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外的安城虽远倒不如京中热闹的场面,但月是像的月。攻城的一干人等也都加了餐,有肉有酒,畅快淋漓的很。鲁文安会觉得那夜粮草案子的真相了摸避无可避摸了,上了个茅厕出就烦的很,叼了根草坐那呆呆,不想回人多的地方。自朝廷设立一两城监察使来,沈霍两家互有策反人鲁文安觉得那夜粮草案子的真相已经摸无可摸了,上了个茅厕出来就烦的很,叼了根草坐那发呆,不想回人多的地方。。...

千里之外的安城虽远不如京中热闹,但月是一样的月。守城的一干人等也都加了餐,有肉有酒,畅快的很。

鲁文安觉得那夜粮草案子的真相已经摸无可摸了,上了个茅厕出来就烦的很,叼了根草坐那发呆,不想回人多的地方。

自朝廷设立两城监察使来,沈霍两家互有安插人在对方城里。霍悭丢过来的人中,就有安鱼---鲁文安。

他听霍悭说了安城粮草失窃一事,自告奋勇要过来,表面话说得那叫一个花团锦簇,只要霍悭肯帮忙找儿子,要他上刀山下火海眼睛都不会眨一下。霍悭本就怀疑着这个人,正是故意说与他听,想借此事儿试探一下,自然二话不说就应了。

这一来就快月余了,鲁文安是什么人,三教九流爬起来的油混子。其他人还被诸多防备的时候,他就开始和底层的人开始称异姓兄弟。这霍悭派来的都是些什么蠢货,不去与当晚值夜的卒子打交道,天天拿个热脸贴上头人的冷屁股,好像有多少银子能买通这城官儿的命样。

他主动过来,不仅仅是要讨霍悭的欢心。平安二城,是他守了几十年的地头,比头上虱子数还门儿清。这胡人能不动声色偷了粮草去…除了暗道,还能会飞不成。

暗道,就是出了内贼。他跟随薛弋寒多年,平安二城固若金汤。想到这个就气从中来。这个狗日的,若不是有人吃里扒外,就是沈家为了陷害霍家,故意搞这档子事。无论是哪个原因,他都忍不了。若是查出来了…..若是查出来,他先让那个人好看。

几个带顶的官儿守口如瓶,架不住底下人多口杂,鲁文安数日前就已搞清了,胡人正是走的暗道。奇怪的是,居然是用的药,最后只死了一个人。

以他对胡人的了解,这就太不寻常了,那群狗脑子转不过弯,只懂得喊打喊杀,既然是有内奸,这戏该做的更像才对。偏偏他找了好几人都是从头晕到尾的,莫说内奸长啥样,连胡人长啥样都没看清,全是凭着死掉的那个人身上刀口说的。

众口一词,药又下的不动声色,十足十的出了内奸样子,但事后这件事并未闹出啥风波,定是这中间又出了什么岔子。是沈家自己畏罪,还是突然收手不陷害霍家了?他嘴皮子功夫好,偏偏脑子不好使,觉得自个儿怕是查不清楚这桩无头公案了。

而且来之前,是做好了那人会再动手的准备。动才有破绽,不动,这上哪去找。这个就蹊跷的很,偷着腥的猫儿只偷一次,他活了这把年纪还没见过。

“安兄弟,你一个人呆这做什么。营里来了几个姑娘,我跟你说,那个滋味儿,今晚不禁酒,你也去乐一乐啊”。说话的是侯三,他也是那晚守粮的一个。

“乐什么乐,你是不是缺银子,我给你,你自个儿去吧,别烦我”。鲁文安摆着手道。

侯三坐了下来,他都乐两回了,安城监察使跟着来了十来二十个人,说是一道关注城况,可谁看的上啊,都不知道怀的什么心思,见了当官的点头哈腰,对他们这些卒子就没好气。都是杂毛,还摆上谱了。也就这个安鱼还像个人,大家都是背井离乡的,赚点老婆本就回了,谁跟谁客气。

“我去完回来了,我说安兄弟,你那点家当啥也不干,谁要都给,图个啥。”

“我老婆孩子都没了,你说我图个啥”?鲁文安瞪着安鱼问,又骂了一句:“狗日的胡人。”

