海蛇”受但顾君师却是玩阴的祖宗,以恶对恶,魔法打败魔法,这等藏诡的手段在她眼底如同虚设。。...

那一颗墨绿蘸幽的珠子上面交缠的一缕残淡的暗线,在滢滢跃动的光线下几不可见。

但顾君师却是玩阴的祖宗,以恶对恶,魔法打败魔法,这等藏诡的手段在她眼底如同虚设。

霜白的指尖点在鬼丹之上,那股流动的暗线一下饱涨起来,仿佛在深礁怒潜伏的黑纹“海蛇”受到威胁倏地冲射而来,却被一股无法

书评(386)

我要评论
  • 中不期&句“欲

    在一日接一日的无形烦躁焦虑之中,她脑中不期然又想起那一句“欲入仙路,杀妻证道”。

  • 八重天&被掠夺

    一旦黄泉门开,十万阴兵现,二十八重天生机将被掠夺一空,届时天地将陷入无间炼狱。

  • 九重“&。

    顾君师倏然抬头,一双眸似枯井冷峻,那深邃的目光洞穿上空一切虚妄,只见二十九重“太虚无上常融天”若隐若现,门内却有一双对她审视的巨大血色竖瞳。

  • 眼见一&了它隐

    眼见一切即将走向不可挽回的地步,“天门”终于揭开了它隐藏千年的神秘面目,一束细长莹白的光线射落,瞬间趋散了聚拢的气死与霾云一瞬隔断三十里,强烈的白光铺天盖地耀眼刺目。

  • 大部分&,虽艰

    顾君师记忆不错,她快速将书的内容翻阅了几遍,内容大部分四字言,虽艰涩深奥,却勉强能够记下来。

  • 经风摇&漪着暗

    黄泉王座之上的顾君师一袭极简流云玄袍,削肩约素腰,因为修炼黄泉功法,她半副身躯与面容白骨化,嶙峋栩上的骨刺缝隙蓝黑焰䑛燃,衣摆经风摇曳,如染血涟漪着暗红色泽。

  • 母早亡&被修仙

    顾一父母早亡,唯一的亲弟顾二因缘巧合被修仙门派收为弟子,于是抛弃了原主去了修真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