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没问题,事情顺利地的很,苏府的人跟随绿栀两块进了门,当先的恰恰苏银。十来个蜜瓜瓜蒂还青着。另一小锦盒薛凌再打开来一瞧,恰恰她要的银针,数百来枚,所以够齐清霏用个半年的。“多谢你姑母记挂,是落儿讨了麻烦”。薛凌客套着送苏银走。“姑娘是我们夫人的“多谢姑母惦记,是落儿讨了麻烦”。薛凌客气着送苏银走。。...

倒没问题,事情顺利的很,苏府的人跟着绿栀一块进了门,领头的正是苏银。十来个蜜瓜瓜蒂还青着。另一小锦盒薛凌打开来一瞧,正是她要的银针,数百来枚,应该够齐清霏用个两年的。

“多谢姑母惦记,是落儿讨了麻烦”。薛凌客气着送苏银走。

“姑娘就是我们夫人的亲生女儿一般,以后想吃什么只管让绿栀姑娘来说一声,但凡咱苏府有的,总不会缺了姑娘”。苏银大声的回道,有意让绿栀听的清。

绿栀去之前实在不知道苏府这般阔气,她生在齐家,齐家又不怎么结交商人,这些下人更就无处谈起了。今儿进了那园子,好家伙,倒比现住的地儿还华丽。要不是老爷官名在身,这小姐指不定愿不愿意回来呢。今儿个遣自己跑腿,竟然只是为了要几个蜜瓜,天,她真是小瞧了这小姐,那止她小瞧了,怕是这整个齐府都小瞧了。

薛凌拨了拨盒子里头银针,扣好了放桌子上。又让绿栀把那些金锞子找出来,自己抓了十来个收起来,其他都给了绿栀道:“你总是要帮我做事的,我是个懒人,你自拿了去打理吧,总归都是赏你的。”

绿栀愣愣的瞧着手上金光闪闪的一片,这些钱,她莫说自个儿,把爹娘的身契拿回来都够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跟薛凌说啥。

薛凌道:“你先收起来,去帮我把五小姐请来一下,动作轻些,若是四小姐在场,就不要叫了。”

绿栀回了神,猛点头,赶紧捧着一盒子去找地儿,她都一时都不知道把这么多钱放哪。下人没有单独的房间,薛凌给的那一串金珠子,她成天的贴身带着。

薛凌捡了一个蜜瓜拍了拍,“咚咚”响,真是好瓜。直接拿平意切了半个,自个儿先吃着。齐清霏来的飞快,绿栀在后面一个劲喊:“五小姐慢些”。

两人一同闯了进来,薛凌正吃得兴起,看齐清霏来了,把桌头没切的那一半递给绿栀道,“你拿回去吃吧”。又指着切好的小块道:“清霏你吃这个。”

“谢谢小姐。”绿栀捧着半块瓜就走了,冬日蜜瓜难得,她实在舍不得吃,拿去给娘亲尝尝也好。

齐清霏却没拿着吃,急切道:“嗨,不想吃这个,我的针呢。”

不想吃怎么行,不想吃谎话怎么圆啊,薛凌这般想着,笑着对清霏道:“急什么,尝尝再说”。假装瞅了两眼门外才低声道:“我买了好些呢,你等绿栀走远些,万一瞧见了,夫人问起,她哪儿敢不说实话。”

“你说的也对。”齐清霏晃了一下脑袋坐下来拿起一块瓜吃。“这瓜好甜啊,你哪儿弄的”?才吃一口就仿佛忘记了自己刚刚说的话,忙不迭的问薛凌哪儿来的。

这瓜确实好吃,也不知冬日是怎么得出来的,温度还好说,光照却难,不过,不管这些了,苏夫人总有办法。

“原是姑母送来的。一会你且拿俩去哄哄夫人,就说我送你的你舍不得吃,省的她总不喜你来我这,我再偷偷给你留俩。”

“这个好这个好,我刚还想着怎么叫娘亲不要生气了,你可真厉害。”齐清霏吃的满手都是汁液,还不忘恭维。她甚少当面叫薛凌三姐姐,却是真真切切喜欢薛凌的。小孩子家,谁对自己好,就喜欢谁啊。

薛凌递上一块帕子,去把银针盒子拿了出来打开推到齐清霏面前。

齐清霏三两下擦了手去捞起一把银针来看。

“仔细扎到,切莫伤着人”。薛凌叮嘱着。这玩意没毒杀伤力就不大,但架不住面前这位傻啊。

齐清霏立马就不吃了,一把抓起腰间兔子,往里填银针,对着瓜皮按了好几回才罢休,薛凌只得陪着她装装填填。玩的熟了,抱着盒子就要走,薛凌一把扯住道:“先给夫人送俩瓜去,再来拿”。这蜜瓜不重,齐清霏自个儿也拿得。

