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君师身遽如闪电衣袂而起,四周闪现出滚动袅绕的金链倏然将斩业剑一捆,她一挥“哐当”一声,刀身在被扭曲拧折下终碎成了流水映阳的透澈灵片,撒落天边。仙剑所以斩业剑诀这一式耗光了灵力,“哐当”一声掉下在六绛浮生身旁,也跟它主人一样也没了动静。“吼啊仙剑因为斩业剑诀这一式耗光了灵力,“哐当”一声掉落在六绛浮生身旁,也跟它主人一样没有了动静。。...

顾君师身遽如闪电飒然而起,四周浮现滚动缭绕的金链倏地将斩业剑一捆,她一挥手“哐当”一声,剑身在扭曲拧折下终碎成了流水映阳的透澈灵片,散落天边。

仙剑因为斩业剑诀这一式耗光了灵力,“哐当”一声掉落在六绛浮生身旁,也跟它主人一样没有了动静。

“吼啊——”

雷角恶鬼在完成

书评(323)

我要评论
  • 她饶有&道,而

    她饶有趣地问年轻方丈:“渺渺仙道,苍茫天地谁主浮沉?尔等还在茫然寻道,而我却即将成仙……悔从何来?”

  • 一旦黄&入无间

    一旦黄泉门开,十万阴兵现,二十八重天生机将被掠夺一空,届时天地将陷入无间炼狱。

  • 顾君师&枯井冷

    顾君师倏然抬头,一双眸似枯井冷峻,那深邃的目光洞穿上空一切虚妄,只见二十九重“太虚无上常融天”若隐若现,门内却有一双对她审视的巨大血色竖瞳。

  • 摸狗,&前靠着

    要说别的农家女十四、五岁就该成婚,而顾一因为在村子里名声极臭,偷鸡摸狗,又懒又馋,所以硬拖到二十都没人上门提亲,以前靠着顾二田里刨食勉强养活着,如今衣食父母一走,算是断了活路只能饿死。

  • 道无情&习却发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顾君临已然将【大道无情诀】都研读得滚瓜烂熟了,按照其法诀修习却发现始终无法冲破那一道屏障。

  • 久,眼&神一变

    这八个字她凝盯了良久,眼神一变再变,最终归于一片枯井般深邃平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