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公主一路往北的时候,薛凌也在往北。在山上蹲了几日,终归是要想办法离开了。她想了想,仍是穿着李婶家的女儿衣服,提着两只抓来的山鸡和一只兔子,干脆沿着官道走。脸上泥沙迎面扑来,只说是要去城镇里卖猎物。一路遇上人,竟也无人盘查。本是遇上一卖酒的老人本是遇到一卖酒的老人家赶着牛车要捎薛凌一程,但她一想到李家村的大火,实在不敢与人扯上关系。还是自己慢悠悠的走着。待看到了城墙。天边日头已只剩一点残光了。。...

无忧公主一路往北的时候,薛凌也在往北。在山上蹲了两日,终究是要想办法离开。她想了想,仍是穿着李婶家的女儿衣服,提着两只抓来的山鸡和一只兔子,索性沿着官道走。脸上泥沙扑面,只说是要去城镇里卖猎物。一路遇到人,竟也无人盘查。

本是遇到一卖酒的老人家赶着牛车要捎薛凌一程,但她一想到李家村的大火,实在不敢与人扯上关系。还是自己慢悠悠的走着。待看到了城墙。天边日头已只剩一点残光了。

好在这个小城似乎并无宵禁,薛凌并不知此时身处何地,只瞧着城头上写着两个大字:明县。一咬牙,就走进了城门。

傍晚街道上,行人倒还颇多,此处城镇应该还算繁华。但薛凌不知哪有集市之类的场合,也没工夫提着去找。这两日,少了鲁文安,她不知如何处理兔子肉,植物更不敢乱吃,全凭一点水撑着,又走了这数十里路。干脆看见一间小酒馆,就问老板随便换了些吃食,蹲在街道角落,狼吞虎咽的吃完才勉强恢复一点精神。

吃完东西,薛凌坐地上摸索着自己原来的衣服,想着是换回来好,还是暂且不换。正不知何去何从,却在自己原来的衣服兜里摸到一颗核桃大小的东西,扯出来一看。正是薛璃给她的那枚鬼工玲珑球。

薛凌对这玩意不甚了解,但对玉却是认识的,这是一块上好的带糖羊脂白。一掂量,这一路总是要花钱,还得买点什么防身。这颗球应该能换点银子,便站起了身,一路问着此处最大的当铺。

问到了之后,薛凌还是把衣服换了回来。她想了一下,贫穷人家有这般贵重的物品,总容易惹起怀疑,万一当铺的问起,多说多错。干脆还是做个公子打扮去典当,也好避免生意人看人下菜碟。

原来的衣服,血迹经过江水浸泡,早已丁点无存。李婶应该是又细细的浆洗过。一换回来,挽了个男性发髻,薛凌又成了那个恣意少年郎。

只是扯了两下衣角,眼睛便有些酸涩,李婶…….原不过是捞了个人而已。

“小公子是要典当这颗鬼工玲珑球?”此处的当铺倒颇大,一头发花白的老头,拿着薛凌的腰佩在烛火下照了半天才问。

“是的,我丢了荷包。家人还要过几日才到,想换些银子。”

“公子这颗球,可当不了什么银子啊。”

薛凌笑了笑,想来天下买卖人都这么说话,也不以为恼:“掌柜的可是不识货,这是上好的带糖羊脂白。便是去京城,也是王孙公侯抢着的。”

“小公子是个富贵人,说的也不错。这是上好的羊脂白玉,可这玉件,讲的就是个名儿。这雕工虽也称得上精细,老朽做这一行也几十年了,看的出来,这并不是出自哪位大家之手。小公子若需甚多,这个..小店是无能为力的。”

薛璃确实不是什么大家,那点半吊子技术还是自个琢磨的,薛凌平常也不爱研究这些,还真难分辨出真假。略一思量,想省着点花就是了,便道:“那掌柜的出价吧。只够我这几日盘缠就行。”

老头却拐弯抹角起来:“小公子若真是急需银子,这鬼工球又不是心头爱物。老朽便做个好人,公子可以死当。权当本行买这块玉了。”

对薛凌而言,这实在不是啥爱物。就算是,此刻也没有在意的必要,一听这般提议。一口就应了下来:“死当就死当,这就随身一玩物罢了。”

“公子您收好,这是五十两现银。”

薛凌刚踏出当铺大门,当铺就打了烊。铺内是老头狂喜不已:“发财了,发财了,发财了。”他连喊了三声才停下来,将那枚鬼工玲珑球翻来覆去的举着看。

当铺伙计在一旁不解的问:“师傅,您不是说这不值钱吗?”

