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平平淡淡着过了三日,第四日晴朗天气,吃过午饭,薛凌出了门坐在院子里,听着树上燕语莺啼。李家的院子,能远远超过的看见江面,船只儿往来,小小的像一片叶子。薛凌突然不想走了。人在溺亡的时候,把握住一根稻草,更何况不不舍得扔起来,更何况,她突然就抓到了这两三年来耿耿于薛凌突然不想走了。。...

又平淡着过了一日,第三日晴好,吃过午饭,薛凌出了门坐在院子里,听着树上燕语莺啼。李家的院子,能远远的看到江面,船只儿来往,小小的像一片叶子。

薛凌突然不想走了。

人在溺水的时候,抓住一根稻草,尚且不舍得丢手,何况,她突然就抓到了这两三年来耿耿于怀的东西。

她真的够到了,够到了话本里看到的姑娘,青丝绵软,笑容浅浅。昨夜睡前,她看见了铜镜里的脸。再不是京城里穿着男儿服装,涂脂抹粉的怪异样子。镜子里眉眼玲珑。她咧咧嘴角,镜子里的人也就跟着明媚起来,明媚的让她要忘了这几天的生死存亡。

何况,真的有人把她捧在了手上,除了李大壮不爱说话,李婶恨不能把自己给女儿准备的所有东西都给薛凌试一遍,还抹着眼泪跟她说“就算回去了,一定要来看看”。李阿牛声声叫着她“妹妹”,直叫的她再也听不见丁一喊“小少爷”。

为什么呢,为什么明明是一个人,却那么的分裂呢?薛凌在椅子上摇摇晃晃的想。

她想的正出神,院门打开。李阿牛风一样冲了进来。看见薛凌在院子坐着,先是一愣,转而又换了一副斯文模样。捧着一手雪白递给薛凌“这是茅草根,妹妹..你..你可要吃些,很甜的”。

薛凌的眼里又有了愁绪。

李阿牛看见了薛凌眼里的哀伤,他只觉得自己手脚都没地放。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看村里任何一个姑娘都无动于衷,原本阿娘都惦记着给他说亲了,他觉得花儿草儿都好。可他昨日推门一看见捞起来的那个姑娘。就觉得心脏一瞬间跳的飞快。

他听见阿娘说姑娘叫落儿,就觉得这名字真好。不像村里都是些翠花,阿芬。“落儿,落儿”。怎么叫,他都觉得柔软,就像门口刚发芽的柳枝,风一吹,就能飘起来。

但李阿牛知道这个落儿很忧伤,他除了吃饭,就把自己泡江里,希望能把落儿的老爹也捞起来。这样落儿肯定就会笑。但他没捞到落儿的爹,只捞到个木头人偶。人偶有什么用,一千两银子又怎样呢。

倒是爹欣喜若狂的叫他回来把阿娘唤去,但是他耽搁了,他去挖了一把茅草根,拿江水洗了好几遍才一路小跑回来。村里的姑娘都爱吃甜,也不知道落儿爱不爱。

“谢谢大哥。”薛凌接过茅草根往嘴里塞了一根,真的好甜。比鲁文安那天拔的要甜的多。

李阿牛的心又飘到了天上,落儿说甜。果然是喜欢的。一会他就要去城镇,等领了赏银,一定要去最好的糖果铺子买许多糖回来。反正不缺钱了。真好啊,真好啊。他说不上来哪儿好,但就觉得哪哪哪都好。

想到这里,李阿牛赶紧唤李婶:“娘,捞到了,捞到了。和三伯家一块儿捞到的。爹叫你一起去呢,也好顺路买几件衣裳。”

李婶冲出来满脸的不敢相信:“老天,真的捞到了。我还以为是流传的胡话,这得多少钱啊。”

薛凌不知道她们捞到了什么,只看着两人都很高兴,便问了一句:“婶婶捞到了什么。”

李婶走到她身边,连语气都软下来:“捞着人偶呐,昨儿有人来村里说,有商贾丢了名贵的木人偶,找着了送到县衙老爷那去。给一千两银子呐!我还以为是诓人的,今儿一个村子都在捞。”

“还有这等事。”

“可不是,据说这条江,沿岸好几个村子都有人说,我的天,不晓得是什么木料这么金贵。落儿你且在家歇着。婶婶给你带吃的。顺便帮你问问有没你爹的消息。”

