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凌进了院门,意外发现貌似幽静的很,几颗矮松除了残雪未尽。主屋没上锁,里面香汤冒着热气,旁边凳子上还搁着好几套洗换的衣物。瞧着料子并不比今儿个遇见了的那三位正儿八经小姐差。既来之,则安之,全身沐浴最能使人心平静。就当是刀光剑影里求取一点儿宁静,骗几日富贵荣华千金做既来之,则安之,沐浴最能使人心静。就当是刀光剑影里求得一点安宁,骗几日富贵千金做做,这人生,总该有点甜头吧。。...

薛凌进了院门,发现倒是清幽的很,几颗矮松还有残雪未尽。主屋没落锁,里面香汤冒着热气,旁边凳子上还搁着好几套换洗的衣物。瞧着料子并不比今儿遇见的那两位正经小姐差。

既来之,则安之,沐浴最能使人心静。就当是刀光剑影里求得一点安宁,骗几日富贵千金做做,这人生,总该有点甜头吧。

这般想着,便解了衣衫。在浴桶里正闲适着,绿栀又巴巴跑了进来,薛凌吓了一跳,忙不迭的把整个人都浸入进水里。

在平城,身份缘故,这等私密之事就不得不小心再小心,苏家虽是放肆了些,也就是下人准备下热水罢了。此刻突然有人闯进来,手头又没个防身的,就觉得惊慌不已。

倒让绿栀也愣了一愣,回过神来,想是穷苦家的女子没人伺候过,第一次觉得羞涩罢了,赶紧哄到:“姑娘不必害臊,奴婢进来瞧瞧水温合不合适罢了,你且先探出头来,别呛着自己。”

薛凌探出头来,抹了一把脸,觉得自己实在太过惊弓之鸟。这个齐府,一时半会总不会有什么大事。又笑着对绿栀道:“多谢姐姐,我一个人惯了。”

“这都是奴婢该做的,哪有什么多谢不多谢。唤我绿栀就成,以后,绿栀还要姑娘眷顾着呢”。

其实绿栀比薛凌还小些,人总有自己的一点私心。几个正经小姐已经有了贴身丫鬟,万一这位成了主子,以老爷夫人的为人,总不会亏待到哪儿去。自己跟着,总比日夜洒扫的强吧。此刻不好好伺候着,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薛凌将手肘支在在浴桶沿上,瞧着绿栀,突然就“噗嗤”一声笑出来。这些如花似玉的姑娘真好看,人好看,心也好看。如果,她自己是这个样子就好了。

“姑娘笑什么”

“没什么,你且将我旧衣递来一下。”

接过旧衣,薛凌从里衣袋子里掏出个锦缎荷包来递给绿栀道:“梅姨说,走到哪,都要知恩图报,绿栀既对我好,我送你个小玩意。”

荷包里是十八粒金珠,颗颗有拇指头大,上头雕的正是十八位永驻世间阿罗汉。金珠两侧又极精巧的以所雕丘壑为暗扣,使十八粒珠子可以首尾相连成一串念珠。薛凌第一次瞧着,就觉得极有意思。干脆问苏夫人讨了来,把玩了好些时候,又拆了放荷包里,必要时刻还能伤个人。

绿栀接过荷包打开一瞧,瞬间花了眼。这么贵重的东西,府上倒不是没见过,但谁也不会拿来赏给下人。这新来的姑娘又是出身寒微,怎么会有这等金银,赶紧双手递还给薛凌道:“这个奴婢不敢收,怕是姑娘贴身的,还是好好留着。”

薛凌也不奇怪,苏府库子里的东西,随便挑一件都能砸死一众当铺当家的,绿栀这等反应也在预料之中。笑着道:“不是什么贴身的,不过是娘亲以前一些玩物罢了,何况,我有求于绿栀姐姐,这个,权当给你的谢礼。”

绿栀狐疑的盯着薛凌,雪色这等私事自然不能叫个下人听了去,府上只说来了个小姐,以前过的苦的很。她听这语气,不像是苦到哪里去,更加不敢开罪了薛凌,道:“姑娘有什么事吩咐就是了,奴婢能办的,肯定帮你办妥当。用不上这个的。”

“这些不过身外之物,女儿家把玩正适合,你拿去吧。我想求绿栀姐姐替我想想办法,我有心每日出府去照料一下梅姨,又怕没了齐府名声,夫人不喜”。薛凌把下巴也搁在浴桶沿上,糯糯的说道。这个女儿家也有女儿家的难处啊,出个门还得家中首肯,她要耐住也属实不易。

绿栀也被逗笑了,她见薛凌送这么贵的礼,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没想到就这个。这位姑娘在桶里泡了半晌,脸上红润,五官柔和,说话也软软的。并不是传言那般普通,反倒叫人越看越喜,真真有点像府上的小姐了。做人也好,进了齐府还不忘病重的养母。便对薛凌道:“原是这样,姑娘怎不求求夫人,接了养母进来便是了。夫人极好,不会容不下的。”

“生母嫌隙,梅姨她,不愿意踏入齐府,何况,做人怎可得寸进尺。”

“我们做下人的,怎敢替主子拿主意,不过我且帮你与夫人提提。姑娘也莫太过焦心。”