“你这个呆子啊,我要说值钱,怎么忽悠那小子死当啊,活当过两天赎回去,咱这铺子还开不开。”

“那这颗球有啥值钱的,我看您说的挺对啊,这也就是玉值钱点,咱五十两银子的本,也赚不了多少。”

“对你个头,你小子要学的东西,还多了去了。玉质脆,玉雕的鬼工玲珑球本就不多见。这颗球不过核桃大小,玉质是上好的羊脂白不说,套球竟七层之多,雕工实在罕见,比之名家也不遑多让。”老头顿了一下,又接着往下讲“然而最值钱的,不是这些。这颗球里面,装了一棵九死还魂草”。

伙计颇为好奇:“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仙草,那不都是话本子里的吗?”

“你知道什么,日日的不上进,叫你多看书也不看。这只是一种普通的草而已,他有个俗名叫卷柏。在咱这是决计没有的。只有在荒漠戈壁深处才有。采摘来,可以晒成一团枯枝。万年不死,若以清水浸泡,不出两日,又会复活过来。不知道是怎样的巧妙心思,又是怎样的机缘,竟有人把这草放在这枚鬼工球里。只要一泡足水。这九死还魂草,就会从球里开出来。我的天,发财了”。老者念叨的唾沫横飞,完全停不下来。

“你快点叫人,选最快的马,送至京城总行去拍卖,只怕这一年。咱都不愁吃喝了”。把鬼工球小心的收起来,又道:“先飞鸽传书,告诉总行,这鬼工球的绝妙之处,也好吸引一下那些富贵人。”

薛凌从未仔细看过那枚球,只做好玩,时常配在了腰间。更不知那颗球里,薛璃竟放进去了一株西北独有的什么劳什子野草。此刻已经被快马递至京城。

从当铺出来,天也就完全黑透了。好在身上有了银子。五十两放在以前,实在看不上眼,但在这里,购买力居然也超出了薛凌想象。她买了一柄上好的短剑,又精心挑选了一套女儿家衣服换上。想着这一路回去,干脆就做女儿家装扮,更容易掩人耳目些,索性把原来衣物弃了个干净

等所需收拾妥当,才找了家客栈住进去。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薛凌却迟迟不能入睡。李家村的大火在她脑海里还烧的一片通红,鲁文安下落不明,父亲生死未卜。

这一切都像刺,扎的人翻来覆去的只想求个解脱。

夜奔(一)

2021-10-14

夜奔(二)

2021-10-14

夜奔(三)

2021-10-14

夜奔(四)

2021-10-14

前尘(一)

2021-10-14

前尘(二)

2021-10-14

前尘(三)

2021-10-14

前尘(四)

2021-10-14

前尘(五)

2021-10-14

书评(442)

我要评论
  • 军。是&其他人

    未立战功之前,薛家儿郎一律不得称少将军。是以边关的几个将领都叫她小崽子,其他人就一直喊她少爷。到了书房,薛凌瞧着只剩下薛弋寒和鲁文安还在。

  • ,父母&落儿过

    鲁文安这名字听着文绉绉,实际是个标准武夫长相,出生寒门,父母一心指望他考取功名光宗耀祖,最后却跟薛弋寒讨了十几年饭吃。眼见得薛凌进来,薛弋寒方才打起精神,哑着嗓子喊了一声:“落儿过来。”

  • 。只得&寥寥几

    薛弋寒眼见胡族退却,忧是调虎离山之计却也无可奈何。只得一方细细安排了副将宋柏镇疆,一方带了寥寥几个亲信快马赶自京中。

  • &,自老

    老刘是将军府多年的老人了,自老将军还是少将军便陪着。老将军去世,又在府里守着老夫人数十来载,对今日局势也算明了。

  • &三仍不

    关外大军压境,京内龙颜震怒,他思虑再三仍不敢以边疆大事冒险。一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快马递至京中,而后拒接圣旨,一心想着万事打完这仗再说。

  • 其生母&为太妃

    然国不可一日无君,先帝驾崩三日后,六皇子登基为帝,改年号为悬安。又尊先皇后为太后与先帝合葬,余下先帝嫔妃包括其生母淑贵妃亦只晋为太妃,任太后之位空悬。

  • 然想象&退了个

    然想象中的恶战并未到来。胡族屯兵数日之后,一夜之间,如潮水般退了个干净,再不复踪影。饶是薛弋寒熟读兵书,也不解个原由。

  • 丧发布&囤兵调

    朝堂多事,边境亦不得安。胡族自先帝永乐年间一战已有数十年不犯。却在京城国丧发布同一日囤兵调马,遥遥对峙西北境外。

  • 不说马&伤害,

    太子更是事有蹊跷,宫内不许纵马,日常行路皆以慢为准。且不说马车平地难以造成大的伤害,便是太子当真违禁,以其精湛骑术亦无理由被疯马踩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