“你对胡人就这么大怨气”。侯三是个市井,来军里混点饷银,既没啥热血,也没啥志向,搞不懂这安鱼一天天苦大仇深的。

“当然大了,不然我来干啥,就是那晚安城粮草我不在,我在,我砍死几个”。

安城粮草一事,在城里也成了禁忌,上头再三交代底下人不许议论,尤其是他们这几个守粮仓的。这会鲁文安提起,侯三倒不吃惊,这安兄弟是个爽快人,大家混的熟了自然也就那啥了,何况每次提起这事,这个人就要炸,一帮兄弟越发爱趁没人的时候拿这个调笑。军中能有多少日子,看傻子喊打喊杀也是个乐啊。

侯三不知道的是,沈元州不是霍云昇,却也不是薛弋寒。若不是所有人都说当晚被迷晕了,啥也没看见。也许,这批人没活口,毕竟,死人更可靠些。

侯三看鲁文安张牙舞爪的,突然起了别的兴致,阴恻恻的凑上来问:“兄弟,我说你可错怪人了。我有个秘密你想不想听?”

侯三正是那个最后醒来却没死的卒子,但上头问起,他并没说自己看见了啥,和其他人一样只说被迷晕了啥也没瞧见。他也有自己的计较,这就一人醒着,不是大功,就是要死,可毛都没抓着一根,他很大概率是要死。谁知道那汉人替哪个大爷做事?

鲁文安粗气道:“什么秘密?”

“兄弟,老哥看你是个实在人,怕你哪天送命不值得,这人啊,都可怕,我是看的透了,什么胡人汉人,都他妈骗人的,不就是让咱这些替他们卖命吗”。侯三站了起来,四处瞧了瞧才回来又坐到鲁文安身边,用极小的声音说道:“当晚我醒了,这事儿是汉人领着胡人干的。”

“此话当真?”

侯三坐的远了些,也叼了跟草在嘴里,两手一摊道:“我骗你做什么”。若不是这安鱼没少给银子,又是个五大粗,他敢把这要命的事儿说出来?不过这安鱼日常说话神叨叨的,也不怕他说出去有人信。

这事儿是内贼干的,自己已经猜了好久。有人站出来指证,鲁文安更是气,但他却知道今晚不能再问主谋长啥样了。问的多了,此人怕是起疑,来日方长,总有一天撬出来。这薛弋寒才走几年,就有人敢勾结异邦。

邪火没地发,便狠狠骂了一句:“这狗日的世道。”

“可不就是狗日的世道。”侯三也吐了一口唾沫。“所以我说兄弟你一天到晚不要命的做什么呢?不就是给人当卒子嘛!”

鲁文安没继续问,是以为内奸在城内,不想打草惊蛇。侯三却以为鲁文安被震惊的开窍了,十分安慰,又多了一句嘴

“说起来你不信,当晚那个人,有点像薛小少爷”。

夜奔(一)

2021-10-14

夜奔(二)

2021-10-14

夜奔(三)

2021-10-14

夜奔(四)

2021-10-14

前尘(一)

2021-10-14

前尘(二)

2021-10-14

前尘(三)

2021-10-14

前尘(四)

2021-10-14

前尘(五)

2021-10-14

书评(464)

我要评论
  • 反倒寥&起,否

    京中圣旨又到,语气却不似前几日龙威,反倒寥寥数笔道尽君恩。只请薛将军为国为民,正值春种,战事不得起,否则这一年将万民流离。

  • 扎进来&笔墨千

    殊不知,京城之事远比边疆来的水深火热,一头扎进来,便再也爬不出去。这一场波云诡谲,日后稗官野史不知道是怎样的笔墨千行。可发生起来,这前后不过半月余而已。

  • 新帝雷&,八百

    不想来的却是新帝雷霆之怒,八百里加急诘问薛弋寒国丧当头,安敢不回?

  • 春,更&皇城繁

    梁永定三年初春,更深,露犹重。皇城繁华,却也灯火幽微,唯将军府仍烛火高照。

  • 是少将&军便陪

    老刘是将军府多年的老人了,自老将军还是少将军便陪着。老将军去世,又在府里守着老夫人数十来载,对今日局势也算明了。

  • 先帝永&之后,

    先帝永乐年间,胡族五部联合集数十万攻梁,这一仗异常惨烈,此战之后,换来的是西北境外是数十年安宁。

  • 几句入&回过神

    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