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帮我“杀了他”,像极了齐清霏一脸懵懂无知的喊“快打给我瞅瞅。”车轮吱呀着离开了。绿栀气喘气喘如牛的从门里跑出,没等缓缓地就冲着薛凌道:“小姐可算送到家了,老爷今儿个回的早,来瞧你四五遍啦,急死人了都。”薛凌不知道齐世言找自个儿做什么,还找的这般急,车轮吱呀着离去了。绿栀气喘吁吁的从门里跑出来,没等缓缓就冲着薛凌道:“小姐可算是到家了,老爷今儿回的早,来瞧你三四遍啦,急死人了都。”。...

她说帮我“杀了他”,像极了齐清霏满脸懵懂的喊“快打给我瞧瞧。”

车轮吱呀着离去了。绿栀气喘吁吁的从门里跑出来,没等缓缓就冲着薛凌道:“小姐可算是到家了,老爷今儿回的早,来瞧你三四遍啦,急死人了都。”

薛凌不知齐世言找自个儿做什么,还找的这般急,道:“爹爹在哪,我自过去寻他吧。”

“这会子该是在书房,小姐这带的是什么啊”。绿栀才瞧见地上还有俩大箱子。

“都是些家中旧物,堂兄替人送了来,你且先帮我收到房里,一会我再回去清点”。薛凌那会恍惚着,还真不知道这里面有些什么玩意,也没打算真就按了苏夫人的意思,一件件的送出去。先堆在那好了,指不准哪天用着。

撇下绿栀,自己到了齐世言书房先问了一句,果然齐世言在里头,听是薛凌,便道:“落儿进来吧。”

进到房里,齐世言在书桌前笔走龙蛇。不愧是状元之才,反着方向一时瞧不出纸上内容,但笔锋苍劲,行云流水,薛凌这等粗人都想开口叫个“好”。

敛了眼底赞许,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道:“爹爹何事找我。”

齐世言搁了手上笔,拿起桌上纸张,吹了吹未干的墨迹,一边欣赏自己的字一边道:“这几日朝堂上忙着,你大娘说你经常出府,虽说是事出有因,到底也是个女儿家,总要顾忌些颜面。”

“爹爹说的是,原是女儿漂泊惯了,不太懂礼数。只是梅姨,没几日了,我实在放心不下,养恩不逊生恩,爹爹总不能叫落儿做个忘恩负义的人”。昔日应付薛弋寒,孔孟能扯一堆。今朝换了个人,礼义廉耻倒也编的顺溜,薛凌觉得自己实在是文武全才。

纸张挡住了齐世言脸,瞧不见他表情,屋子里静了好半刻,才又听他道:“你说的倒也是,只是孤身一人,授人话柄。且叫两婆子丫鬟跟着吧,省的惹出什么乱子。”

薛凌道:“原是我不敢使唤府里姐姐姑姑的,爹爹既如此说,以后我带着绿栀一道出门就是了”。

齐世言终于把手上纸扔桌子上,脸上有了怒气:“你这般看轻自己做什么,既入了府,那就是我齐世言的女儿,虽说多了个义字,不过是怕人置喙你身世。难不成还有人薄待了你?”

是怕人置喙于我,还是置喙于你齐世言翻脸无情?薛凌低着头默默的想。话本子上怎么写?受了委屈的姑娘这会子都该看着脚尖掉眼泪,最好拿手帕揩一揩眼角。没奈何,她掉不出眼泪来,手帕子一时还没习惯随时带着,只能傻愣愣的低着头不说话。

也不知齐世言是不是觉得吓着了自己,又柔声道:“为父也是替你想,你跟清蔓年岁相仿,该是倒了出阁的年纪了,待闲下来,家里自会帮你择一门好亲事,相夫教子,补补以前的岁月,现下先在府里好生养着,夫人心肠不坏,不会苛待你的。”

薛凌想走,却又抬了头道:“多谢爹爹,不知道爹爹这几日都在忙些什么?”