“多谢婶婶。”薛凌看着李婶跟李阿牛出了门。

春日的阳光真的让人昏昏欲睡,薛凌在椅子上闭了眼,她不舍得进屋,这种懒洋洋的舒适,太过诱人了。在平城也是没有过的。

这一贪图,就到了日暮时分。算着李婶他们也该回来了。来去二十里,两个时辰,怎么也是够的,估摸着在城镇上采买又耽搁了些。

薛凌站起身子想要进屋,脑子里的弦就在一瞬间炸裂。

不对,那个人偶不对。

她下意识的要摸剑,却记起自己根本没什么剑。一闪身就进了屋,抓起自己原来的衣服就跃出了李家院门。

只回头看了一眼,薛凌就再没犹豫。想来该不会拿几个渔夫怎样吧。

“官爷,前面就是我们村了。这人偶就是在这捞起来的。这江从山上下来,这一带最为平缓。所以我们经常捞着东西。”

“生人?没有呢。”

“落水的人,经常捞着落水的人咧。”

“这个就没有,这几日没见着十四五的男娃呢,不知道别家捞起来没”。李大壮隐约记起了捞上来的那个男装小姑娘,只是老婆狠捏了自己一把。

“咱,哪敢欺瞒官爷啊,这是真没瞧着啊。”

“官爷….官爷.……官爷…..我们不要赏钱了”

“娃他娘!…………….”

李大壮在努力的辩解着什么,只是声音太渺小了。像一缕烟,转眼就消散在风中。而后就是无边的沉寂。

薛凌从李家院子出来之后,忙不迭的去了山上,再不敢动身,如果她猜测不错,这路上定然有人,这两日都走不得。只能呆在山上等等再说。这一番折腾,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山顶地势高,薛凌发现竟隐约能看见李家村。

真好啊,能看着她十四年来少有的女儿家岁月。薛凌又往嘴里塞了一根茅草根。李阿牛给她的,她还没吃完。

火,漫天的火。突如其来。

李家村着火了,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照的本来暮色四沉的周围一片明亮。

可笑的是,火光百米之处便是江水泱泱。只是,没有一滴能浇到李家村的大火上。

火烧的劈啪作响,只是死人能有什么感觉呢。

有感觉的是正吃着茅草根的薛凌,她看的目不转睛,从火起,到火熄。一边往嘴里塞草根,一边看着这场大火张牙舞爪,像是能把八百里江水烤干,也能把自己烧成灰。

她终于看见了有人影往余烬中奔去,不知道是谁发现了这场大火。只是,她并没看到有人从余烬里出来。

想是离得太远,所以看不见吧。

终于吃完了最后一根,只是吃着吃着,就不甜了,苦的的人满脸都是眼泪。

薛凌突然也想问李婶:“青天白日,太平盛世。怎么就发生了这档子事儿啊。”

夜奔(一)

2021-10-14

夜奔(二)

2021-10-14

夜奔(三)

2021-10-14

夜奔(四)

2021-10-14

前尘(一)

2021-10-14

前尘(二)

2021-10-14

前尘(三)

2021-10-14

前尘(四)

2021-10-14

前尘(五)

2021-10-14

书评(479)

我要评论
  • 农祭之&了脊柱

    逢社日农祭之后,天子夜宴。一夜之间,京中天翻地覆。先帝驾崩,前太子惊马。虽无性命之忧,却伤了脊柱,整个下身不复知觉。

  • 百官齐&陈王,

    百官齐颂新帝仁孝克己,是为明君。前太子受封陈王,退居宫外。

  • 胡族自&外。

    朝堂多事,边境亦不得安。胡族自先帝永乐年间一战已有数十年不犯。却在京城国丧发布同一日囤兵调马,遥遥对峙西北境外。

  • ,忧是&细安排

    薛弋寒眼见胡族退却,忧是调虎离山之计却也无可奈何。只得一方细细安排了副将宋柏镇疆,一方带了寥寥几个亲信快马赶自京中。

  • 太子更&马踩踏

    太子更是事有蹊跷,宫内不许纵马,日常行路皆以慢为准。且不说马车平地难以造成大的伤害,便是太子当真违禁,以其精湛骑术亦无理由被疯马踩踏。

  • 冽,也&,咱做

    眼前的孩子不过十三四岁,边关长大的娃说是凛冽,也还是个娃。他长叹一口气:“将军的事儿,咱做下人的哪儿知,小少爷你赶紧去吧。”

  • 朝堂先&水。金

    突遭此大难,尚不及扼腕,朝堂先哗如沸水。金銮殿上,哪怕放个木偶,那也得是个精雕细琢,须眉不缺的妙人。轮谁,也轮不到个残废上去。

  • 薛弋寒&。十三

    薛弋寒盯着眼前的少女,他的儿子。十三年多了,那一夜的猩红,见惯生死的他也不敢去多回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