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君师也可以虚情假意地答“爱”,可无济于事,她要入有情道,便要得对他动真情,就算一丝、一点儿,也比这满口花团锦簇的芜杂慌言得多强。缄默不语了片刻,她像是遇上几道难解的题目,正费心慢解:“我对你……”迎上他那一双剔透清晰映着她身影的琉璃眸,她吁出一缄默了片刻,她好像遇到一道难解的题目,正费神慢解:“我对你……”迎上他那一双剔透清晰映出她身影的琉璃眸,她吁出一口气,终于承认道:“有了占有欲。”。...

顾君师可以虚情假意地答“爱”,可无济于事,她要入有情道,便必须得对他动真情,哪怕一丝、一点,也比这满口花团锦簇的繁芜慌言来得强。

缄默了片刻,她好像遇到一道难解的题目,正费神慢解:“我对你……”迎上他那一双剔透清晰映出她身影的琉璃眸,她吁出一口气,终于承认道:“有了占有欲。”

书评(269)

我要评论
  • 派三千&无尽海

    “你屠杀下界修真门派三千,又拿妖魔万骨枯荣为“桥道梁”,以十万恶魂修士为“桥面”,在无尽海筑建登仙台,你可曾悔过?”

  • 人,顾&超凡成

    “天门千年来未开过一次,更未曾飞升一人,顾君师如你这等罪孽滔天之人,难不成自认为还能超凡成圣?”负伤一众怒叱。

  • &顾君师

    而当初顾君师穿来后,面对的第一件事不是陌生的环境跟贫穷饥饿,而是迫在眉睫的婚事。

  • 桃羞杏&让的美

    两人相安无事月余,小娇夫就爬床了,顾君师前世遇到这种自荐枕席的事情太多了,以往她不识情趣,一律冷颜打发了,但估计是深夜被小娇夫桃羞杏让的美色破防,也基于回不去了的现实考虑,便任之由之。

  • “顾君&仙,你

    “顾君师,为飞升成仙,你斩断亲缘,弑师灭门,你可曾悔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