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清霏玩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看薛凌坐那盯着自己,只好眼巴巴的把木偶放回盒子里,小心翼翼的问:“你能不能够借我玩几天。”薛凌已猜到到余下的都是啥了,苏夫人应是探听过府上都是些什么人,送的也是投其所好,这一盒子,可不是为齐清霏准备好的。索性扯了个薛凌已猜到到剩下的都是啥了,苏夫人应是打探过府上都是些什么人,送的也是投其所好,这一盒子,可不就是为齐清霏准备的。干脆扯了个谎道:“你全拿去吧,这是我小时候玩的”。说着扣上盒子递给了齐清霏。。...

齐清霏玩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看薛凌坐那盯着自己,只得巴巴的把木偶放回盒子里,小心翼翼的问:“你能不能借我玩几天。”

薛凌已猜到到剩下的都是啥了,苏夫人应是打探过府上都是些什么人,送的也是投其所好,这一盒子,可不就是为齐清霏准备的。干脆扯了个谎道:“你全拿去吧,这是我小时候玩的”。说着扣上盒子递给了齐清霏。

齐清霏愣了一下,在身上使劲蹭了蹭手,分明已经做好了要接过去的准备,又不敢相信的问:“真的,你不爱玩了?”

薛凌又往前送了送:“拿去吧,这不就是戏园子的工具么,都玩厌了。”

这位三姐姐是说过自己以前在戏园子,齐清霏再不疑有它,双手接了抱在怀里道:“我先回去看看有什么好东西跟你换”。然后不等薛凌说话,小跑着开了门一溜烟不见了人影,连剩下的东西都不看了。

绿栀敲门等薛凌应了声才进来,却扭着身子看着门外道:“这五小姐可是拿了小姐什么东西走,跑的这般快,也不怕摔着”。五小姐在府里是出了名的,她担心着薛凌别是碍于情面送了贵重东西出去,也是好意。

薛凌听出了话里意思,这个绿栀,人是极好的,伸手在盘子里抓了四五粒锞子道:“不用管她,你拿这个去玩吧。”

绿栀这转过头来,才看见地上一堆东西,自家小姐还盘腿坐地上,吓的拿帕子捂住了嘴。又赶忙拿下来,上前两步把薛凌扯了起来,道:“小姐怎可这般坐着,叫人看见了笑话。”转而低下头惶恐的问:“小姐是哪来这么多钱,别….别……别在外惹老爷不喜。”

府里说是义女,可这个三小姐的来历,她是知道点底细的,自己总要提点下。

“原是娘亲存下的一些铺子,堂兄帮我卖了,唯恐我在齐府不好立足,换些小玩意儿,也好感激下贵人。”薛凌翻着箱子看剩下的东西,谎话张口就来。

“这,这….”.绿栀觉得不该有这么多钱,可也不知道怎么反驳,站那没有言语。

薛凌所料不差,苏夫人给的,都是按人分好了的,给齐世言的是一块好墨,齐夫人是一串念珠。这两人的,都不是什么贵品,胜在心思。齐夫人那串珠子就带了名寺主持的金印,应是开过光的。

剩下清字两姐妹也各有对应,一盒金丝银线该是给清蔓的,她快出嫁了,绣工所需甚多,倒是很应景。剩一盒居然只是两支狼毫,薛凌与清雨不熟,一时有点拿不准是不是给她的。也不去想了,反正不急着给,一并收了起来,才盯着那一层金锞子,合着这倒是给自个儿的。

剩下一口箱子打开,就不是啥物件了,都是她以前旧衣,最上头可不就是石亓给的那件子貂裘。薛凌都记不起当初走的时候随手丢苏府哪个椅子上了。

要说平城也不是什么富贵乡,离京又远,能有啥好东西日日的给她这般糟蹋。但习惯使然,她想要什么玩意儿,总有人给弄到。天长日久的,啥都不稀得宝贝,随用随丢,没少惹薛弋寒动怒。

绿栀站着还没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薛凌道:“都收起来吧,也没什么意思,绿栀姐姐要是觉得我不值得跟随,去哪都行,要是想跟着我,权跟着就是了。”

齐世言既说以后出府要人跟着,她总是要带个人装装样子,这绿栀要是能跟,那最好,不能跟,还得再找一个。她又没买过丫鬟,上哪挑去。

人都有自己的计较,绿栀跟了薛凌这几日,觉得实在是好,她都没见过这么好伺候的主儿,府上倒没人苛待下人,可总有些委屈受,就说刚刚那五小姐,一天一个想法,院里的的水杏都气哭好几回了。