国事不该多谈,却挡不住眼前女儿眸子里的雀跃,齐世言哽了一下,道:“是羯族的使臣要到了,礼仪之事自然就多。”

“这样,不知羯族来的是谁,可是要与我梁国和亲。”

“怎的关注这些,女孩子家,不操心琴棋书画,倒操心起公主来了”

“我想知道嘛,以前经常听人说公主和亲的戏文,原来这些都是爹爹负责的,爹爹真是厉害。”齐清霏是怎么说话的,是不是就这样眨着眼,嗓子眼里全是蜜糖,说出来的话甜的人不忍拒绝?薛凌一边想,一边模仿的费力。

原来这些都是爹爹负责的,齐世言搁着在桌子上的手一紧,后背瞬时渗出一层密密麻麻的薄汗。

“爱卿,无忧她,身陨骨消,回….回不来了,朕,实在不知如何向齐太妃开口,只能请爱卿安抚一下,还望爱卿万勿推辞,是朕,是朕的过错。”刚刚登基的天子把他叫去御书房,痛心疾首。

身陨骨消,那是他的亲外甥女,他以礼部侍郎的身份,却是用一颗舅舅的心亲自送上的花轿。不出十天,死无全尸,死无全尸!

而后,自己又要亲自给妹妹送去了这个噩耗,可不是,这一切可不就都是他负责的。

“闺阁少女,少学长舌妇人。告诉你也无妨,来的,是羯皇正妃的两个儿子,石恒与石亓。你且先回去吧”。齐世言慌了神,只想快些堵住薛凌嘴,连使臣身份都毫不避讳,这虽不是什么朝廷机密,过几日人来了,也是要昭告天下的。但总要防着有心人暗中作乱,人到之前,该是嘴风紧些。

“女儿告退”。薛凌没捕捉到齐世言那一丝慌乱,主要是她说公主和亲就是顺嘴一提,压根没想试探,只是借机问问来的是什么身份,这齐世言倒是慈父的很,对着女儿连名字都透了个底朝天。

看着薛凌出了房门,齐世言把桌上纸揉成一团,翻来覆去的揉搓,间歇盯着门口,神色复杂,似乎在作什么分外为难的决定。

来的竟然是石亓,他居然是羯皇正妃的儿子。薛凌走的飞快,听到这消息多少有点吃惊。

平城多与鲜卑打交道,这羯皇的资料还真不多,不过记忆里,应该颇有岁数了。石亓看着还小,也不知这正妃是后面窜上去的,还是老来子。

这算是两国第一次来往,羯皇该不至于傻到让石亓那个看着就不靠谱的来担大任,这么算,那个叫石恒的才是主角。

她叫苏夫人帮忙,就是为了防着一行人窝在宫里不出来,凭她很难伸进去手,除非苏夫人让皇后霍云婉帮忙。如今瞧来,就算石恒不露面,石亓也一定会露面。只要她做点什么,让他多出来几次,不愁没机会。杀个羯人,没什么大不了的,薛凌一路走一路想的出神。

这几天是什么日子啊,来的尽是故人。

夜奔(一)

2021-10-14

夜奔(二)

2021-10-14

夜奔(三)

2021-10-14

夜奔(四)

2021-10-14

前尘(一)

2021-10-14

前尘(二)

2021-10-14

前尘(三)

2021-10-14

前尘(四)

2021-10-14

前尘(五)

2021-10-14

书评(440)

我要评论
  • 帝合葬&妃包括

    然国不可一日无君,先帝驾崩三日后,六皇子登基为帝,改年号为悬安。又尊先皇后为太后与先帝合葬,余下先帝嫔妃包括其生母淑贵妃亦只晋为太妃,任太后之位空悬。

  • 功之前&将领都

    未立战功之前,薛家儿郎一律不得称少将军。是以边关的几个将领都叫她小崽子,其他人就一直喊她少爷。到了书房,薛凌瞧着只剩下薛弋寒和鲁文安还在。

  • 耳。忽&老刘道

    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 以慢为&伤害,

    太子更是事有蹊跷,宫内不许纵马,日常行路皆以慢为准。且不说马车平地难以造成大的伤害,便是太子当真违禁,以其精湛骑术亦无理由被疯马踩踏。

  • 为明君&陈王,

    百官齐颂新帝仁孝克己,是为明君。前太子受封陈王,退居宫外。

  • 女,他&。十三

    薛弋寒盯着眼前的少女,他的儿子。十三年多了,那一夜的猩红,见惯生死的他也不敢去多回忆。

  • 丧发布&囤兵调

    朝堂多事,边境亦不得安。胡族自先帝永乐年间一战已有数十年不犯。却在京城国丧发布同一日囤兵调马,遥遥对峙西北境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