绿栀终是收了那一荷包珠子,薛凌在桶里也泡的开心。晚膳是清粥并了鱼羊炙,这一日过的,好像比这三年加起来都舒心。

今天的房间里,炭盆放的早,这会已经暖了许久了,左右无事,拿出平意想舞一舞,院门处却传来轻微的敲门声。

齐府不该有什么人找自己才对,还敲的这般鬼祟。薛凌捏着平意开了门,才发现是齐清霏站门口,左右瞅了瞅才进来。

齐清雨和齐清霏长的一般无二,下人搞错也是常有的。薛凌本是认不出,开门的时候瞧见来人两只手捂着个碗抱胸口就猜,这肯定是清霏。

薛凌猜的不错,清霏脚才跨进来就压低了声音道:“你赶紧把门关上”。她是偷摸着来的,娘亲和三姐姐没说什么狠话,可都在自己房里生闷气,还不许她过来瞧,也不知道生的什么气。

少女一点也不顾忌,自己先跑进了屋里坐着。一看到薛凌走到屋门口就开心的指着桌子上碗道:“快快快,你快打给我瞧瞧。”

薛凌顺着手指看过去,这可不就是个板上钉钉的齐清霏。桌上多出一只海碗,碗里装着大半碗瓜子。旁边少女满脸期待,眼睛里全是星光。

“大哥,大哥,你快来瞧”。每次薛璃有什么好玩意儿,也是这般表情。可惜大多时候她都不屑一顾,整日关在屋子里的人,能拿出什么好东西啊。除了那年的两只兔子。

薛凌走上前把瓜子尽数倒出来,抓了一把在手上,自己退了十来步,都站到门外了,又笑看着清霏道:“你也退的远些,碎片莫伤着了。”

“你等等,你等等”。齐清霏喊着跑了出来,站在薛凌身后,抓着薛凌腰间衣襟,只露出个脑袋看。

薛凌觉得自己身子僵硬了一下,这两年,她已经极不习惯与人这般接触了。只得咬了一下牙忍着,四五颗瓜子依次弹出。

最先一颗将桌子上碗打的四分五裂,碎片弹到空中。余下的几颗又飞快的打中空中大块一点的。刚刚还是一只青瓷好碗,现在叮叮当当掉了一桌子,拼都拼不起来。

齐清霏看的呆住,手都忘记松开。薛凌伸手到腰间,重重的扯了一下,才把衣服从清霏手里扯出来,回转头问道:“好看吗?”

清霏先拍了手掌,然后才道:“好看!好看!你真厉害。我只在戏台子上看过,可三姐姐说那是假的,是碎碗拼着的,一扯就散啦,原来是竟是真的。你是在哪家戏园子,明儿我就叫府里请来唱。”

“怎么样?怎么样”?由于经常给薛璃捡石头,薛凌身上总有碎石,天长日久就喜欢当暗器打。薛弋寒不屑这些旁门左道,鲁文安却专门寻了铁弹子来给她玩,练了小半年,准头就好的很。她也这般雀跃的炫耀给鲁文安看。

“崽子真厉害,劲儿再大点,瞅准那个羊脖子,不行咱扔匕首,以后出来打羊都不用拿弓,省的你爹念叨。”

很久没人这样毫无遮掩的夸自己厉害了,薛凌瞅着清霏道:“请不来啦!我呆的那个戏班子,台主死了,散了都快三年了”

她薛家在皇帝眼里,可不就是唱戏的么。

夜奔(一)

2021-10-14

夜奔(二)

2021-10-14

夜奔(三)

2021-10-14

夜奔(四)

2021-10-14

前尘(一)

2021-10-14

前尘(二)

2021-10-14

前尘(三)

2021-10-14

前尘(四)

2021-10-14

前尘(五)

2021-10-14

书评(191)

我要评论
  • 数人七&对着门

    书房里薛弋寒坐在桌前已沉默良久,寥寥数人七嘴八舌却难有几句入耳。忽听的院墙之外更夫鼓敲三更,方才回过神来,无力的招了招手对着门外下人老刘道:“去把少爷叫来。”

  • 京中圣&寥数笔

    京中圣旨又到,语气却不似前几日龙威,反倒寥寥数笔道尽君恩。只请薛将军为国为民,正值春种,战事不得起,否则这一年将万民流离。

  • 说是凛&长叹一

    眼前的孩子不过十三四岁,边关长大的娃说是凛冽,也还是个娃。他长叹一口气:“将军的事儿,咱做下人的哪儿知,小少爷你赶紧去吧。”

  • ,但年&日仍见

    薛弋寒一手捏新帝圣旨,一手捏军情急报,两相为难的同时又震惊不已。先帝虽说已过不惑之年,但年底回京述职之日仍见中气十足,实难想象一夜恶疾驾崩。

  • 军自持&无半分

    新婚后,其妻亦随夫常驻边关。一门忠烈,便是朝中武将,亦多薛弋寒门生。虽有功高之嫌,然先帝圣明,将军自持。二人君臣多年,竟无半分嫌隙。

  • 的几个&瞧着只

    未立战功之前,薛家儿郎一律不得称少将军。是以边关的几个将领都叫她小崽子,其他人就一直喊她少爷。到了书房,薛凌瞧着只剩下薛弋寒和鲁文安还在。

  • ,忧是&了副将

    薛弋寒眼见胡族退却,忧是调虎离山之计却也无可奈何。只得一方细细安排了副将宋柏镇疆,一方带了寥寥几个亲信快马赶自京中。

  • 淑贵妃&后之位

    然国不可一日无君,先帝驾崩三日后,六皇子登基为帝,改年号为悬安。又尊先皇后为太后与先帝合葬,余下先帝嫔妃包括其生母淑贵妃亦只晋为太妃,任太后之位空悬。

  • 与薛弋&软着嗓

    薛凌心中一凛,父亲已经好久不这样叫她。但她与薛弋寒生分已一年有余只生硬着喊了一声父亲转而又软着嗓子喊鲁伯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