这上头小姐的事,自己操什么心呢,绿栀正要回答,才发现薛凌都不在了,地上一盘子金锞子还明晃晃的扎眼。

瞧瞧,这不是好伺候是什么,下人不回话,她也懒得管,一堆东西放着也不怕人惦记。绿栀忙不迭的收了起来,这小姐的钱,好像都在自个手上啊,便是夫人对自己乳养嫲嫲,也没这么放心的。想着拍了拍自己脑袋,小姐才十六七,自己怎么能拿她和夫人比。

可是有些时候,这位小姐似乎比夫人还要沧桑的多,她想。沧桑这个词,还是听府里种花的刘老伯讲的,意思就是人生熬的苦。一开始她也觉得没准是外面讨生活苦,可这满箱子的金银,能苦到哪儿去。

薛凌自个儿进了书房,拿起笔算着日子。这齐世言既已经忙完,定是仪仗,迎礼什么的全安排妥了,皇帝也拍了板。如此来讲,至多不过三日,石恒一行人就要进京。

出府又不便,总是要想办法跟苏夫人知会一声,也好得个明确的消息,这人来了啥时候在街上露面啊,自己不能像个无头苍蝇的天天去瞎转悠着等吧。

算来算去,只得又叫了绿栀来问东西都收哪了。

绿栀才把这些东西都锁上,瞧薛凌又问,又忙不迭的取来钥匙打开。

薛凌找出那串给齐夫人的念珠,走出门放手上瞧了一番,呵,她刚刚还觉得这玩意儿普通。原是刚刚清霏关了门,光线不好,瞧不见这玉菩提上珠子上细细刻了佛家八宝,又以金粉勾勒,太阳底下,光华流转,宝象庄严。吓的她有点不敢送出去,别叫齐夫人以为是她那个便宜娘亲收藏的恩客礼吧。

“小…小姐.这是要拿着做什么”。绿栀瞧着薛凌站门口半天没动静,只顾盯着珠子看,便过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薛凌挤出来个笑来:“原是姑母体恤,怕我日子不好过,去佛寺求了念珠给夫人见礼,我有心要送,只怕夫人不喜。”

“是这样”。绿栀摸了摸胸口道:“夫人是个好心肠的,小姐以后的大事也还要指着夫人呢,诚心着送,哪有不喜的道理。”

什么狗屁大事,她只希望这齐夫人能和苏家扯上一点关系,起码有个人能进府来传传消息。

“我且带着小姐去吧,这会子,夫人怕是正礼佛呢,这礼啊,她定然喜欢的。”

夜奔(一)

2021-10-14

夜奔(二)

2021-10-14

夜奔(三)

2021-10-14

夜奔(四)

2021-10-14

前尘(一)

2021-10-14

前尘(二)

2021-10-14

前尘(三)

2021-10-14

前尘(四)

2021-10-14

前尘(五)

2021-10-14

书评(497)

我要评论
  • 为太妃&后之位

    然国不可一日无君,先帝驾崩三日后,六皇子登基为帝,改年号为悬安。又尊先皇后为太后与先帝合葬,余下先帝嫔妃包括其生母淑贵妃亦只晋为太妃,任太后之位空悬。

  • 与京城&只恐胡

    然边关与京城相距近千里之遥,鲜卑羯族两部虎视眈眈。薛弋寒连探数日,仍不敢在此时离开,只得数道折子没日没夜的往京里递。一道军情水火,请圣上谅解,二道要新帝准备钱粮,只恐胡族五部联合趁虚而入。

  • 将军还&十来载

    老刘是将军府多年的老人了,自老将军还是少将军便陪着。老将军去世,又在府里守着老夫人数十来载,对今日局势也算明了。

  • 战并未&胡族屯

    然想象中的恶战并未到来。胡族屯兵数日之后,一夜之间,如潮水般退了个干净,再不复踪影。饶是薛弋寒熟读兵书,也不解个原由。

  • 不想来&霆之怒

    不想来的却是新帝雷霆之怒,八百里加急诘问薛弋寒国丧当头,安敢不回?

  • 未立战&功之前

    未立战功之前,薛家儿郎一律不得称少将军。是以边关的几个将领都叫她小崽子,其他人就一直喊她少爷。到了书房,薛凌瞧着只剩下薛弋寒和鲁文安还在。

  • 犹甚,&又是一

    当朝镇北将军薛弋寒犹甚,自幼与先帝一起长大情同手足弱冠之年便替父出征,一战成名。后又自请为国长戍西北,终身大事误至而立之年,这又是一段长话。

  • 仁孝克&。前太

    百官齐颂新帝仁孝克己,是为明君。前太子受封陈王,退居宫外。

  • 也爬不&这一场

    殊不知,京城之事远比边疆来的水深火热,一头扎进来,便再也爬不出去。这一场波云诡谲,日后稗官野史不知道是怎样的笔墨千行。可发生起来,这前后不过半月余而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