齐清霏瘪了一下嘴,她是想回自己屋玩玩的,看薛凌这般坚决,也没办法,只得抱了俩瓜出门。

薛凌漫不经心的吃完桌上剩下的几块,想着齐夫人应该和齐清霏说了好一会子了吧。也叫了绿栀抱着俩瓜晃到齐夫人房里。

到的正是时候,齐清霏可不是还没走,正跟齐夫人母慈女孝,乐不可支。看薛凌又抱了俩瓜来,都狐疑的盯着。

薛凌笑着道:“昨日见夫人气郁,特问姑母要了些蜜瓜来,怎清霏也在这。”

齐清霏远不会编瞎话,瞪着薛凌不吱声。

齐夫人倒是明白过来,这义女倒是惯会做人,昨日惹了乱子,今日就赶紧要了东西来平息,估摸着是先给清霏送去,自己女儿还是贴心,话都听进去了,得了东西也不敢吃,巴巴的送来给自己。

“难得你有这份心,放着吧。”

薛凌假装才瞧见地上也搁着俩蜜瓜,笑道:“五小姐喜欢就多吃些,姑母送的多,姐姐妹妹院里都有的。”

她说的懂事,齐夫人瞧着也算舒心,罢了,反正都是这府里的人了,看着也没啥坏心肠,堂堂齐府还不至于短了小姐吃食吧。便怜爱的对清霏道:“你既爱吃,就拿回去,省的自个儿没得吃倒哭鼻子。”

又对薛凌道:“既是府上爱吃,也不缺这几个银子,按价给了你姑母,以后有什么新鲜物事一并送了来。”

等的就是这句话啊,薛凌想。

“落儿替姑母谢谢夫人了”。说完识趣的自己退了出来,老远还听见齐清霏笑的开心,估计是齐夫人心疼坏了,不定怎么哄着。

这事儿,到底是了了。以后苏府总能光明正大的过来,省的自己一趟趟的往外跑,来回应付烦死个人。

羯族的使臣,终是要到了。街上已经贴了告示,要民众注意言行。苏府的信也递了两封。霍云婉,是真的恨毒了了霍家。把自己知道的细枝末节都告诉了苏夫人,又传到了薛凌这里。

脸上有了凉意,院子里树枝在晃,是起风了。

终于起风了。

夜奔(一)

2021-10-14

夜奔(二)

2021-10-14

夜奔(三)

2021-10-14

夜奔(四)

2021-10-14

前尘(一)

2021-10-14

前尘(二)

2021-10-14

前尘(三)

2021-10-14

前尘(四)

2021-10-14

前尘(五)

2021-10-14

书评(195)

我要评论
  • 起,否&则这一

    京中圣旨又到,语气却不似前几日龙威,反倒寥寥数笔道尽君恩。只请薛将军为国为民,正值春种,战事不得起,否则这一年将万民流离。

  • 后,天&。一夜

    逢社日农祭之后,天子夜宴。一夜之间,京中天翻地覆。先帝驾崩,前太子惊马。虽无性命之忧,却伤了脊柱,整个下身不复知觉。

  • 唯将军&府仍烛

    梁永定三年初春,更深,露犹重。皇城繁华,却也灯火幽微,唯将军府仍烛火高照。

  • 不想来&诘问薛

    不想来的却是新帝雷霆之怒,八百里加急诘问薛弋寒国丧当头,安敢不回?

  • &惯生死

    薛弋寒盯着眼前的少女,他的儿子。十三年多了,那一夜的猩红,见惯生死的他也不敢去多回忆。

  • 深火热&过半月

    殊不知,京城之事远比边疆来的水深火热,一头扎进来,便再也爬不出去。这一场波云诡谲,日后稗官野史不知道是怎样的笔墨千行。可发生起来,这前后不过半月余而已。

  • ,也不&解个原

    然想象中的恶战并未到来。胡族屯兵数日之后,一夜之间,如潮水般退了个干净,再不复踪影。饶是薛弋寒熟读兵书,也不解个原由。

  • 老人了&夫人数

    老刘是将军府多年的老人了,自老将军还是少将军便陪着。老将军去世,又在府里守着老夫人数十来载,对今日局势也算明了。

  • 国长戍&段长话

    当朝镇北将军薛弋寒犹甚,自幼与先帝一起长大情同手足弱冠之年便替父出征,一战成名。后又自请为国长戍西北,终身大事误至而立之年,这又是一段长话。

  • 崩三日&淑贵妃

    然国不可一日无君,先帝驾崩三日后,六皇子登基为帝,改年号为悬安。又尊先皇后为太后与先帝合葬,余下先帝嫔妃包括其生母淑贵妃亦只晋为太妃,任太后之位空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